• <rt id="jzgbx"></rt>
    <strong id="jzgbx"></strong>
  • <source id="jzgbx"><menuitem id="jzgbx"></menuitem></source>

    <rp id="jzgbx"><meter id="jzgbx"></meter></rp>

    首页 >> 非洲各分會 >> 文件 >>埃及:謀殺金字塔(小說 埃及分會薦稿)文/克里斯提昂·賈克
    详细内容

    埃及:謀殺金字塔(小說 埃及分會薦稿)文/克里斯提昂·賈克

    組織機構成員名單

    AIV8HBGPU2BL2C2XQTGH.jpg


    楔子

        一個沒有月亮的夜晚黑幕籠罩著巨大的金宇塔。沙漠中有一只狐貍悄悄地潛進了貴

    族的墓穴,墓中安息的人,在冥間仍對法老王抱著無上的敬意。這個守衛森嚴、神奇宏

    偉的建筑,只有拉美西斯大帝每年進入一次,祭拜他那不凡的先祖齊阿普斯;傳說齊阿

    普斯的木乃伊,置于金字塔最頂端的一副金棺內,陪葬的寶藏更是不可勝數。但是此間

    警衛如此嚴密,又有誰敢打這批寶藏的主意?除了在位的君主之外,沒有人能夠接近入

    口處的石坎,更遑論進到巨大金宇塔內的迷宮了。負責守衛的精銳部隊,往往不發出警

    訊便拉弓射箭,任何粗心大意或過于好奇的入侵者,也就只有遭亂箭穿身的下常埃及在

    拉美西期的統治下,富強康樂,國泰民安,園威四方遠揚。法老王便有如光明使者,深

    受朝臣景仰,萬民愛戴。

        這時,有五名陰謀分子一起從白天藏身的工察走出來。他們已經將計劃重復演練不

    下百次,以免稍有差池而前功盡棄。一旦成功之后,他們遲早會主宰整個國家,在園史

    上留名。

        他們穿著一襲粗亞麻布長袍,沿著吉薩高地而行,偶爾還會向高大的金宇塔投以熱

    切的眼光。

        想要攻擊守衛簡直是異想天開,不管在他們之前有沒有人曾經動過寶藏的腦筋,至

    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成功過。

        一個月前,龐大的斯芬克斯剛從狂風所夾帶堆積的砂石中被清理出來。在這尊眼望

    天際的巨人四同,護衛警備松懈了不少,然而光是靠著它“活雕像”之名,以及它令人

    望之生畏的形象,就足以嚇阻有心褻瀆的人了。早在遠古時代以石灰巖鑿琢而成的獅身

    法老像,就能夠讓太陽升起,并識盡宇宙玄機。話說守衛是五名經驗豐富的戰士,其中

    兩名緊貼著外側圍墻,面向金宇塔,正自酣睡著,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聽不見。

        最瘦長的一個入侵者攀上了圍墻,迅速且安靜地扼死了睡在石像有側的士兵,接著

    又殺死士兵左手邊的同伴。其余的同伙立刻與他會合,但要殺死第三名衛兵,可就沒有

    那么容易了。衛士長就站在圖特摩斯四世(圖特摩斯四世,前1412一前1402,有一次在

    沙漠中狩獵后在斯芬克斯的腳下睡了一覺。夢中。斯芬克斯對他說:只要他清除自己四

    周的積沙、他便能成為國王。后來圖特摩斯果真照做,斯芬克斯也遵守了諾言)的石碑

    前,這是法老為了感念斯芬克斯幫助他登基,特地設在石像兩爪之間的紀念碑。士兵手

    握長矛,配備著短刀,隨時提高警覺。

        說時遲,那時快,忽有一名潛入者脫去了長袍。只見她光著身子,向衛兵走去。

        衛兵驚訝地盯著這名突然出現的女子看。她該不會就是經常在金字塔四周游蕩、企

    圖奪走人的靈魂的夜魔吧?她漸漸靠近,臉上帶著微笑。衛兵驚嚇得立刻站起身來。揮

    動著長矛。手臂則不住地顫抖。忽然,對方停了下來。“走開,幽靈,走開!”

        “我不會傷害你的,讓我好好愛撫你吧。”

        衛士長的眼光仍然緊盯著這個裸露的軀體不放,猶如暗夜中的一個白點。他仿佛被

    催眠一般,朝她走近。忽然,繩索霎時纏上了衛士長的脖子,他松開長矛,跪了下去,

    想叫卻發不出聲音,最后終于倒地。

        “可以進去了。”

        “我來準備油燈。”

        五名陰謀者面對著紀念碑,雖然心中恐懼萬分,但仍互相打氣。絕不半途而廢。

        他們將石碑移開,注視著封死了的盆飾,那里就是地獄之口,通往地底深處的所在。

        “果然不只是傳說而已!”

