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jzgbx"></rt>
    <strong id="jzgbx"></strong>
  • <source id="jzgbx"><menuitem id="jzgbx"></menuitem></source>

    <rp id="jzgbx"><meter id="jzgbx"></meter></rp>

    首页 >> 美洲各分會 >> 文件 >>美國:非凡的埃瑪(小說 美國分會薦稿)文/巴巴拉·泰勒·布雷德福
    详细内容

    美國:非凡的埃瑪(小說 美國分會薦稿)文/巴巴拉·泰勒·布雷德福

    f636afc379310a55902f3fffb44543a9822610b5.jpg

                           

                                   第一章

      美國西特斯石油公司的私人噴氣座機鉆出云層,蔚藍的天空、翻騰的云海在舷

    窗上組成一幅美麗的畫面。埃瑪·哈特向前探著身,饒有興味地觀賞著。一會,她

    覺得明亮的晨皤有點兒刺眼,便扭過臉,把頭輕輕地靠在座椅背上閉目養神。也許

    因為眼前仍舊閃青藍色的亮光,一陣思鄉的情緒,象股熱浪突然襲來。是啊,在佩

    尼斯頓·羅亞爾自己家里客廳壁爐的上方,那幅出自特納之手的畫上,天空就是這

    種湛藍湛藍的顏色;在出生地約克郡,當春風吹走薄霧時,天空也是這樣。埃瑪沉

    浸在懷鄉的思緒之中,臉上掛著一絲難以覺察的微笑,連嘴角那代表堅強性格的線

    條也變得柔和多了,只要一想起自己的家,她就是這種表情。她的家,是一座又高

    大、又古老的房子,矗立在平緩的山坡上。每當在家門前面一站,將附近婉蜒起伏

    的山丘盡收眼底,她總覺得自己剎那間顯得高大了許多,這種神奇的感覺與其說是

    這座高大的房子所賦予的,還不如說是周圍大自然那神奇的造化。在充滿暴力的世

    界上,埃瑪總算找到了這個唯一給她以無限安寧的歸宿。可是,這次,她離開家的

    時間太長了,幾乎整整六個星期。只能等到下周她才能返回倫敦,月底才能回到北

    方,回到佩尼斯頓,回到自己恬靜的家園和可愛的孫孫們中問。

      想到這一切,埃瑪頓感心情愉快’她挪動了一下身子:坐得更舒服一些,幾天

    來繃緊的神經,也慢慢松弛了下來,嘴里如釋重負般地嘆了一口氣。幾天前在位于

    奧德薩的西特斯公司總部里進行的持續了好幾天的斗爭使她精疲力盡。現在。終于

    可以離開得克薩斯,返回相對來說較為安靜的紐約辦事處。埃瑪并非不喜愛得克薩

    斯,相反,美國這個幅員遼闊的州對她很有魅力,因為它那蓬勃發展的氣勢很象她

    的家鄉——英國約克郡。可是,這次得克薩斯之行確實把她累壞了。我老了,聽任

    飛機的擺布巳經不行了,埃瑪心里自語道。可她立即又驅走了這一念頭,她是一個

    堅強的人,從不認為自己年事已高,只是稍稍覺得有點累。特別是在特定的條件下,

    被迫和一些笨蛋庸才,諸如西特斯公司董事長哈里·馬里奧特之流打交道,更讓人

    覺得疲勞。而事情往往是:越是庸才,越是潛在的威脅,不可掉以輕心。不是嗎?

