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jzgbx"></rt>
    <strong id="jzgbx"></strong>
  • <source id="jzgbx"><menuitem id="jzgbx"></menuitem></source>

    <rp id="jzgbx"><meter id="jzgbx"></meter></rp>

    首页 >> 女作家趙放嵐專欄 >> 隨感 >>主席團:趙放嵐文集(二)
    详细内容

    主席團:趙放嵐文集(二)

    主席團:趙放嵐文集(二)

    4ABDC5C9@C1FBC43D.52C47F5B.jpg.jpg

    割資本主義的尾巴

    在蹉跎歲月里,荒唐可笑的事不勝枚舉,但有一件事叫我難忘。在左傾思潮泛濫的年代,人們的神經都錯亂了,什么事都想得出來,干得出來。當時奉行的口號是“寧肯坐社會主義的慢車,也不坐資本主義快車”。左傾思潮,浸透了人們的靈魂。

    記得風行一時的”割資本主義的尾巴“就是杰出的一招,搞得大家啼笑皆非。當時我在連部工作,自覺不自覺地充當了黑打手。有一天連部所有的人員個個手持長刀,威風凜凜地去”割資本主義的尾巴“。黨支部書記慷慨激昂地說:”要割先從黨員家開始,我們黨員要起模范帶頭作用。“于是我們連隊支部書記王乃義、連長尚興鵬、張子學,加上文祥和我,個個手持長刀,挨家挨戶地去搜查。按照住房的順序,先從尚付連長家開刀,我們走進他家伙房旁的小菜園,那時韭菜長得綠油油的很潤眼、洋絲瓜綠茵茵地掛滿了枝頭。只見尚付連長咬一咬牙,擄起袖子,揮起長刀,唰唰唰幾刀刷了下去,韭菜東倒西歪地灑在地上,洋絲瓜滾得一地。當時我心里暗暗地想,多么可惜呀!但又不敢說出來。然而尚副連長臉上卻顯出滿不在乎的樣子,臉上洋溢著得意的笑容。當時我們很佩服他的這種自我革命的精神。接著是到張子學家、羅茂芳家、王乃義家的小萊園,被我們揮舞長刀掃蕩一空。到了石早義家,.由于人多動靜大,突然從床底下傳來母雞咯咯的叫聲,原來是石大嬸把自己心愛的母雞事先藏在床底下,怕人發現,結果也被毫不留情地從床底下捉了出來,”咔嚓"一聲殺了,不得幸免。記得有人還悄悄地說她“覺悟真低”。黨員的資本主義尾巴割了。于是我們就大張旗鼓地挨家挨戶去掃蕩,凡是蔬菜、瓜果、雞鴨都被我們一掃而光,片甲不留。彷佛是當年日本鬼子進莊進行大掃蕩。現在回憶起來覺得那個時候太荒唐了,太愚昧了,左得太可愛了。勤勞持家本是中國農民的本色,應當弘揚,何況是在那個缺衣少食的年代,悲哀呀,一個時代的悲哀!

     

    2016813日于昆明

    快樂的落花生

    記得和我同住的成都知青妹妹廖光華和我擺過這樣的龍門陣,說當時兵團的工作隊到成都學校去招兵,在動員大會上侃侃而談,云南盈江是一個美麗富饒的地方。亞熱帶水果遍地都是,頭頂香蕉,腳踏菠蘿,一屁股坐下去抓到一把落花生,說得大家十分向往。瞞著父母下了戶口,報了名。坐上奔馳的列車來到了云南廣通,又乘坐著綠色的解放牌大篷車一路巔頗著來到了盈江違設兵團十三團一營三連。

    雖然軍代表當時的演說有點夸張,演說中的盈江和現實的盈江差距很大,但香蕉、菠蘿、落花生卻是有的。

    在我的記憶里,三連勞動最愉快的要數收花生了。八月十五前后是花生成熟的季節,秋風送爽,林濤陣陣。大家把花生一把一把拔起來,堆成一座座小山,.分組坐在膠林下圍成一圈,大家有說有笑,一邊沖殼子,一邊摘花生。什么《一雙繡花鞋》、《太平階的故事》、《側所里的黑手》……,講得大家毛骨聳然。大家一邊摘花生,一邊把帶著黃泥的花生往嘴巴里送,到下班時大家抬頭一看,個個滿嘴沾滿了黃泥,變成穿山甲了,大家都情不自禁地笑了。

    愉快的笑聲蕩滌了一天的疲勞,夜幕籠罩著小小的山寨連隊,星星眨著眼睛,知了唱著歡歌,催著疲勞了一天的我們進入夢鄉……

    幽蘭

    2016729日作于昆明

    老支書的笑話

    毛主席教導我們:”農村是廣闊的天地,在那里是大有作為的""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很有必要”。

    我們從三連那條小路走進廣闊天地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第一任教官是余支書和徐副連長。兩位都是地道的貧下中農。徐副連長徐祖維為人直爽,沒有心計,不整人,直來直去。因為其穿著有點土,外號叫”大表姐"。在這里就不多說了。印象最深的是余國州老支書。余國州是騰沖固東人世,騰沖人把他們那個地方的人叫"西連”人,因為他們那個地方的人笑話特別多,在騰沖流傳甚廣,是制造笑話的加工廠。