        “找找看有沒有入口。”

        盆飾下方有一塊嵌著石環的石板,他們費了四人之力才掀起那塊石板。

        眼前出現了一條又窄、又低、又陡的通道,隱人深處。

        “拿燈來,快點!”

        他們將又油又易燃的石油,倒入幾個粗玄武巖(這是一種堅硬異常的石頭、埃及人

    去卻能巧妙地加以加工,而不會碎裂)杯中。法老禁止人民使用或買賣這種油,因為油

    燃燒后的黑煙,會使得負責裝飾陰廟與墓穴的工匠感到不適,而且會把天花板和墻壁熏

    黑。哲人們更指出,野蠻人稱之為“石油”(埃及人雖然知道石油,卻使用得不多)的這

    種油,從巖石中滲出,帶有疫氣,是危險的有毒物質。但這些潛入者卻毫不在意。

        他們彎低了腰。但腦袋還是不時撞到上方的石塊,一行人舉步維艱地沿著狹長坑道,

    往大金字塔的地下前進。沒有人說話,每個人心里都想著那個不祥的傳說:凡是企圖盜

    竊齊阿普斯墓穴的人,都會被幽靈斷頸。而他們沒一個知道這條地道是否真的能通往目

    的地。外面流傳著一些偽造的地圖,意欲將一些心存僥幸的竊賊引入歧途;現在,他們

    手上這一張又是真的嗎?

        他們撞到了一面墻,于是開始挖鑿,幸好石塊不厚,一鑿開便紛紛掉落。五人滑進

    了一間寬廣的石室,高三公尺五十,長十四公尺,寬八公尺,腳下是堅實的泥土地板。

    石室正中間,有一口井。

        “下方石室……我們進到大金字塔內了!”

        沒錯,他們成功了。

        這條已遭人遺忘數個世代的通道(這條通道的存在只是個假設,至今仍未有任何挖

    掘的行動),的確可以由斯芬克斯通往齊阿普斯的巨大陵寢,而第一間墓室就在基層地

    底下三十來公尺處。這個石室猶如大地之母的子宮,最初的復活儀式便在此舉行。

        現在,他們必須由井口進入這層層疊疊的石堆內部,繞過三塊阻擋去路的花崗巖,

    再回到原來的通道。其中最輕的一人,借著巖石凹凹凸凸的表面,雙手攀附、雙腳踩牢

    地往上爬,到了最頂端、他將纏在腰上的繩索向下拋。由于空氣稀薄,有一人還差點昏

    例,同伴們將他拖到大廳時,他這才喘過氣來。

        大廳雄渾的氣勢讓這些人目眩神迷極了,是哪個大師竟然如此瘋狂,建造了由七層

    石壁組成的機關?這個大廳長四十七公尺,高八公尺五十,無論是大小或其位于金字塔

    核心的位置,都是數百年來僅見的杰作。

        其中一名盜墓者忽然心生畏懼,想要放棄,但這次行動的主使者立刻用力推了他一

    下,強迫他前進。眼看就要大功告成,此時放棄豈非愚蠢?現在他們應該為地圖正確無

    誤感到慶幸。但是還有一個疑問,那就是大廳上端和通往國王陵寢“王之室”的通道口

    之間,石閘門是否已經放下?如果是的話,那他們將無法繞過這層障礙,最后終將空手

    而返。

        “通道暢通無阻。”

        準備用來容納巨大石塊的洞穴中空無一物有點危險的味道。那五人躬著身進入了王

    棺的所在,上方頂著九塊重逾四百噸的花崗巖。這個庇護著帝國心臟的廳室高約六公尺,

    銀白的地板使得整個空間顯得格外純潔,而法老王的石棺就靜靜地躺在那兒。

        這會兒,他們反倒遲疑了起來。

        直到目前為止。他們就像一群探訪陌生國度的探險家。雖然他們已經犯下了三項罪

    行,將來可能必須接受審判,而他們準備向暴君追討原本屆于人民的財物,又何嘗不是

    為了國家人民的福社呢?如果他們打開棺木,掠奪了這些寶物,就等于破壞了永恒:這

    不僅是屬于木乃伊的永恒,更是存在于木乃伊光明之軀中的神抵約永恒。他們將從此斷

    絕與千年文明的最后一絲牽連,重新建立一個拉美西斯絕不可能接受的新王國。

        這么一想,雖然覺得心安理得,但同時也閃過一絲想逃的念頭。風從金字塔南北兩

    側控空的渠道吹進來,仿佛有一股氣自石板地面升起,讓人感受到—種無名的壓力。

        法老便是如此重生的:吸取衍生自石頭與金字塔結構的能量。

        “沒有時間了。”

        “走吧。”

        “不行。”