    哈里·馬里奧特這家伙從來不老實,埃瑪不得不提防這種人。現在,問題總算解決

    了,從長遠看,將來可以既省時間。又省精力。

      埃瑪睜開眼睛,挺直身體,又開始考慮她的生意。一切只要涉及她那無法計數

    的巨大財產,她馬上會聚精會神,那筆巨大的財富是她的興奮點,常使她變得精力

    充沛不知疲倦,堅韌不拔和機敏過人。埃瑪干脆把座椅靠背拉到直立位置,把頭按

    習慣姿勢,高傲地昂起來,藍色的大眼睛中,透出一股威嚴。這時,她舉起一只小

    巧、潔自而有力的手,自然地梳整了一下發型修剪稅無懈可擊的滿頭銀絲。她身上

    的一切穿戴都可謂無懈可擊,那灰色法蘭統套裝,雖線條簡潔,但看上去是那么漂

    亮高雅,那串乳白色的珍珠項練和衣領上翡翠胸針,更給她增加幾分雍容華貴。一

      埃瑪抬起頭,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外孫女,她在紙上寫東西,安排抵達紐約后

    一周的工作。埃瑪想孩子也累了,為使她早日成才,我似乎督促得太緊了。她覺得

    有些內疚,但很快又驅走了這種柔情。她還年輕,經得住,隨我走南闖北,對她是

    最好的學校。

      “親愛的,去問一下乘務員,我記得他叫約翰,能不能給我燒杯咖啡?”

      姑娘抬起頭。看來,只用“漂亮”這個詞的傳統含義去形容她是太不夠了。只

    見她發亮的秀發盤在頭上,寬寬的額頭曲線分明,鵝蛋型的臉蛋兒潔凈細膩,顴骨

    高低恰如其分,整個面部猶如優質大理石雕刻似的,兩道細眉臥在那雙藍色的大眼

    睛上,平添不少風采。從其臉上不難發現酷似姥姥的那種表現鋼鐵意志的線條。苞

    拉的最大特點是那雙藍色的大眼睛,藍得象百合花,而且時刻閃著聰慧的目光。她

    的外表加上她那獨特的氣質和活力,

      使人立即覺得這是個才貌雙全的美人。

      苞拉向姥姥嫣然一笑,高興地說:

      “好的,姥姥。我也喜歡來一杯!”說著,一彎靈活的身軀,

      從座位上彈起來,象個活蹦亂跳的小馬駒一樣。看著戴西的寶貝閨女,自己最

    喜歡的外孫女飄然而去的身影,埃瑪臉上露出慈祥的笑容。眼里充滿了慈愛和自豪。

    她真夠瘦的,太瘦了。埃瑪想。

      是啊,埃瑪的大部分夢想和希望都寄托在苞拉身上了。這孩子從小就受到姥姥

    的強烈影響,奇怪的是,她還主動接受了整個家族的生意經的熏陶。從剛剛懂事的

    時候起,她的最大樂趣,是到埃瑪的辦公室。大模大樣地坐在凳子上,目不轉睛地

    看著姥姥怎么工作。少年時候,苞拉對極為復雜的金融業務已具有驚人的理解能力。

    埃瑪對此簡直又驚又喜,因為她的幾個兒子、女兒都沒有在經濟貿易方面表現出任

    何天賦。埃瑪從心底感到欣慰,同時又以擔憂的心情注視著外孫女的成長,怕她隨

    著年齡的增長而使少年時表露的天賦悄然消逝。然而,事實并不如此。16歲那年,

    苞拉斷然拒絕赴瑞士上一所聲望極高的女校,卻開始和姥姥一起工作。四年之中,

    埃瑪用最嚴格的方法對苞拉進行了培養、訓練。訓練之嚴超過了埃瑪對哈特實業集

    團所有其他高級職員的訓練。現在,苞拉已經23歲了,她已變得是那樣精明強干,

    完全成了行家里手,比哈特集團中埃瑪精心挑選并委以重任的任何一個年輕人都要

    成熟得多。盡管同在哈特實業集團工作的長子基特感到驚愕和反對,埃瑪還是把芭

    拉任命為她的私人助理。

      姑娘滿面笑容地從配餐室走回來。一邊往椅子上坐,一邊說:

      “他剛才正在給您沏茶。我猜他可能和其他人一樣,以為英國人除了茶,別的

    什么也不喝。我跟他說,最好還是換咖啡。我做得對嗎?”