    傳說騰沖剛剛解放時,有一鄉干部進城開會,住在招待所,服務員發給他一包牙粉,他不會使用,就用漱口水把牙粉吞吃了,過后在那里發牢騷:“姜湯好喝,沫藥難吞。”傳說一個農民上城上館子,吃了紅燒牛肉,覺得好吃,就叫師傅給他開了一個佐料單子,買了一塊牛肉。半路上廁所時,把牛肉掛在廁所外邊的樹椏子上,結果牛肉被烏鴉刁去了,他出廁所拍腿大罵:"我看你怎么吃,佐料單子我還捏著哩!“還傳說有個農民干部到縣城開會,看到電燈,廣播,回去就去跟鄉親們吹:“城里真希奇,那個雞屎滕上拴著的洋酸茄會亮,那半截洋桶會唱歌,還會宣傳政策。”還有一則更好笑的是,傳說有一個農民干部到省城開會,路過怒江壩,那時流行腦膜炎,凡通過怒江橋都要進行消毒,先過石灰塘,后噴喉。一個身穿白大卦的醫務人員叫他張開口,給他噴喉,他驚恐地拒絕說:“人家打針打庇股,沒見過往嘴上戳。”醫務人員給他解釋道:“同志,這是預防腦膜炎。”他又說:“更奇怪,我只聽說有草煙,大重九煙,沒有聽說過腦膜炎。”搞得周圍的人哄堂大笑。

    余支書是一個老資格的老墾荒隊員,在農場已安家落戶、開花結果。其老伴余大媽,是一個典型的賢妻 良母,為人善良、寬厚、勤勞,對我們也很好,無可厚誹。余支書本人耿直,心直口快,不拐彎抹角,也不亂整人。就是說話時嗓門大,愛放炮,因此外號“余大炮”。記得有一次連部開大會,紿我們知識青年上政治課,他操著西連腔,大聲地說“毛主席教導我們,農村是廣闊的天地,在那里是大有作為的。你們到邊疆來接受再教育是很有必要的。你們從大城市來到邊疆,不要想家,要好好的鍛煉自己.,安心建設邊疆,不要有三氣:世氣(泄氣)、怒氣”(怨氣)、不服氣”,要扎根邊疆……”。我們知識青年聽了捂口而笑,但又不敢大聲笑,于是這則笑話在三隊流傳至今……

    2016817日于昆明

    戀愛與婚姻

    在蹉跎歲月里,我們這一群人正值少男少女時期,談戀愛應該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在那個年代,只要誰跟誰有點風吹草動,就會遭到非議。在領導的眼里,我們這些年輕人,男的應當是神父,女的應當是修女,否則就是大逆不道。但盡管老法海如何使壞,百般阻撓,白娘子和許仙還是一往情深。年輕人談情說愛的烈火還是在暗地里熊熊燃燒。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是人性的本能,自然歸律,何罪之有?

    戀愛是甜蜜的,就像燦爛的紅玫瑰那樣溫馨,但也不是每一朵都能結果。經過風吹雨打,大多數凋零了。這里我要贊美小段和小徐,運權和君燕,二黑和殿桂,紹君和素惠,仁遠和瑤瑤,大海和麗娟,運林和開俊,小水和順華,順建和古古,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在患難時結成的伉儷,開了花,結了果,不離不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我衷心地祝福你們全家幸福安康!天下有情人健康長壽!

    201687

    露天壩電影的樂趣

    在蹉跎歲月里,文化生活單調枯燥,很多東西被禁錮了。勞累了一天的我們,晚上有場電影看看無疑是一件快樂的事。到部隊露天廣場看電影,在我記憶中最深刻。

    記得只要有看電影的消息,全連沸騰了,大家收完工,吃完飯,三五成群地向部隊飛奔。部隊和我們營部是近鄰,穿過營部和衛生隊就到了。記得衛生隊和部隊接壤處有一個水庫,水庫上邊有幾棵大青樹遮天蔽日,沿著大青樹下的小路走進去,就是露天廣場。呵!好熱鬧。廣場上坐滿了0297部隊的官兵,拉拉隊的歌聲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特別是“打靶歸來”這首歌十分嘹亮,劃破了夜空的寂靜。他們是“正規軍”,我們是“土八路”,但關系還是比較融洽的,他們特地給我們留下一塊空地讓我們“土八路”坐。我們不知到在那里看了多少部電影,現在也記不起來了。只覺得那里是我們的樂園,是記憶長河里一朵晶瑩的浪花……

    201686日于昆明

    苗圃地的笑話

    在蹉跎歲月里,無奇不有。這里要給大家講一個笑話故事。這個笑話故事發生在三連苗圃地。

    三連是以種植橡膠為主的連隊,育橡膠苗是一個重要的環節。連部把這項重要的工作交給我、文蘭和順平。

    每天,我們三個人從連隊食堂后面,下一個60度的小坡,坡底有一口清涼甘甜清澈見底的小水井,不時還可以看到魚兒自由自在地在水里面徜徉。這口小水井是三連唯一的飲用水源,我們很喜歡和愛護它,我們每天都提著小桶來這里汲水。

    我們過了這口小水井,再翻越一片橡膠林地,就到苗圃地了。苗圃地在半山坡,很平整,周圍種植著一排排芭蕉樹,像一壁壁綠色的屏障。中間矗立著一棵高大的粘棗果樹,樹下是一畦畦苗床,苗床上鋪滿了沙子。育苗雖然勞動強度不大,但是技術活,要細心,不能馬虎。我們的技術指導是寸守押的老爹寸大爹和石大嬸。育苗時,我們把一粒粒橡膠籽整齊地排列在苗床上,又灑上一層細細的沙泥土,最后蓋上一層干毛草。每天下班前,用噴壺灑上水,周而復始,不久苗芽就從草縫里鉆出來了,等長到半尺高時,我們又把它移植到營養袋里栽培,一直到送進林地種植為止。育苗這活不是太累,文蘭、順平我們三人一邊干活一邊擺龍陣,好開心,一天的時間不知不覺就熬過去了。

    三連的苗圃地以育橡膠苗為主,但還兼種植了一片胡椒,胡椒滕蔓彎彎曲曲地纏繞在一棵棵銀色的水泥樁上,猶如一群裹著綠紗的少女。

    有一次,團部領導來視察我連,特地參觀了我們的苗圃地。有位首長請寸大爹介紹育苗的經驗,寸大爹歉虛地搖搖手說:“我們這些老流氓,不懂文化,不會說”。頓時,在場的人捂口大笑。從此,這則笑話傳遍了三連,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的笑料……

    201688日于昆明.