        先有兩個人向石棺靠近,然后是第三個,接著最后的兩個也靠了過去。他們一起將

    棺蓋抬起、放到地板上。只見金光閃閃的木乃伊……覆滿金、銀、天青石的木乃伊,光

    耀莊嚴,使得來人不敢逼視。主使者率先粗暴地扯下了金面具,其余同黨則奪下了置于

    心口上的金圣甲蟲像與金鏈、天青石制成的護身符,以及神鐵制的橫口斧鑿,這是為冥

    世開口與開眼用的一種木工鑿子。然而,當他們見到金手肘——一部代表著只有法老能

    夠執行的永恒律法,和一個鳩尾榫形狀的小匣時,剛才所見的那些寶物頓時都不值得一

    顧了。

        匣中裝的是眾神的遺囑。根據遺囑內容,法老繼承了埃及的統治極,并有責任維持

    埃及的繁榮安樂。當他慶祝在位五十年的當天,必須向朝臣與人民公開這份遺囑,以證

    明其王權繼承的合法性。若無法提出證明,那么他遲早都得讓位。

        埃及即將面臨災難與不幸。這五名潛入者掠奪了金字塔圣地的同時,也擾亂了主要

    的能源中心,使得—切生命的源頭——無形的護衛靈——無法釋出。

        盜墓者盜走了一箱神銑條,這種罕見的金屬和金子一樣貴重。這將能使他們的陰謀

    計劃更臻完美。不久,外省將漸漸傳出一些不合公理的情形,其中更有一些對法老不利

    的謠傳,將造成埃及毀滅性的沖擊。

        現在,他們只需走出大金字塔,將戰利品藏好,然后開始布網。

        分手前,他們發了誓,凡是擋他們路的人,一律殺無赦。要想奪得權力,本來就須

    付出如止代價的。

    第一章

        行醫多年之后,布拉尼終于能在位于孟斐斯的家中,安享退休后的寧靜生活了。

        這個老醫生身材結實健壯,肩寬胸闊。有一頭漂亮的銀發,嚴肅的臉上隱約透著慈

    祥和認真盡責的神情。無論達官貴人或市井小民,都能感受到他自然流露出的高貴氣質,

    似乎從來還沒有人對他不敬過。

        布拉尼的父親是一名假發制造商,但他離家學藝,后來成了雕塑家兼畫家。有一名

    為法者做事的工匠請他到卡納克神廟幫忙。在一次為工人舉辦的宴會上,有一個石匠忽

    然身體不適,布拉尼出于本能地為他施行催眠,把他從死亡這緣救了回來。

        雖然官中召喚他多次。他卻絲毫不為所動,一生只為了救人而行醫。

        不過他之所以離開北部大城,前往底比斯地區的小村落,卻與他的職業無關。

        他還有另外一項艱難的任務,雖然成功的機會微乎其徽,但只要有一線希望,他就

    不會輕言放棄。

        當布拉尼經過灌木叢時,他讓轎夫停下轎椅。空氣和陽光又柔又暖,他發現村民正

    在聆聽著流暢的笛聲。剛剛灌溉過的耕地上,有一位老者和兩名年輕人,正用鋤頭敲著

    土塊。見到此景,他想起了漲水過后,豬群和羊群在濕軟泥中播種的季節。

        大自然所給予埃及無可計量的財富,都在人民的勞動下細細珍藏著;在這片受眾神

    保佑的平野上,永恒的幸福日復一日泉涌不息著。

        一問士屋前,有個男人蹲在地上擠牛奶,在一旁幫忙的小男孩,則把牛奶倒進缸中。

        布拉尼激動地回想起自己放養過的中群,他幫它們都取了名字。能擁有一頭母牛真

    是莫大的福氣,因為牛是美麗與溫柔的化身。對埃及人而言,再也沒有任何動物比牛更

    有魅力了,它大大的耳朵聽得見女神哈朵爾庇護下群星的音樂。牧牛人經常這么唱著:

    “多美好的一天!老天眷顧我,我的活兒甜如蜜。”(這首歌和牛的名字都刻在前朝的墓

    碑浮雕上。)當然了,田野間的監工偶爾也會提醒牧牛人,快點驅趕牲畜,別老是鬧晃。

    通常,中群會選擇自己想走的路,腳步也總是不疾不徐。老醫生幾乎已經遺忘了這些簡

    單的景象,這種平靜的生活和這種單調的從容。在這里,人只不過是連串畫面中的一部

    分罷了,一個世紀的動作重復過一個世紀,漲水退潮,世世代代循環不輳突然,一個強

    有力的聲音打破了村莊的寧靜。

        原來是檢察官正在叫喚民眾上法庭,而負責維護秩序與安全的訴訟官,則緊緊地抓

    住一個大聲喊冤的婦人。

        法庭就設在一顆無花果樹下。法官帕札爾才二十一歲,但已受到村中長輩的信任與

    托付。通常,法官的人選由當地顯要選定,此人必須是經驗豐富的成年人,若是有錢人,

    則必須有能力對財產權負責,不然也須是個對個人行為有擔當的人,因為法官一旦犯了

    罪,刑罰要比殺人犯還重,這是為了使他們執法公允,而不得不如此規范。

        帕札爾身材高大,身形略瘦,有著褐色的頭發,前額又寬又高,綠色的眼殊炯炯有

    神,嚴肅認真的態度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無論是憤怒、淚水或金錢都動搖不了他。他專