      埃瑪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頭,腦子里還在思考她的生意。

      “當然對,寶貝兒。”埃瑪順手從公文箱里取出眼鏡,同時掏出一疊材料遞給

    苞拉,“親愛的,請把紐約商場的統計數字核閱一下,我想聽聽你的看法。我的印

    象是:這個商場正向贏利邁出關鍵性的一步。”

      苞拉點點頭,說:“可能比你預期的要早。是嗎?另外,整修工作進展迅速。

    也該看到成果了。”苞拉打開文件夾,開始全神貫在審核數字。她和埃瑪一樣,對

    預算或結算數字具有驚人的理解力,一瞥能辨利弊,對生意同樣有一種獨特的機敏。

      這時埃瑪戴上規精眼鏡,拿起一本厚厚的西特斯石油公司的卷宗。快速地翻閱

    著,臉上流露出滿意的微笑。到底還是她勝利了!經過整整三年的明爭暗斗,哈里。

    馬里奧特終于丟掉了西特斯石油公司董事長的寶座,明升暗降,被委以有職無權的

    理事會理事長職務。

      很久以前,埃瑪就發現馬里奧特缺德少才,特別是對國際高等金融的迅速變革,

    簡直是兩眼一摸黑,沒有絲毫的敏銳和起碼的預測。但他死抱住董事長坐椅不放,

    懇請埃瑪高抬貴手,留點停面,乞求她別忘昔日友情和為公司效力40年之久的歷史。

    然而,埃瑪不為所動,對這種自卑自殘的表白她置若罔聞。只有雙眼射出的冷峻的

    目光明白無誤地告訴哈里,一切都是不可挽回的。最終,還是埃瑪獲勝,哈里被免

    除了董事長的職務,由埃瑪信任的人接替了他。現在,西特斯石油公司可以闊步前

    進了。然而,埃瑪并沒有喜形于色,一個人的升遷貶降不會給她帶來什么樂趣。

      埃瑪摘下眼鏡,放下卷宗,靠在椅背上,一小口一小口地喝咖啡。忽然,腦中

    閃出這樣一個念頭,她對苞拉說;

      “既然你已經幾次參加了西特斯的理事會會議、現在把這個公司交給你獨立掌

    管,干得了嗎?”

      苞拉從材料上抬起眼,十分驚訝地說:“您真想把我獨自一人派去呀!那不是

    讓羊羔落入狼群!姥姥,那派我去,至少現在不行。剛才您在開玩笑,是吧?”

      “誰跟你開玩笑!”埃瑪的眼神表明,她有點生氣了。既然外孫女已習慣于高

    級會談,并表現得很為冷靜、敏銳,現在又為什么如此膽怯,埃瑪感到意外,她甩

    過硬邦邦的幾句話:“難道我有言不由衷的習摜嗎?看來,連你也得好好了解了解

    我,親愛的。”

      苞拉默不作聲了。在這片刻寂靜之中。埃瑪已經感到了外孫女的緊張和局促不

    安。她怕了?當然不會,埃瑪想。一以前她從未害伯重擔。她不是那種軟弱無能之

    輩。是不是我把她看錯了?這一可怕的閃念,象把利刃,刺得埃瑪歷來清醒的大腦

    感到陣陣發痛。她實在無法接受,她了解自己的孫女。如果說最后次會議似乎有點

    過于殘酷,從而使孩子有些心煩意亂,這也許是真的。

      雖然埃瑪面孔還是板著,顯得很嚴肅,但聲音卻變得柔和多了。“總之,在你

    尚未信心十足之前,我是不會派你一人獨當一面的,盡管我深信不疑,你能夠擔此

    重任。”

      苞拉把手中的文件夾放下,如釋重負似地靠在椅背上。她又重新平靜下來,偷

    偷地瞄了一眼姥姥,謹慎地問道:“姥姥,您怎么會覺得他們會象眼您那樣服從我

    呢?理事會對我怎么看我是知道的。、充其量,他們只把我看成一位大亨膝下嬌生

    慣養的外孫女。他們會把我當成一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小姑娘任意擺布的。絕

    不會象對您那樣敬重我的。他們干嗎聽我的?歸根結底,

      我不是您呀。”