    “三心媳婦”的故事

    “提起來傷心,見著惡心,出門放心”,這是對“三心媳婦”的詮釋。然而這“三心媳婦”在三連卻有一個真實動人的故事。

    在兵團時期,團部、營部、連部都有現役軍人進駐參加原農場管理。我們三連也分來了兩名軍代表:一個是白連長,一個是楊指導員。兩名軍人從儀表和才能都很猶秀,受到大家的敬佩。

    有一天連里風傳,連長夫人要到連里體驗生活,我們這些年輕人非常好奇,聽到連長夫人要光臨三隊,都紛紛到三連路口等候。來了!來了!大青樹那邊遠遠傳來了湯司令馬車的鈴鐺聲,大家都在企盼著看到連長夫人,心想白連長人那么精干,能說會道,其夫人也一定很漂亮。馬車到了連部門口,大家忙著把連長夫人的行李從馬車上搬下來,這時只見一個頂著頭巾的婦女從車上爬下來,頭被圍巾裹得嚴嚴實實,只露著兩只眼睛左顧右盼,彷佛是頭頂面紗的維吾爾族少女阿娜爾汗。體型像球形,穿著打扮是一個十足的農婦,走起路來小跑步前進。哇!這就是白連長的夫人,大家頓時驚呆了……。

    后來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雖然連長夫人的形象很不光輝,但人還是挺好的,純樸善良。記得有一次她和我們沖殼子,給我們擺了她和白連長的婚姻故事。她和白連長的結合是雙方父母指腹而定的娃娃親。結婚后幾天,白連長就外出當兵了。她和白連長結婚是撞門喜,剛結婚就有喜了,后來生了一個兒子,娘倆在老家苦苦等待白連長的歸來,一等就是十多年,杳無音信。鄉親們都勸她到部隊去找白連長。否則白連長當了陳世美,她就變成秦香蓮了。在鄉親的慫恿下,她下了決心買了車票到騰沖O1部隊去尋夫。白連長奉組織命令到車站去接自己的媳婦,一路上倆人沉默寡語,一前一后保持五十米的距離,我無法揣摩當時白連長的心情如何,但連長夫人直接告訴我們說她害怕白連長半路對她下黑手,到O1部隊要經過疊水河,她害怕白連長把她推到河里去,過橋時心撲哧撲哧地跳。我想白連長再不喜歡她,也不會干這種違法的事,有軍紀法律管著他呢,這是她多余的擔心罷了。她給我們講,從此以后她就緊跟著白連長,他到那里她就跟到那里,這次跟到我們三連。聽完她的故事,我們很同情這對夫婦,一個沒有愛情的婚姻是痛苦的。白連長本人痛苦,連長夫人自己也痛苦,這不是他們的過錯,是封建包辦婚姻造的孽。悲哀呀!想不到現在還有這樣的悲劇。于是白連長的“三心媳婦”的故事在三連暗地里流傳,“三心媳婦”成為了丑媳婦的代名詞。

    201681日寫于昆明

    山珍野味

    在磋砣歲月里,我們的生活雖說比起紅軍萬里長征要好得多,但比起現在就艱苦得多了。頓頓老瓜、白萊、蘿卜、洋芋、芋頭,青菜,吃得腸子都生銹了。但在三連,因為依山而居,山珍野味還是常常能吃到的。

    記得每到七、八月份,是出雞棕的季節。全連的老工人們是最忙碌和快活的時候。大家在工作勞動之余,還漫山遍野地找雞棕。中午休息和傍晚收工,小溪邊圍滿了人在洗雞棕。少了現炒吃,多了用油炸,慢慢吃,真是美味可口。記得小段找雞棕最有方法,是個能手,他把每年找雞棕的時間地點記下來,繪制成地圖,跟蹤尋找,收獲大大的,每每讓我和小徐洗得腰酸背疼。請問小段,你那張地圖還在否?

    在我的記憶里,在三連,段利華和羅茂方不但是找雞棕的能手機,還是打獵的神槍手,每次上山打獵很少空手回。只要他們滿載而歸的那天,就是我們快樂的日子。什么野雞、野豬、麂子煮得一大鍋,大家都去噌吃。記得有一次,小段一天打了兩支麂子,創造了打獵的奇跡。那天,可把我和小徐忙壞了,又是清煮麂子排骨和腸肚,又是鹵麂子頭和麂子腳,又是把四肢麂子腿剮下來腌成干巴,忙得不已樂乎。那天晚上,小徐家的小伙房燈火通明,笑語喧天,擠滿了我們這些饞嘴婆,大家開懷大嚼,狼吞虎咽,吃得好不痛快。現在回想起來就直想流口水……

    最近正是吃雞櫬的季節,昆明的雞棕三、四佰元一公斤,還是昂貴的。野雞、野豬、麂子之類的野味,屬國家野生保護動物,也很難吃到。回想起那個年代,雖然很艱苦,但還是苦中有樂的。

    201687日于昆明

    我的婚姻選擇

    戀愛是甜蜜的,婚姻是現實的。不同的時代,人們對婚姻的選擇各有不同。五、六十年代,人們崇尚的是工農,七十年代人們崇尚的是人民解放軍,八十年代人們崇尚的是知識分子,九十年代以后人們崇尚的是大款。