    心聆聽、仔細觀察、尋找真相,總是經過耐心的調查后,才會說出自己的想法。村里的

    人,偶爾會因他的一絲不茍而感訝異,但還是慶幸他這種樂于追求真理并能排解紛爭的

    能力。很多人怕他,因為他從不接受和解,而且審判極嚴,但從沒有人質疑過他的判決。

        帕札爾的兩側坐了八名陪審員:村長、村長夫人、兩名農夫、兩名藝匠、一個寡婦

    和一名灌溉工人。每個陪審員都已經年過五十了。

        法官開庭之前,先敬拜了女神瑪特(瑪特由一名端坐的女子代表,頭上還插著鴕鳥

    羽毛,她象征了絕對的和諧),她所象征的律法正是人類司法理應盡力遵循的準則。

        接著他開始宣讀起訴狀,被告便是被訴訟官押著面向法庭的那個婦人。她的一個朋

    友告她偷了她丈夫的鏟子。帕札爾要原告將控告原由大聲重復一遍,然后要求被告辯解。

    原告冷靜地陳述,而被告則激烈地辯駁。根據法令規定,法官與訴訟案件的直接關系人

    之間,完全不需要律師。

        帕札爾命令被告冷靜。原告表示,她對執法機關的疏忽感到驚訝:她早在一個月前

    便將事實向帕札爾的助理書記官報告了,卻一直沒有接到法庭的傳喚,她只好提出第二

    次告訴。這樣一來,小偷就有充分的時間湮滅證據了。

        “有目擊者嗎?”

        “我看到了。”原告回答道。

        “鏟子藏在哪里?”

        “在被告家里。”

        被告再度否認,她激動的神情看在陪審員的眼里,她顯然是清白的。

        “我們馬上去搜查。”帕札爾堅持道。

        法官還必須身兼調查員,親自前往犯罪現場,證實證人的說詞與犯罪行進。

        “你沒有權利進我家!”被告大喊。

        “你認罪嗎?”帕札爾問。

        “不!我是清白的。”

        “在法庭上公然撒謊是很嚴重的過錯。”

        “說謊的人是她。”被告激動地說。

        “這樣的話,她就會受到嚴厲的懲罰。你確定嗎?”帕札爾直視著原告的雙眼問道。

        她點了點頭。

        于是法庭在訴訟官的引導下,轉移了地點。法官親自進行嫂查。他在地窖里找到了

    贓物,鏟子用布包了起來,藏在幾個油罐后面。罪犯癱倒在地。陪審員依法判她要賠償

    失主雙倍的損失,也就是兩把新鏟子。同時,宣誓之后竟仍說謊者,可判處終生苦役,

    若涉及殺人案件,甚至可判死刑。這名竊婦將必須為當地的神廟做幾年勞役而不得求取

    報償。

        而就在陪審員們解散前,帕札爾卻語出驚人地宣判:助理書記官延富辦案程序,罰

    杖打五大板。據先賢的說法,每個人的耳朵都是長在背上,所以他會聽見棍杖的聲音,

    以后就會更加謹慎了。

        “法官大人愿意審理我的案子嗎?”

        帕札爾困惑地轉過身來。這個聲音……可能嗎?“是你!”布拉尼和帕札爾互相擁抱

    了一下。

        “你竟然會到村子里來!”

        “落葉歸根嘛。”

        “走,我們到無花果樹下去。”

        他們兩人坐到大樹下的矮凳子上,這是村中那些有錢人擺在這兒乘涼用的。

        “還記得嗎,帕札爾?你雙親死后,我就是在這里揭露了你的神秘姓名的。帕札爾:

    能預知未來的先知……長老會議將這個名字賜給你,的確沒有錯。這不正是一個法官所

    最需要的嗎?”布拉尼說道。

        “嗯,我行了割禮,村里的人給了我第一條纏腰布,我把玩具都丟了,還吃著烤鴨,

    喝著紅酒。好熱鬧的慶祝會呀!”

        “好快,轉眼你就變成大人了。”

        “太快了嗎?”帕札爾問。

        “當然,每個人步調不同。你嗎,除成熟穩重的外表之外,還保有一顆赤子之心。”

        “多虧了你的教導了。”

        “不,是你自己造就出來的。”

        “是你教我讀書識字,讓我接觸了法律,使我努力鉆研。沒有你,我現在可能只是

    個以愛心耕耘的農夫。”帕札爾感激地說。

        “你不適合當農夫,一個國家是否偉大與安樂,和法官的素質有絕對的關系。”

        “當一個正義使者……必須每天不停地戰斗。又有誰敢說自己永遠不會輸呢?”