      埃瑪雙唇微啟,一絲微笑爬上嘴角。從外孫女的話中,她已清到:與其說是外

    孫女害怕西特斯公司的對手,不如說是她擔心在那種環境中自尊心受到傷害。于是

    埃瑪用更為緩和的語氣說:“是呀。我知道他們對你會那么想。但是你我都明白,

    他們將大錯特錯。也許他們的態度會使你氣餒。但是,我更相信,你會易如反掌地

    讓他們改變對你的看法,讓他們知道你的才干和力量。

      但是,我親愛的孩子,又何必那樣認真呢?”說到這里,埃瑪看著外孫女,眼

    里閃著狡黠而愉快的光。看到姑娘無言以對,她繼續說:“被人看不起,在我一生

    中這是壓在我脊背上最沉重的十字架之一。在你這個年紀時,我也曾為此十分惱火。

    但是,有一點,

      我應該告訴你,多年的實踐中我發現,被人小看有時卻給你帶來意外的好處。

    苞拉。你知道,當一個人過于自信,盲目地認為他在與一位傻瓜女人打交道時,會

    變得心不在焉,甚至失去警惕,

      他會不知不覺地親自將勝利果實用銀盤子托給你。”

      “是這樣。但是……”

      “不要‘但是’,苞拉。現在,你,不必說了。你以為我會真的把你送到危險

    的困境中去嗎?”埃瑪笑著搖搖頭說:“我知道你的能力,親愛的,對你的能力我

    從沒絲毫疑問。除了你母親之外,我對你的信任遠遠超過我的幾個親生兒女。”

      “謝謝您,姥姥,謝謝您對我的信任。”苞拉以堅定語調說:“和那些不把我

    放在眼里的人,確實難以有效地合作。西特斯理事會那幫人不會看得起我,這點您

    是很清楚的。”

      “你可真讓我感到意外,知道嗎?”埃瑪說,“你對自己歷來很自信,從孩子

    時候起就和各種級別、各種類型的人接觸。但你從未象今天這樣不自信。”埃瑪深

    深地嘆口氣,又說:“我跟你說過不知多少次了,對方對你個人怎么想,怎么看.

    對交易的成敗是無影響。關鍵是自己要自信,要自強不息,而且目標明確。”

      “話是不錯。但我的才干和經驗和您確實無法相比。”苞拉申辯說。

      埃瑪沉下臉:“剛好相反,你比我還強。你受過教育,我就沒有。所以,我不

    愿再聽你這些自我鑒定了。缺少經驗,這我同意,但只是時間問題,只要日積月累,

    你會越發老成持或 坦率地說,苞拉,如果需要,即使明天派你去西特斯獨掌大權,

    我也不會有片刻遲疑,而且,我深信,為時不長,你就會成績卓著。

      歸根結蒂,是我培養的你,訓練的你。你想,我對自己精心塑造的作品能不了

    解嗎?”

      苞拉不無痛楚地想:我是你的復制品,可惜再完美的復制品永遠趕不上原作。

    可是她嘴上卻說:“姥姥,求求您了,別生氣。

      您嘔心瀝血地培養我,這我知道。但是,我畢竟不是您。理事會也很清楚。不

    能不看到這一點。”

      “現在,你聽我說!”埃瑪向外孫女探著身,皺著眉,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兒,

    用比平時慢得多的語速,加重每個字的分量,一字一句地說:“似乎有一點你忘了!