    在蹉跎歲月里,我們這些不甘蹉跎的年輕人千方百計地找門路跳出農場。那時正值七十年代,為了跳出農場,我必須找一個飛鴿牌,因此,我選擇了人民解放軍。我的對象是三連司務長楊亮華介紹的,他的同鄉楊勝鰲在遵義部隊當兵還沒有對象,經過他的介紹我和兵哥哥認識了。雙方通過書信來往,有了一定的了解,兵哥哥決定七三年底到盈江會面定親。

    記得,兵哥哥到盈江的那天,我剛好下小平原招待所我媽那里吃中午飯。吃完飯后我和我媽到招待所街面的小賣舖買東西。此時,只見一個身材魁梧的軍人風塵撲撲地走進來賣香煙,他剛好卡在我和我媽的中間,我無意識地抬頭望了他一眼。心想今天見面的兵哥哥不會是這個吧!誰知我在回三連的橡膠林的小路上,遠遠看見楊亮華和一位軍人朝我走來。走近一看,這位軍人正是中午在平原招待所小賣舖遇到的那位軍人,心里卟通卟通地直跳,不知所措。楊亮華于是分別向我們一一做了介紹:“這是小楊,這是小趙。”我們彼此寒喧后,他們到縣招待所拿東西去了,我回了連隊。晚飯是在楊亮華家吃的接風小宴,于是我和兵哥哥的戀愛正式起航了。經過十多天的接觸,雙方搭成共識,決定明年春節到部隊結婚。

    七四年春,我千里迢迢奔赴遵義高橋軍營去完婚。途經騰沖,到保山乘坐米格式小客機飛往昆明,又從昆明坐火車直奔貴陽。到了貴陽下了火車,兵哥哥早就在貴陽火車站等候多時了,于是我們又乘火車直達遵義。一進營房,就有兵哥哥的老鄉戰友迎接,還有知名不知名的穿綠色軍裝的也來湊熱鬧,把我們圍得嚴嚴實實,弄得我滿臉通紅,躲在兵哥哥的背后。后來才知道,部隊軍營就是這樣,平時軍紀很嚴,很少見到女人進軍營,只要誰家的家屬來探親,大家都喜歡來湊熱鬧。兵哥哥當時是團部籃球隊的隊長,在部隊小有名氣,所以來看望的人絡繹不絕。經過幾天的準備,我們在部隊會議室舉行婚禮,舉行婚禮那天,會議室桌子上擺滿了糖果和茶點,比較豐盛。我們的主婚人是老首長徐朝全,四川人比較豪爽,他的媳婦也是騰沖人,剛好和我做個伴。在大家的熱烈的哄鬧中,一會叫我們唱歌,一會兒叫我們學狗叫人,一會叫我們一起摘他們早就吊好的橘子,把我和兵哥哥折騰得夠嗆,最后才把我們送進洞房……

    在度蜜月的日子里,我和兵哥哥球隊的隊員相處很融洽,這些隊員大多數是知青出身,有共同語言。記得他們個個是彪形大漢,身高都在18以上。最高的小全,有194,我和他講話時,他總是低下頭,我總是昂著頭,就像母鳥給小鳥喂食。他們這些軍人很熱情,倍著我們一天參觀遵義會址,一天參觀毛主席當年下栩的故居,一天游紅軍山瞻仰烈士陵墓,還幫我們照下許多珍貴的黑白像。

    一月的遵義比較寒冷,天上下著濛濛細雨,很少見到太陽,我的腳手都生了凍瘡,家里活兒兵哥哥全包了,軍號才剛響就起來發煤爐的火,過路的戰友風趣地說:“楊隊長,當保姆啦!哈哈……”

    記得元月六日,是遵義會議的紀念日,晚上球隊全體隊員去看煙花,兵哥哥好不容易借來一件小號的軍大衣和軍帽給我武裝上,于是我成為了他們中間的一員。到了廣場我們抬頭看煙花在嘭嘭地綻放。看累了我就靠在一棵小樹上,那棵小樹原本靠著一位妙齡少女,見我靠過來,撥腳就走,誤把我當成兵哥哥了。現在回想起來還覺得好笑。

    軍營的蜜月度完了,我坐著火車回到了昆明,后又坐汽車回到了盈江三連,開始了我的軍嫂生活……

    201689月于昆明

    我心中的那條小溪

    三連旁邊的那條小溪,你日日夜夜地從烏帕山澗流下來,斗折蛇行,明滅可見,清澈見底。

    小溪,你每天淨淨淙淙,一路唱著歌兒流經三連旁邊,和三連的戰友們結成了親密的伙伴。早晨,大家都爭先恐后地到你的身邊漱口刷牙。中午,大家到你身邊洗萊洗衣服。下午收工回來,大家到你那里洗臉洗腳。小溪邊,時時充實滿了歡迎聲音笑語。