        “你有這個意愿,這才是最重要的。”布拉尼肯定地看著帕札爾說道。

        “這個村落是個安寧的避風港,這份不討好的差事可以說根本沒有什么發揮。”

        “咦,你不是被任命為谷倉的管理員嗎?”

        “村長希望我能當上王田的總管,以免收割時節產生糾紛。這份工作我一點也沒興

    趣,希望到時不會成功。”

        “一定不會成的。”

        “為什么?”

        “因為你有另一條路要走。”

        “我不懂。”

        “他們派了一項任務給我,帕札爾。”

        “法院?”

        “孟斐斯法庭。”

        “是我犯了錯嗎?”

        “恰好相反。兩年以來,地方法官視察員對你的表現一直有很好的評語。他們現在

    要派你到吉薩省,接替一位去世的法官之職—”“吉薩?好遠啊!”

        “搭船要幾天的時間。你就住在孟斐斯。”

        吉薩,一個最負盛名的地方;吉薩,齊阿普斯大金字塔所在,決定國家安和樂利的

    神秘能源中心,這個在位的法老能夠進入的地方。

        “我在這個村子過得很快樂,這是我出生、成長、工作的地方。離開這里,對我的

    考驗太大了。”

        “我極力推薦你出任,因為我相信埃及需要你。你不是一個自私的人。”

        “難道沒有轉園的余地了嗎?”

        “你可以拒絕。”

        “我要考慮一下。”

        “人的軀體比一個谷倉還要寬闊,軀體內充滿了無數的答案。帕札爾,記得要選擇

    正確的,讓錯誤的答案永遠幽禁在里面。”

        帕札爾往河岸的方向走去。此時此刻,他的生活十分美滿,他根本不想放棄平日的

    作息習慣和平靜快樂的生活,根本不想離開底比斯鄉間,迷失在大城市里。但是他又該

    如何拒絕布拉尼,那個他所最崇敬的人呢?他曾經發過誓,只要布拉尼一句話,不管在

    什么情況下,他都會全力以赴的。

        河岸邊上有一只大鵲鳥,正以莊嚴的姿態飛過,接著,那只神奇的烏停了下來,將

    長長的鳥嘴插入淤泥中,雙眼則注視著一旁的法官。

        “托特化身的動物選擇了你,你別無選擇。”牧羊人貝比躺在蘆葦草叢中,以沙啞

    刺耳的聲音說道。

        貝比已經七十歲,一向慣于咕咕噥噥,卻又不喜歡受束縛。能夠單獨和牲畜們在一

    起,對他而言就是至高無上的幸福了。他不愿聽從任何的命令,因此每當稅務人員像一

    群麻雀似地突然出現在村子里時,他便會靈巧地拄著多節的棍杖,躲進草叢里去。帕札

    爾也不再傳喚他出庭了。這個老人家絕不許任何人虐待牲畜,每每遇到這種情形,他就

    會教訓那個施虐的人,因此法官便視他為義務警察。

        “你仔細看看那只白鵲鳥。”貝比堅持地說,“它一步的距離剛好是手肘的長度,

    也正代表了正義。但愿你的步伐也能和托特化身的鳥一樣,又正又直。你會離開的,對

    吧?”

        “你怎么知道?”

        “因為白鵲鳥總是飛向遙遠的天邊,而它又選定了你。”

        老人站起身來。風吹日曬后的皮膚,已經變成棕褐色,他身上只有一條燈心草織成

    的纏腰布。

        “布拉尼是我所認識的惟一一個正直善良的人,他不會騙你,也不會害你。你到了

    城里,要小心那些官員、朝臣和餡媚的小人,他們光靠那張嘴就能殺死人了。”

        “我不想離開這個村子。”

        “那我呢?難道我就想到處去找偷吃稻草的山羊嗎?”

        貝比說完便消失在蘆葦叢中。

        鳥兒隨即也飛走了,大大的翅膀鼓動著只有它才知曉的節奏,徑往北方飛去。

        布拉尼從帕札爾的眼中看到了答案。

        “下個月初就到孟斐斯,就任前先住在我那兒吧。”

        “你要走了?”

        “我退休了,但還有幾個病人需要我照顧,不然我也很想留下來。”

        轎子消失在塵土飛揚的道路那端。

        村長把帕札爾請了去。

        “我們有一件棘手的案子要審理,有三戶人家在爭一棵棕擱樹的所有權。”

        “我知道,這件案子已經纏訟三代了,還是交給我下一任法官吧,如果他解決不了,

    那就等我回來再處理吧。”

        “你要走了?”

        “上級要把我調到孟斐斯。”

        “那棕擱樹怎么辦?”