    當你進入西特斯辦公大樓時,

      有件東西會隨你而行,那就是:權力!有了它,不管他們對你、對你的能力怎

    么想,但是,誰也不敢藐視你所代表的權力。有朝一日,我百年之后,你要把企業

    的命脈操在自己手里。你的媽媽將是西特斯的最大股東,而你就代表你的媽媽。有

    了這一法定地位,你就可以掌握這個年營業額達數百萬美元的大企業,因為你手里

    掌握著它20%的優先股和15%的普通股。”埃瑪停頓了一下,看著姑娘的眼睛,繼

    續說:“這不是簡單的權力,芭拉,特別是當它集中在一個人手中時,這是個巨大

    的、無限的權力。永遠不要忘記這一點!到關鍵時刻,他們也不會忘記這一點。昨

    天的最后一次會議上,他們就沒有忘記。盡管他們的所作所為空前反常,但他們無

    法藐視我和我所代表的權力!回想起來,我現在才明白,他們的激烈反應使你有些

    心煩意亂了。”說完,埃瑪重新靠回到椅背上,眼睛還在觀察著外孫女的表情。

      苞拉全神貫注地聽完姥姥的話,緊張的神經慢慢放松下來。

      確實如此,西特斯石油公司上層激烈的爭斗,曾使她感到手足無措了,而看看

    處于斗爭旋渦中的姥姥,她不能不佩服得五體投地人。埃瑪已是78歲的人了,老了。

    然而,她既不老態龍鐘,昏聵糊涂,也未完全失去昔日風韻,仍是精力充沛,思維

    敏捷。芭拉貨常十分冷靜地想到,將來自己很難具有姥姥那種保持青春、駕馭他人

    和控制競爭對手的巨大能力、堅強意志。雖然,姥姥的一席話說得對人而且道理深

    刻,但苞拉還是覺得心里沒底。只是姥姥的教誨已喚起姑娘內心深處潛在的青年人

    的好勝心,這打消了她剛才的顧慮,于是,她用自信的語調說:”

      “當然,你講的有道理。權力是最有效的武器。可能比金錢更有效。必要時,

    這是對西特斯理事會唯一可用的語言,對這我絲毫不懷疑。”說到這,苞拉有點遲

    疑,看著姥姥的眼睛說:“我并不是害怕他們,姥姥,請你不要這樣以為。但我承

    認,我討厭他們。如果說害怕,我只害伯辜負了你的一片希望。”說完,對埃瑪平

    靜而自信地笑了。

      埃瑪拉住外孫女的手說:“苞拉,不用害怕失敗。害怕失敗的情緒,不知捆住

    了多少人的手腳,使他們裹足不前,以至一事未成。我在你這個年紀,沒功夫擔心

    這些,只想到以辛苦換取生存。你剛才的話很對,萬萬不可忘記,權力是最讓人望

    而生畏的武器,而不是金錢。金錢自然也有它的作用,一般用于人的衣、食、住、

    行等方面。當這一切生活必需得以滿足之后,錢就變成了一個普通的工具。如果有

    人說,權力使人墮落,你不要相信。

      并非都是如此。只有那些有權而濫用的人,才會墮落。相反,正確地使用權力,

    能增加人的尊嚴。”埃瑪微微一笑,信心十足地說:“你不會讓我失望的,我的好

    孩子。”

      “我也希望如此,姥姥。對哈里·馬里奧特這個人,您怎么看?如今,他可是

    理事長。我覺得,他穿不得我。”

      “不會,我不相信他容不得你,苞拉。我倒覺得他怕你。”想起這位宿敵,埃

    瑪聲音變得尖厲,一臉色也陰沉了。

      “怕我!那為什么?”

      埃瑪眼中閃著輕蔑的目光。“因為你能讓他想起你的老爺,這會使他心神不寧

    的。哈里一直害怕你老爺。當他們倆合建悉尼一得克薩斯石油公司并開始鉆探石油

    那時起,他就害怕他,當你老爺把西特斯公司的股權轉讓給我時,我曾對他起誓:

    只要我活著,股權絕不出售。我要認真負責地移交給你媽媽和你媽媽的孩子們。你

    看,你老爺的眼光看得多遠哪。他已預見到西特斯的遠大前途,并希望我們都從中

    受益。他的愿望今天實現了。他當時就曾告誡過,對哈里要嚴加控制,永遠如此。”。

      “現在,我相信他已無法給西特斯造成損失了。實際上。他已有職無權。姥爺

    在九泉之下也會感激您的。”說完,苞拉又天真、好奇地問:“我真的象他嗎?我

    是說象我姥爺?” 