    三連依山傍水,山青水秀,鳥語花香,不勞丹青妙手,自然繪成了一幅優美的水墨山水畫卷。

    在蹉跎歲月里,小溪每天叮叮咚咚地唱著歌兒,潺潺地流進我的心田,灌溉著我那疲憊的心靈,使我沉醉,使我忘記了疲勞,忘記了煩惱。

        呵!我心中的那條小溪,我永遠永遠忘記不了你……

    2016728日于昆明

    星光夜餐

    在浩如煙海的世界名畫畫廊里,有一幅“燭光晚餐”令人神往。今天我要給大家描繪的是一幅真實的"星光夜餐“畫卷。

    在蹉跎歲月里,連隊生活十分艱苦。一個月沾不到一點油腥。繁重的體力勞動,體力消耗很大,大家全憑著年輕,才扛了下來。

    針對這個現狀,連部冒了很大的風險。每過一段時間,就到連隊附近的傣族寨子偷偷地殺豬,半夜三更地拉回連隊,按人頭分給大家。

    我們三連和四連中間的允喊寨子,就是我們經常光顧的傣族寨。

    記得有一次,好不容易等到夜幕降臨,我、黃文祥、楊亮華三人坐著湯司令的馬車,咣鐺、咣鐺地向允喊寨子出發。一路上大家都不吭聲,就像是鬼子進莊似的進入了允喊寨。到了預約的傣族老鄉家,把馬車藏在隱蔽的竹林里,去殺豬。殺豬時,把豬的嘴捆得緊緊的,生怕豬叫,讓外人聽見。如果被村干部知道是要被沒收和罰款的。豬殺好后,把它砍成幾大塊,用芭蕉葉包好放到麻袋里,我們一手交錢,他們一手交貨。于是我們又悄悄咪咪地離開了允喊寨。

    一路上我們松了口氣,我和文祥哼著小調悠哉悠哉地在馬車上幌悠,楊亮華和湯司令咂著毛煙沖著殼子,于是我們四人高高興興地回到了三連。把馬車停在食堂門口,大家把豬肉抬到按板上,把肉砍成若干小塊,排成長串按順序拿肉。記得分肉時很多人都搶著要肥肉,不要瘦肉,和現在的理念洽洽相反。肉分完了,大家興高彩烈地拿著肉回到宿舍,用三個土基搭成灶,七手八腳地把肉切成塊,有鍋的用鍋,沒鍋的用銻盆,把早就準備好的佐料拿出來,一邊炒,一邊吃,好不痛快!三連的夜空充滿了歡聲笑語。

    夜很深,天上星光璀璨,地下燈火通明,好一個溫馨的"星光夜餐“呵!你深深地刻在我的記憶里……

    2O168lI日于昆明

    楊勝鰲的回顧

    我熱淚盈眶讀完此文。四十二年前的往事歷歷在目,永駐心田!曾記否,當晚我們的婚宴有十二桌,每桌十二個菜。有位參加宴席的南下老首長脫口而出地對我說:勝鰲,你的婚晏比貴州省革委會主任的婚晏還豐盛!在那十年浩劫的年代里,一位軍人一個月的火食費才十二元,我們的婚晏一桌是六十元,還專門請遵義五星級賓館的大廚來掌勺做菜。六十元是一位普通士兵五個月的伙食費。七佰二十元是一個士兵的五年的伙食費。當時我的月薪也才是62元,我那有那么多的錢哪!這些婚晏錢是球隊三年積攢下來的伙食尾子呀。

    20168lO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六九年的”八一建軍節",是一個使盈江縣人民悲痛難忘的日子。

    那時我從三連借調到營部寫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積極分子的材料。我們白天埋頭寫文章,晚上睡在營部加工廠的倉庫里。盈江是典型的亞熱帶雨林氣候,特別是七、八月份雨水最多。記得七月三一號場部廣播室里剛剛播出毛主席"一怕苦,二不怕死”的最高指示。八月一號凌晨一點多鐘,天上下著傾盆大雨,朦朦朧朧中只聽見遠遠傳來山崩地裂的轟鳴聲,把我們從酣夢中驚醒,大家都萬分驚恐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情。第二天早晨,天剛蒙蒙亮,場部廣播室就播出緊急通知:"弄璋公社南永寨發生嚴重的泥石流災害,全體官兵全力以赴前往災區去抗洪救災不得有誤"。聽到此噩耗,我們一轱轆爬起,穿好衣裳,就到營部集合。這時天還下著大雨,我們頭帶斗笠,身披塑料布跳上解放牌大篷車向弄璋公社南緩寨奔馳。

    到了弄璋南永寨,矚目的是一片驚心動魄的場面。只見厚厚的一層淤泥,灰蒙蒙的一片,一望無邊,中間夾著巨石和樹枝,一股急流從山澗洶涌地直沖下來,時不時看見淤泥灘上露出遇難人的一支手或一支腳,慘不忍睹。

    這時早有7629的官兵、武警官兵、支左的五十四官軍兵在那里奮力搶險。把那些埋在淤泥里的尸體一具具地盤出來掩埋,戰士們身上沾滿了泥土,熬紅了眼。這時,公路對面已有一排排新砌的墳塋,宛如魯迅先生筆下《祝福》里魯鎮祝福時的一一排排饅頭。我們看了心中萬分悲痛,眼淚花唰唰直流。自然災害殘酷無情,人類的生命是那么地脆弱。一夜之間南永寨的一百九十八條生命和田園、屋舍、豬雞、牛馬都被泥石流全軍人覆沒,化為烏有。

    自然災害無情,人有情。那次災害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視,中央特別派出了地質考檢察團前往災區考察。五十四軍到盈江縣革會生產辦公室支左的主任潘金生,因連夜冒著大雨騎著摩托趕赴振災第一線,途中和停在公路上的拖拉機相撞,不幸光榮犧牲了。他的墓碑現在還矗立在盈江大路邊的大青樹下。這次嚴重的自然災害,譜寫了盈江縣全體軍民”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英雄篇章,它將永遠載入盈江的史冊。

    2016815日于昆明

    在農場中學的日子里

    七八年改革的春風吹遍了全國各地,三大知青紛紛返城,就像唐代著名詩人杜甫平生最快的一首詩所寫的:

    《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

    卻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詩書喜欲狂!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他們也“漫卷詩書喜若狂,即從盈江到騰沖,便向保山向昆明,各自回老家北京、上海、成都去了。因此,一分場中學,一時師資緊缺,于是分場把我從三隊調到分場中學任教。當時知青任教的只剩下北京知青齊澤和周燕英沒有走了,她們倆都已是孩子的媽媽了。我揣測當時她們倆的心情是相當矛盾的。走了嘛!又不忍心拋夫別子。不走嘛!又不甘心。在激烈的思想斗爭下,理智善良戰勝了欲望,還是留下來站好最后一班崗,從長計議,不讓葉辛的《孽債》重演。后來經過多方努力,終于夫妻雙雙攜子回到了北京。于是學武、老紹變成了京城的成龍快婿,現在在北京安度晚年好不逍遙。

    記得我調到一分場中學時,馬干事當校長。馬干事是一位老黨員老干部了,為人正直,心直口快,不為難人,大家很敬重她。我當時是接昆明知青易學昆的班,教初中語文,當班主任,學生都是農場老職工的子女。當時學校規模不大,班級不多,教語文的,史、地、政全包了。教數學的數、理、化也是一肩挑。我們個個都變成了全能教師。教室都是土木結構的,很簡陋。時不時還要率領班級下隊里去支農。當時我正懷著女兒秋秋,還帶著兒子冬冬,每天早早起來燜一小鍋飯,攝成兩個飯團,兒子一個,我一個,這就是我們娘倆的早點,然后把冬冬送到學校到場部的必經之路的那棵大青樹下,等待保育員楊大嬸來把冬冬接走,等到下班時,楊大嬸又抱著冬冬回學校。這樣給我省了不少時間,我很感激楊大嬸一家人對我的關照,現在楊大叔楊大嬸已經不在人世了,我很懷念她們。

    在農場中學我懷了老二,快要生的了。原來本想找個飛鴿牌的兵哥哥跳出農場,卻因為我是獨生女,不能丟下父母不管遠走高飛,只好把飛鴿牌的兵哥哥調到農場,變成了永久牌。我臨產前,兵哥哥從云龍教育部門調到了一分場中學接替我的班級教學和班主任工作。記得生秋秋的當天,我還雄赳赳氣昂昂地步行到小平原趕街,買了五支母雞拎著回來,下午還參加了學校的例會。回家吃晚飯時感覺不是,把冬冬丟下給和平照顧。兵哥哥拎著早就準備好的大提包,送我到場部衛生隊,真巧給我接生的還是老職工子女劉生蘭醫生。在這里我萬分感謝劉生蘭醫生,我家的兩個寶寶都是你親手送入人間的,我永遠不.會忘記你!

    生了秋秋,家里事情更多了。兵哥哥又要工作,又要照顧我,里里外外忙得個團團轉。當時,兵哥哥還跟韋老師家要來一支剛滿月的小狼狗,取名為“威力斯”,很可愛。那時住宿條件很差,一間不大的房子用竹芭隔成兩小間,里間住宿,外邊會客吃飯,非常擁擠。我和女兒睡床上,威力斯就睡在床腳下,每當我們調奶粉喂女兒時,它就鉆出來張望,每次我們都要剩下一點給它吃,它也是嬰兒狗狗呀!久而久之,威力斯產生了條件反射,只要聽到杯子響,就跑過來眼巴巴地看著,特別可愛。威力斯是和冬冬秋秋一起長大的,它和冬冬、秋秋成了親密的朋友,每逢孩子從托兒所回來,它都要去迎接,用舌頭上下舔個夠。有一次威力斯用力過猛,一撲向冬冬去親吻,還把冬冬按翻在地,冬冬哇哇哭了。威力斯不但是我家的親密的朋友,而且還是我家的功臣,救過秋秋的小命。秋秋有一次獨自到蔡老師家,威力斯就像忠實的警衛員,搖著尾巴緊緊跟在后面,路經學校的水塘邊,不小心滑到了水塘里,兩手緊緊拉著塘邊的一棵小樹枝拼命地哭,威力斯圍著她轉來轉去拼命地叫。當時鄭愛蓮家住在水塘邊,聽到狗叫聲趕出來一看,哇!只見秋秋緊緊抓著水塘邊的小樹枝,兩只小腳使勁地在蹬,差點就掉到水塘里去了,說時遲那時快,鄭愛蓮一把把秋秋拉了上來。多虧了威力斯報警,鄭愛蓮即時趕到,否則來遲一步,秋秋就掉下水塘里了,好險哪!在這里,我要向鄭愛蓮深深鞠個躬,謝謝了!

    在農場中學的日子里,記憶深刻的還有那一間小閣子,里邊住著四位美女教師,一個是吳美燕、一個是康正英,一個是明成義,一個是封禮仙、一個是鄭愛蓮,她們正值青春年華,無優無慮,整天樂哈哈的。那里卻是秋秋的樂園,沒事她們就領著秋秋在小閣子里玩耍,幫了我不少忙。記得秋秋的抓周,還是她們舉行的,秋秋一手伸去抓了一枚袁大頭。秋秋小時候長得有點丑,腦勺前奔金后奔銀,大家給她起了一個昵稱—“丑小鴨”,是安徒生名著《丑小鴨》里的主角,于是“丑小鴨”在學校里就叫開了。幸好過去的“丑小鴨”,現在已經變成美麗“白天鵝”了。

        記得,隨著改革開放的逐步深入,原來被擋做資本主義尾巴割的那點事,大家又干起來了,就像當年延安三五九旅的大生產運動,干得熱火朝天。學校的周圍,房前屋后的空地都被開墾起來了,過去的荒草地,變成了綠油油的菜地。家家戶戶養雞、養豬、種菜蔚然成風。我家也不甘落后,菜地幾大塊,種的蔬菜吃不完,豬也養了好幾頭,雞養了一大群,果樹栽滿庭,真是一派豐衣足食、六畜興旺的景象。