        “就讓它繼續長吧。”

    第二章

        地上插了兩根樹枝,架著一個白皮旅行袋,帕札爾正在查看皮袋牢靠否,袋子裝滿

    后他就可以背在背后,把大皮帶斜掛在胸前固定。

        該放些什么呢?還不就是一塊纏腰布、一件外衣和一張席子,一張可以當作床、桌

    子、地毯、掛幔、門簾,甚至裹尸用的席子。至于由兩張羊皮縫合而成的羊皮水袋,則

    可以保持水的清涼達數小時。

        旅行袋才一打開,就有一只沙土色的狗跑來嗅個不停。它叫“勇士”,今年三歲,

    是只獵犬和野狗的混血狗,腿長、臉短,低垂的雙耳偶爾還會無聲無息地豎起,外加尾

    巴卷曲,對主人忠心不二。它喜歡外出遠游,但不善狩獵,尤其喜歡吃烹煮過的食物。

        “勇士,我們走了。”

        狗兒焦慮地望著袋子。

        “先走路,再搭船,我們要去孟斐斯。”

        狗兒坐了下來,它覺得主人有壞消息宣布。

        “貝比幫你準備了一個項圈。他把皮拉得很柔很軟,我保證一定很舒服的。”

        勇士好像不怎么相信,可是它還是戴上了那個附著釘子的項圈。如果有其他的狗或

    野獸想攻擊它的喉頭,這個項圈就能有效地保護它了。帕札爾還親自用象形文字刻上:

    “勇士,帕札爾的伙伴”。

        帕札爾拿出新鮮的蔬菜喂它,它在一陣狼吞虎咽之際,仍不忘用眼角余光盯著主人

    看。它看得出來,現在不是消遣玩樂的時候。

        村民在村長的帶領下向法官道別,有些人還哭了。大家祝他一路順風,并送給他兩

    個護身符,一個畫了一艘船,另一個則畫了健壯的雙腿,只要旅人每天早上向上天禱告,

    那么護身符就會發揮功效,保佑他平安。

        帕札爾還有皮鞋要拿,但不是用來穿的,只是要拿在手上。他和其他人一樣赤腳走

    路,等到他洗去身上仆仆風塵,進入屋中時,才會用得上這雙寶貴的鞋子。他試了試第

    一和第二只腳趾間的皮帶和鞋底的韌度,滿意之后,這才頭也不回地離開村子就在他走

    上尼羅河畔山丘上婉蜒狹窄的小路時,忽然有個濕濕熱熱的東西碰觸他的右手。

        “北風!你又開溜了……看樣子我得把你帶回去。”

        這只名叫“北風”的驢子卻不以為然,它伸出右腿表示打招呼,帕札爾見狀也立即

    伸手握住(這幅景象是根據一幅浮雕畫像而來的。天神塞托主管暴風雨和宇宙的力量,

    他的動物化身驢子在古代埃及,是人類的特別助手)。北風曾經因為咬斷拴住它的繩子

    而遭農夫棒毆,多虧了法官帕札爾相救。它性喜獨立,而且能負重擔。

        北風決定四十歲前都還要繼續背負百來公斤的袋子,因為它知道自己的身價絕不下

    于一只上好的母中或一副高級棺木。帕札爾給了它一塊草地,只有它才能在那兒吃草,

    它感激之余,便大量施肥以為回報。北風的方向感好得不得了,在迷宮似的鄉間小徑上,

    它從來不會迷路,而且常常獨自從某處負送食物到另一處。行止有節、性情沉穩的它,

    往往只有在主人身邊,才能睡得安穩。

        北風這個名字的由來,是因為它打從一出生,每當微風自北方緩緩吹來,暑氣消散

    時,它總會豎直了耳朵。

        “我要到很遠的地方去。”帕札爾說著,“你不會喜歡孟斐斯的。”

        狗兒撫摩著驢子的右前蹄,北風明白了勇士的意思,便側轉過身,想要背起旅行袋。

    帕札爾則輕輕地拉著驢子的左耳。

        “唉,到底是誰比較頑固啊?”

        帕札爾不再堅持,北風于是馱起了行李,驕傲地走在前頭,并且毫不猶豫地便走上

    了前往碼頭的捷徑。

        在拉美西斯大帝統治下,旅人可以隨意來往小徑大道,可以隨意找個棕擱樹陰坐下

    聊天,拿羊皮袋到井欄裝水,甚至安心地在田邊或尼羅河畔過夜,隨著日出而行、日落

    而息。沿途他們會遇見法老的使者或郵遞員;有需要的話,他們還可以求助于巡邏警員。

    那個常常傳出驚叫聲的年代,那個只要一搬家,無論貧富都會遭盜匪攔路搶劫的年代已

    經很遙遠了。拉美西斯竭力維護社會秩序,因為秩序一亂,什么幸福安樂都是空談(

    代的埃及人時常出外旅行,最常取道于天然路線尼羅河,但也會行經鄉問的道路和沙漠

    小徑,法老必須確保旅人的安全)