      埃瑪用審視的目光看了外孫女一眼。機艙外面陽光燦爛,從舷窗射進的光線正

    好落在姑娘身上。也許是光線太強的緣故,姑娘的滿頭秀發更是顯得烏黑發亮,象

    一團黑絲絨簇擁著牙雕玉刻般的臉蛋,嵌在臉上的一雙藍色的大眼睛越發水靈靈的。

    是啊,

      她的眼睛、頭發,多象她老爺啊!埃瑪在回答之前,先慈祥地笑了一下,然后

    才說:“象,有時你真象他,比如此刻。除了相貌不說,關鍵是你為人處事的作風

    更象你老爺,這也更讓哈里·馬里奧特一見到你就如坐針氈。好了,不說他了,他

    已被咱們永遠甩掉了。”說完,戴上眼鏡,順手拿起苞拉膝蓋上的文件夾子,開始

    審閱巴黎商場的營業數字,并考慮如何改變那里的經營狀況。埃瑪知道,巴黎商場

    因經營不善而情景很糟。她一邊看著、一邊思索著,嘴巴抿成了一條縫兒。

      苞拉又倒了一杯咖啡,一邊品著,一邊專注地端詳著姥姥。

      這副面容我是多熟悉啊,這個老太太你就是以全部身心去愛她也愛不夠。想到

    這兒,一股溫情涌上苞拉的心頭。看上去。姥姥怎么也不象78歲高齡的老人,最多

    60歲。她知道,姥姥的一生

      曾歷盡艱辛,吃盡苦頭。但到晚年居然鶴發童顏,體態優雅、甚至眉宇間仍透

    著點年輕人的朝氣。苞拉琢磨著,猜想這或許是因為姥姥骨骼結構的天然條件造成

    的。當然啦,她也注意到魚尾紋巳悄悄地爬上姥姥的眼角、嘴角,但老人的面頰仍

    然光滑平演,特別是那雙生氣時閃著冷峻光芒的著名的綠眼睛。既沒褪色,也沒昏

    花,依然是炯炯有神、洞察一切。看著姥姥嘴角和前額的線條。苞拉想。坎坷的歲

    月還是在她的面孔上留下了明顯的痕跡,打下了深深的印記。她的臉上偶爾露出女

    性特有的柔情,

      但更多的時候,是被威嚴的表情所掩飾,只有此刻,周圍沒有外人,她才沒有

    注意控制自己的儀容,以至被精明的外孫女從那天性剛強的臉上找出一絲女性的脆

    弱、開朗和熱情。

      突然,埃瑪抬起頭,打斷了外孫女的思路,說:“如果精力許可,離開紐約之

    后,你能不能去趟巴黎?從這營業統計報表可以看出那里的狀況很糟,必須立即改

    變。”

      “如果您認為有必要,我就去。但是,說真的,我很想回約克郡呆一段時間,

    姥姥,我正想建議您派我到北方幾個商場去轉一圈。”苞拉裝作漫不經心地說出后

    面一句話。

      埃瑪頓感驚奇,并且絲毫不想掩飾這種表情。她慢慢地摘下眼鏡,饒有興趣地

    盯著外孫女。在這種目光的審視下,姑娘兩頰鮮紅,一邊躲避姥姥的目光,一邊嘟

    吹:“只要需要,您派我去哪兒都行,姥姥。那么,我去巴黎吧。”說完,坐在那

    一動不動,

      心里邊想著,不知道老太太那令人捉摸不定的目光里的含義所在。

      “為什么對約克郡有特別的興趣?該不是那兒有一股特殊的引力在吸引你吧?!

    但愿會是吉姆·費爾利。”埃瑪自問自答,幾句話,就觸及外孫女急于掩飾的要害。

      苞拉在座椅上轉了一下身子,盡力回避姥姥的眼神,臉上掛著不自然的笑容開

    始反擊了,“可別笑了,姥姥。我不過偶爾想去北方幾個商場查看一下庫存情況。”

      “如果你心里想的真是檢查庫存,我敢把個帽子吃了。”埃瑪容光煥發地說。

    心想:你才是個小姑娘,我一眼就看穿你心底的.隱秘。她更加肯定地說:“當然

    是費爾利!我知道,你們經常見面,苞拉。”

      “不,已經不來住了!”姑娘迫不急待地辨解道,聲音都哽咽了,“我已好幾

    個月不見他了。”話一出口,她已覺察到走了嘴。

      她曾發誓把此事埋在心底,永遠不告訴姥姥。如今,姥姥輕而易舉地挖出了她

    不想說的秘密_

      埃瑪開心地笑出聲來,眼睛繼續審視著姑娘。“別在意,孩子。我沒生氣。說

    心里話,你們的事,我從一開始就沒生過氣。

      我只是在等待著,看你什么時候會主動告訴我。你可是歷來什么都對我說的。”

      ‘開始,我什么也不想對您說。我知道您對費爾利家族成員的態度。您對他們

    的報復是盡人皆知的。我不想讓您焦慮不安。您的一生遭了許多磨難,我怎么能再

    給您增加痛苦哪!再說,既然我已停止和他往來,把一樁已被窒息并被埋葬在心底

    的事情說給您聽也是毫無意義的。就這些。”

      “費爾利家族的人不會再讓我焦慮不安了。”埃瑪說,“你似乎忘了,吉姆·

    費爾利是作為我的下屬在為我工作。如果我對他缺乏信任,我也不會讓他領導約克

    郡報業發行公司,你知道,這是北方各日報的最大發行集團。”她用銳利的目光瞥

    了外孫女一眼,

      疑惑不解地問:“你為什么不見他啦?”