    當時農場中學還有一個優良傳統,不論那家殺豬,全校的老師都要去朝賀,大吃一頓。記得我家殺第一頭豬,就被一掃而光。在校園里,大家和睦相處,過著陶淵明“桃花源”似的生活,真是快活!特別叫我難忘的是蔡老師家過年殺牛,蔡大嫂做的牛杷呼、牛雜碎、牛肉冷片真好吃,我家一家子,一吃就是三天。現在勤勞、善良的蔡大嫂已不在人世了,我們很懷念她。

    蔡大嫂勤勞、善良、寬厚、仁慈,是一個典型的東方女性。在家是賢妻良母,在外平易近人,和藹可親。她是我女兒秋秋的干媽。我這個人很怕領娃娃,我們又厚著臉皮拜了蔡大嫂為秋秋的干媽。我56天產假滿,就準時把秋秋送到她那里了。同時,秋秋也是蔡大嫂到農場領的第一個娃娃,對秋秋特別的疼愛,就像是自己親生的一樣。我這個人很賴皮,平時接送娃娃都是別人還不送我就送,別人已經接娃娃了我還不接,很多時候秋秋的吃喝拉撒都在蔡大嫂家,她們全家都不嫌棄。秋秋跟她家小女兒蔡玲特別要好,秋秋就像跟屁蟲似的隨時跟在蔡玲后邊,情同姐妹。蔡老師也是常常手把手的教秋秋做數學作業,比我們做父母的還有耐心,情同父女。記得,現在蔡大嫂臨終時,還問秋秋生孩子了沒有?這是蔡老師事后告訴我們的,感人肺腑!她離開我們幾年多了,祝她在天堂愉快!望健在的蔡老師保重身體!祝蔡老師健康長壽!

     在一分場中學的日子里,有一次登山活動也叫我難忘。當時,學校里的活動很少,有一次大家提議組織學生進行一次登山活動,爬三隊后面的烏帕山。初中部的師生們沸騰了。一大早,班主任和各課任教生帶領著學生浩浩蕩蕩地向烏帕山出發。和平、美燕、小明、小封、云紅幾個美女把秋秋也領著去,威力斯也搖著尾巴跟了去。一路上,大家像出籠的小鳥,載著歌聲、笑聲向三隊飛去。走過磚瓦場,穿過三隊的橡膠林,來到了烏帕山腳,開始爬山。烏帕山山勢很陡,爬上去還是要費點力氣,我們帶著秋秋一步步往上爬,不一會就氣喘吁吁了。爬山是威力斯的強項,只見它四只腳一縱,跑得很快。但它總是惦記著秋秋,向前跑一會,又跑下來接秋秋我們,我們當時很感動,狗真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最后大家終于爬上了烏帕山上的尖石頭,只見幾壁尖尖的大石頭像巨人矗立在我們面前,難怪烏帕山又名尖石頭山了。大家坐在尖石頭旁休息、吃東西、講白話好不自在。有的人到樹林里摘酸杷,那紫紅色的酸杷一串串地掛滿了樹Y,很耀眼。味道酸甜可口,特別是長在樹腳下的更滋潤,于是個個吃得嘴巴贓唏唏的,活像豬八戒。我站在尖石頭往下一望,啊,太美了!整個盈江壩子盡收眼底。整個大壩子像一塊綠色的大地毯,青山環抱,銀色的大盈江像一條巨龍橫臥在壩子中央,還依稀看到傣族寨子上的裊裊飲煙,公路上奔跑的汽車像點點螞蟻,我陶醉在這大自然的美景之中了,忘記了爬山的疲勞……

     后來為了擴大加強盈江農場的教育事業,總場把四個分場和原來在四隊旁邊的校區統統合并到了我們 一分場中學來。于是我們一分場中學一躍成為了盈江農場最大的教育陣地。當時兵哥哥被調到總場教育科當科長兼農場中學校長,中學的體育活動開展得很好。特別是籃球,因為兵哥哥在部隊時,就是赫赫有名的球隊長。兵哥哥經常率領著中學男隊:老佩、國寅、學良、躍進、老胡等牛兒炮到縣上應戰。經常率領著中學的女隊:李燕、小明、順云、小封等人和其他學校交戰。我在家當后勤部長,做好飯等候她們凱旋歸來。農場球隊的主力,除了農場中學這群球迷外,我記得還有昆明知青劉來宣,湖南支邊青年李全生等。在球場上,他們個個是猛將,如狼似虎。每次參加縣上的比賽,都叫縣上的其他球隊刮目相看,認真對付。因此,兵哥哥在盈江縣的球壇上小有名氣。

    記得,兵哥哥為了把農場教育抓上去,認真打造一支優秀的教師隊伍。除了向外引進一批有經驗的老師外,還重點培養了一批老職工子女的教師隊伍。他千萬百計地想辦法,到縣教委磨嘴皮要名額,讓他們到大學進俢深造。因此,這些老師每每提到兵哥哥,都感激不已。兵哥哥,你對農場的教育事業所做的工作,大家是不會忘記的!