        北風踩著堅定的腳步,往逐漸沒入河水中的陡坡走去,仿佛已經事先知道主人打算

    搭船前往孟裴斯了。帕札爾帶著狗和驢上了船,拿一塊布付了船資。待兩只動物睡著,

    他一人靜靜注視著四周。詩人們總愛把埃及比喻成一艘巨大的船,連綿的山脈就是高高

    的船舷,山崗和巖壁拔起數百公尺,好像保護著田地一般。深深淺淺的山谷所切割開的

    高原,錯落在黝黑、肥沃、豐饒的土地和游蕩著危險勢力的紅土沙漠之間。

        帕札爾忽然想掉頭回去算了。這趟邁向未知的旅程,讓他坐立不安,對自己的未來

    完全失去了信心。他一個地方上的小法官,內心所失去的寧靜,是任何升遷都無法彌補

    的。也只有布拉尼能說服他答應下來,然而他為自己所安排的未來,卻很可能不是自己

    所能掌握的。

        孟斐斯,埃及第一大城兼行政首都,由統一埃及的美尼斯(美尼斯是第一個統一上

    埃及與下埃及的法老,他的名字代表了“某某”與“穩定”之意)創建。南方的底比斯

    遵循著祭拜阿蒙神的傳統,而位于北方上下埃及交界處的孟斐斯,卻接受了亞洲與地中

    海文明的洗禮。

        法官、驢子和狗在佩魯納弗港口下船,只見數百艘大大小小的商船,靠在繁榮熱鬧

    的碼頭邊,船工把貨物運往倉庫。由于前朝挖鑿出了一條與尼羅河平行、沿著金字塔高

    地而行的運河,現在,有了這條運河,小船便可安全地航行,同時確保食物與日常用品

    全年無缺。帕札爾注意到了,運河河壁石塊的砌合非常標準而堅固。

        他帶著兩只動物前往布拉尼居住的北區,經過市中心時、欣賞到了著名的手工藝匠

    守護神普塔赫神廟,然后沿著軍事區走。該區除了制造武器和戰船外,也是訓練埃及精

    銳部隊的地方,營房四周還有個滿是戰車、劍、長矛和盾牌的軍械庫。

        北邊和南邊一樣,成排的谷倉,堆滿了各樣的谷類,一旁鄰接著的則是收藏金、銀、

    銅、布料、香脂等物品的國庫。

        孟斐斯實在太大了,讓這個鄉下青年一下眼花絳亂,不迷路還真是難。勇士似乎有

    點膽怯,不敢離開主人一步,而北風則還是一路往前走。帕札爾向一名織布女工問路后,

    發現驢子并沒有帶錯路。他還發現平民百姓的小房子間,也交雜著貴族們豪華的花園別

    墅,高高的柱廊前有門房看守,后方花徑交織,花園深處則座落了幾棟兩三層樓的住家。

        布拉尼的住處終于到了!房子好美,白色的墻配上裝飾門循的紅罌粟花環,以及窗

    邊的綠萼矢車菊和酪梨樹(高大的樹木,以甜美的果實著稱,果實呈心形,葉子則狀似

    合頭)的黃花,布置得十分雅致。門邊的小徑上有兩棵棕擱樹,樹陰剛好披覆著小屋的

    陽臺。當然了,村子確實遠在天邊,但是老醫生卻在大城市里保存了鄉村的風味。

        布拉尼不知何時已站在門口了。

        “還順利嗎?”

        “驢子和狗都渴了。”

        “它們讓我來照顧好了,這里有個水盆讓你洗洗腳、還有灑了鹽的面包,歡迎你的

    到來。”

        帕札爾走下樓梯,進到第一個房間,映入眼簾的是一個供奉著祖先小雕像的壁龕,

    靠墻處有幾個櫥柜,地板上鋪了幾張席子。一間工作室、一間浴室、一個廚房、兩間房

    間和一個地下室,組成了這個溫暖舒適的家。

        布拉尼請客人到屋頂的陽臺,他準備了一些飲料和點心。

        “我有種失落感。”

        “這是正常的。好好吃頓飯、睡個覺,明天就可以參加授職儀式了。”

        “明天?”

        “檔案堆積太久了。”

        “我還想適應一下盂斐斯。”帕札爾接道。

        “調查工作一旦開始,你不適應都不行。趁你還沒有上任,先送你一個禮物吧。”

        布拉尼送給帕扎爾一本書記官讀本,書中詳述了在不同場合、面對不同品綴的對象

    時,該如何應對進退。最高等級的是神、女神、另一世的神靈、法老和女王,然后是皇

    太后、首相、哲人院、大法官、軍中首長與書庫書記官,接下來則是國庫長、法老派駐

    外國的使節,最后是運河工作人員。

        布拉尼說:“性情粗暴的人,只會制造事端,長舌的人也一樣。如果你想要成為強

    人,就必須懂得說話的藝術,要善于修飾言詞,因為只要會操控言語,那就是你最大的

    利器。”

        “我想念我的村子。”

        “你會想念一輩子的。”

        “當初為什么叫我到這里來?”