      “因為我……我們……他……因為……”苞拉張口結舌,她猶豫不決,怕說出

    來傷了姥姥的心。但一轉念,老太太對我們的關系自始至終一清二楚,只是裝作不

    知道而已。現在,我完全進了圈套兒,還是說了吧!苞拉喘了一口氣說:“我之所

    以停上和他往來,主要是因為事情太大了。我覺得,如果我們繼續接觸,我們會達

    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而到頭來無法結合,倒弄得終生痛苦,也讓姥姥難過。”她停

    頓了一下,茫然地看著飛機窗外,平靜地說:“我道,姥姥絕不會同意招一個費爾

    利家族的人為婿的。”

      “這可說不定”。埃瑪低聲說。原來,他們已經好到這種程度了,她想。突然,

    一她感到自己十分疲倦,想對外孫大笑一笑,但動了動嘴唇,沒張開口。埃瑪心里

    感到陣陣發緊,陣陣悲傷。她似乎多年沒這樣的體會了。埃德溫·費爾利的形象,

    簡直象有血有肉的活人站在埃瑪面前,己經淡漠的記憶重新清晰地閃現在腦海中,

    一切是那樣的突然,對埃瑪是個巨大的沖擊。而吉姆簡直是埃德溫的活的畫像。畢

    竟,因年代久遠,埃德溫在埃瑪的記憶中已漸漸模糊了。她又突然想到外孫女在心

    靈上遭受的痛苦,心里感到沉悶,沉悶得說不出話來。

      此時,苞拉兩眼一直盯著姥姥,看到老人的表情,很擔心她的身體。混賬的費

    爾利們,一群混賬東西,姑娘心里罵著。她向前曲下身,把姥姥的手綴在自己手里。

    “好了,姥姥,一切都過去了。我本來就無所謂,真的,一切都無所謂。我去巴黎,

    好吧,

      姥姥!行了,行了,我的好姥姥,別這樣了,求求您。我受不了!”

      幾秒鐘后,埃瑪臉上呆滯的表情才消失。喉嚨里費勁地咽了咽什么東西,重新

    以堅定的意志控制自己。她曾用這遠近聞名的鋼鐵意志創造了財富、獲取了權勢,

    當然也能用這種意志控制自己的感情。“吉姆·費爾利是個好小伙子,和其他的……

    不一樣。”說到這兒,她又停頓了。原想告訴苞拉可和吉姆繼續保持友誼,但話到

    嘴邊又咽了回去,不管是今天還是昨天,往昔如東流之水總是難以挽回的。

      “姥姥,不談費爾利家族的事了。我說了,我去巴黎,就這么、辦吧。”苞拉

    緊握著老人的手說:“您向來自有主張,我覺得確實應該看一眼那里的情況了。”。

      “是的,我也覺得你還是去一趟好,看看情況到底如何。’

      “回倫敦后,我立即飛往巴黎。”苞拉溫順地說。

      “好吧,主意不錯。”埃瑪表示贊同,心里高興的是苞拉改了話題,借此也好

    爭取一點時間,理一理自己的思緒。實際上。埃瑪一輩子都在拼命爭取時間,并且

    一往直前,永不停步。“抵達紐約后直接去辦事處,讓查爾斯把行李送回家。我很

    為蓋伊擔心。

      你和她通電話時沒覺察到什么?”

      “沒有,沒覺察到什么。你指的是什么?”

      “不知道,我也說不清楚。”埃瑪字斟句酌地說:“我有個強烈的感覺,似乎

    發生了極為嚴重的事情。這次我和她通話,她的口氣總是急促不安。從倫敦抵達美

    國第一夭,她在西特斯打電話時我就有感覺。你怎么什么都沒覺察?”

      “沒有,我沒覺得出了什么事,姥姥。我實際上和她沒說幾句話。您是不是擔

    心倫敦家里出了什么事了?”苞拉也有點緊張了。

      “但愿不會的。”埃瑪還是無法消除自己的擔憂,“西特斯的事已經夠瞧的了。”

    她指頭輕輕地敲著小桌子,眼睛茫然地望著窗外,心里掂量著自己的生意和自己的

    私人秘書蓋伊·斯隆。善于精打細算的大腦,把倫敦可能出現的問題理了一遍又一

    遍,還是覺得不必過慮。不管出什么事,現在憑空想象也只能是浪費時間,徒勞無

    益。埃瑪轉過身,對苞拉說:“咱們很快會知道的,親愛的,咱們就要著陸了。”

    下一部分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uc彩票官网 www.tms16.com:大渡口区| www.bookingcomuk.com:台安县| www.globalviewtrans.com:涿州市| www.zamack.com:冀州市| www.curlytoppipeco.com:五家渠市| www.newsstuck.com:嘉义市| www.cpyuce.com:延川县| www.hairbook.org:兖州市| www.qhsjb.com:中阳县| www.wisata-batu.net:乃东县| www.americanestatebrokers.com:习水县| www.wewworld.com:乌兰浩特市| www.alishido.com:云南省| www.xmldzyls.com:大连市| www.miguelduhamel.com:兴安县| www.ok1069.com:泾阳县| www.lucky-sevens.com:濮阳县| www.taoyuangarden.com:额敏县| www.rutthe.com:大姚县| www.7vwp.com:成都市| www.ynrlb.com:巴东县| www.phototuredesigns.com:龙川县| www.dzqck.cn:石阡县| www.the-boyan.com:道孚县| www.whzxfw.com:浙江省| www.51tianxiu.com:霸州市| www.betonaburi.com:扎囊县| www.dbxing.com:马鞍山市| www.qhsjb.com:合作市| www.mitchmustgo.com:鄢陵县| www.ramblingabare.com:西乡县| www.wwwhg8682.com:突泉县| www.lzmlh.com:婺源县| www.busybeesflorist.com:美姑县| www.m8589.com:伊宁市| www.flex-laser.net:万年县| www.altinfircareklam.com:车险| www.xijiufuheban.com:泰来县| www.elipalteco.com:武宣县| www.cp5159.com:会同县| www.soulmotivedjs.com:独山县| www.urbir.com:梁河县| www.possn.com:察隅县| www.cokhiduchai.com:阳山县| www.spiritspace.net:如东县| www.km-alliance.com:广丰县| www.anastronaut.com:漠河县| www.936729.com:偏关县| www.company-in-china.com:张家川| www.jlkyp.com:德安县| www.ryhjw.cn:疏勒县| www.simgiaihan.com:莱芜市| www.bzaomei.com:基隆市| www.zhouluopiaoliu.com:永川市| www.fnsbx.cn:泸水县| www.cp5337.com:江华| www.mzsgs.com:沧州市| www.edhardybazar.com:西乌珠穆沁旗| www.findnewyorkclubs.com:水城县| www.52cl1024.com:武功县| www.riseaboveself.org:陕西省| www.abcpda.com:西畴县| www.s-program.com:丽江市| www.wazww.com:定陶县| www.thisisbookshelf.com:建宁县| www.societyofweddingplanners.com:邵阳县| www.wisataboyolali.com:铁岭市| www.ikemax.com:镇安县| www.cnzqhc.com:巴南区| www.yh9985.com:习水县| www.kinostream.net:三门县| www.clayris.com:海南省| www.cv62.com:宜兰市| www.dcwt.org:抚远县| www.hohgcn.com:周宁县| www.yongqinlaw.com:板桥市| www.315cxppwlx.com:独山县| www.bestcasinoslot.net:托克逊县| www.cp7375.com:科技| www.sweetnthings.com:敦化市| www.b-ads.com:林西县| www.xijiufuheban.com:福清市| www.bwefo.cn:岗巴县| www.dreamleadership.org:福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