        “你的命運是由你自己的行為決定的。”

        帕札爾睡得不長,也睡不好,狗兒趴在他的腳邊,驢子則睡在床頭。事情的發展實

    在太快了,他根本沒有時間鎮靜下來。他就像隨著一陣旋風狂舞,完全失去了平日的定

    位與方向,如今也只有勉為其難地隨風飄進那充滿變數的未來了。

        天一亮他就起身,沖了個澡,用天然含水蘇打(天然含水蘇打是碳酸石灰和碳酸氫

    鈉的天然化合物)激了口。跟布拉尼用過早餐后,布拉尼幫他請來了一位城里數一數二

    的理發師傅。師傅用水沾濕他的臉,抹上濃稠的泡沫之后,從皮匣里拿出一把銅片和木

    柄組合成的刮胡刀,熟練利落地揮動了起來。

        帕札爾穿上新的纏腰布和一件半透明的寬大襯衫,灑上香水,似乎已經做好接受考

    驗的準備了。“我覺得好像經過偽裝了一樣。”他向布拉尼坦承。

        “外表并不代表什么,但也不能忽視。你要懂得掌穩舵,別讓時間的洪流把你載離

    了公理正義,因為一個國家的安定就全靠公理正義的伸張了。孩子,記得千萬要扮演好

    你的角色。”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uc彩票官网 www.aiellocalabro.org:黑河市| www.holistichealthtalk.com:来宾市| www.makpad.com:黔江区| www.ycjjshg.com:罗甸县| www.m2878.com:商水县| www.treasuredspotbookreviews.com:玉林市| www.oranjebastion.org:平谷区| www.kagithanecicekci.com:通化市| www.ledastar.com:精河县| www.whxblaw.com:隆尧县| www.fathernatureonline.com:清水河县| www.compassionhealing.com:铁力市| www.pj88853.com:屏东县| www.dantealighieribsb.com:巴南区| www.leicestercityjersey.com:丹东市| www.70088p.com:滁州市| www.gamehostingreview.com:米易县| www.suhang-cn.com:嘉义市| www.basicherbals.com:手机| www.bccc14.com:东丽区| www.bromoijenvacation.com:邵武市| www.hg19345.com:铁岭市| www.quit-list.com:临安市| www.k7672.com:景德镇市| www.topmrs.com:梧州市| www.thegioiphim.net:蒲江县| www.344hhgz.com:江北区| www.adams-sailing.com:南部县| www.airshipapperal.com:西平县| www.solarisband.com:仙桃市| www.ukmagic.net:松江区| www.hg84678.com:平山县| www.ftechcomputers.com:栖霞市| www.catsltd-ng.net:黔南| www.n3969.com:永胜县| www.hbtw.net:天祝| www.biologyislife.com:深水埗区| www.maxxsaccessoires.com:林口县| www.maestroluggage.com:中宁县| www.920suncity.com:东平县| www.cafe-hofmann.com:华坪县| www.cintapaus.com:贺州市| www.plasticdaisy.net:房产| www.juegosdraculaura.com:屯留县| www.szbxmchess.com:略阳县| www.premium-bux.com:陈巴尔虎旗| www.es5u.com:新平| www.chinazczd.com:阳西县| www.lenserver.com:巴彦县| www.gjjjsq.com:芦山县| www.mwambu.com:论坛| www.zone416.com:包头市| www.sharansoft.com:白河县| www.bestpriceditemz.com:武夷山市| www.nawalodge.com:鞍山市| www.taiconsult.com:元朗区| www.beauty-na.com:常州市| www.iamreviewing.com:尼玛县| www.xmkainos.com:舒城县| www.ljmyp.cn:渑池县| www.my-crusher.com:迁西县| www.hbresourcess.com:四子王旗| www.zybrickmachine.com:台中市| www.jxgajxqy.com:兴化市| www.yusxaf.com:新巴尔虎左旗| www.jt1h.com:德惠市| www.zuluanimazione.com:新乐市| www.pianfang120.com:正安县| www.inretrospectweb.com:岳阳市| www.szhaofu.com:黔东| www.dellbjb.com:东方市| www.bustybarmaid.com:临颍县| www.alexferrismedia.com:泰州市| www.edenspringshotel.com:德昌县| www.kmrln.cn:牟定县| www.nba-sports.com:翁牛特旗| www.biganimaimovies.com:九台市| www.hiroshihawaii.com:清涧县| www.0523163.com:乌拉特前旗| www.brand-gate.com:冷水江市| www.griffithinstituteprints.com:沅江市| www.fanliboke.com:全州县| www.suntikputihdahlia.net:双牌县| www.www-oil.com:双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