    在農場中學的這段日子里,馬老師、劉老師、蔡老師、韋老師、許老師、張老師、吳老師、齊老師、周老師、寸醫生等勤勞、善良、熱情、競業的品質和精神深深刻在我的腦海里。李燕、美燕、阿明、和平、禮仙、蓉芳、金蛾、愛蓮、順銀、云紅的倩影時時在我的腦海里跳動。老佩、國寅、躍進、國良、平保、小林等的真誠銘記在我心里。

    在那“桃花源”似的校園里,充滿了溫馨、充滿了快樂、充滿了友誼……

    20161023日于昆明

    整黨建黨瑣憶

        在蹉跎歲月里,我被借調到盈江縣革委會工作過一段時間,那是蹉跎歲月里最不蹉跎的一段時光。

        我首先是被分配到整黨建黨辦公室工作。那個時候,正是文革后期,全縣黨組織基本是處于癱瘓狀態。我們的任務,就是要在短時期內恢復各鄉鎮以上的黨組織,時間緊,任務重。我們辦公室由8人組成,辦公室主任是保山軍分區派到盈江支左的楊副政委,是一個和藹可親的老首長。兵團借調的是我和北京知青汪培安。記得汪培安高高的個子,戴著一副眼鏡,看上去很斯文,中途因家里有事,不久就回北京了。還有兩個五十四軍支左的兵哥哥,還有兩個原縣委的工作人員,此外還有一個昆明知青李沙沙。辦公室就只有沙沙和我倆個天真活潑的小姑娘,我倆銀鈴般的笑聲,歌聲,使辦公室充滿了樂趣。沙沙負責接待,我因為有點小文才,鋼筆字寫得工整,鋼板字也刻得好,擔任文書工作。盈江縣鄉鎮以上的黨組織的認命書都是我親手寫的,現在還保存在盈江縣的檔案里。

    在整黨建黨工作的這段日子里,叫我難忘的是,一次到弄璋傣族寨子去了解整黨建黨情況。記得大清早,我們吃過早點,幾個人有說有笑地來到大盈江邊,觸目的是滿眼蔥蘢的竹林,宛若兩條巨龍游蕩在大盈江的兩岸,在晨風的吹拂下沙沙作響。我們深深地呼吸著江邊的新鮮空氣,是多么的清爽啊!然后我們坐著渡口的竹筏向江中悠悠地劃去。

    呵!好美的江上擺渡畫卷。只見蒙蒙的晨霧像輕沙籠罩在江面上,朝陽穿過晨霧,碎金似的灑在江面上,閃著金光。遠遠的小洲上幾支水鳥在追逐嬉戲,艄公傣族老卜淘(老大爹)撐著竹篙緩緩地向江對岸劃去。此時,我情不自禁地喊道:“大盈江,你太美了!”我們大家都沉醉在這良辰美景之中了。一會兒,不知不覺到了江對岸,走過一段田埂小路,穿過公路,上一個小坡到了邦巴傣族寨子。只見,邦巴寨子門口一棵高大茂盛的大青樹矗立在那里,宛如黃山的迎客松!我們被安排到一位老黨員老咪淘(老大媽)家吃早飯,老咪淘對我們非常熱情,又是招呼我們坐,又給我們端茶倒水,又是做飯給我們吃,那頓飯雖然沒有大魚大肉,但那酸溜溜的酸杷菜特別可口,叫我難忘。吃完飯我們走訪了幾戶知青戶。我們走進一家知青戶,只見一個昆明知青小伙子,戴著眼鏡,低著頭,專心致志地在看一本發了黃的《紅樓夢》。當時,我們其中有一個說:“你們看,思想給黃,還在看《紅樓夢》!”當時我心想:《紅樓夢》是中國四大名著之首,我在學校時看了三遍都還沒有全部弄懂。但又不敢說出來。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太荒唐可笑了。

         在邦巴我們還有幸參加了傣家一次隆重的婚禮。新郎是一個剛從部隊復員回來的小菩冒,長得帥,新娘是寨子里最吭哩(漂亮)的小菩少,鄉親們按照傣家的風俗把他們舉行了隆重的婚禮儀式。我們美美地吃了一頓傣家婚宴,那香噴噴的火燒肉,酸溜溜的酸杷菜和筍子煮魚,叫我們大開胃口,吃了一碗又一碗。這次邦巴一行,使我們感受到了傣族人民的勤勞、善良、好客與熱情。

    2O161022日于昆明

    走進三隊那條小路

    一九六八年底,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運動告一段落,我們老三屆的初高中生,響應老人家的的偉大號召“廣闊天地大有作為”、“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從騰沖和順中學來到了盈江。當時我是要被分配到農村插隊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因為我是獨生子女,身體又不太好。父親當時在盈江縣武裝部工作,憑著軍人的關系,到縣知青辦去說明情況,好說歹說,縣知青辦才同意把我分到農場,當時農場的條件要比農村強。起初,總場知青辦是要把我分到蠻允分場。父親又去知青辦七說八說,最后才把我分到一分場三隊。

    記得一九六九年三月十三日那天,父親用永久牌自行車推著行李送我到分場報道,接待我的是黃元亮、行李放在辦公室門口,叫我到辦公室里面坐下休息,等待三隊的人來接我。我走進辦公室第一眼就看到一個年輕小伙子蹲著畫毛主席像。那年輕小伙子很英俊,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一蓬卷發高高聳起,操著一口保山話對我說“請坐”,還給我搬來一支凳子,非常客氣,這個年輕小伙子就是段利華。

    坐了一會兒,三隊接我的人到了,是湯司令,他趕著三隊唯一的交通工具牛車來接我。于是我和行李一并上了牛車幌悠幌悠地向三隊出發。

    一路上我東張西望覺得好新鮮。空氣是那么地清新,春風是那么地爽朗。路邊的小草軟綿綿的,路埂上開滿了一朵朵紫色的迎春花,充滿了詩情畫面意。牛車沿著蜿蜒的小路巔頗著,經過一隊、磚瓦廠到達三隊橡膠林小坡腳,牛車頓時停下不動了,湯司令和我只好跳下牛車,推著牛車沖上小坡。上了小坡到了平路,又繼續坐上牛車搖幌著向三隊前進。小路兩傍只見一排排整齊的橡膠樹像一排排哨兵屹立在小路的兩旁,春風徐徐,林濤陣陣,時不時傳來金嘎嘎清翠的鳴叫聲,一棵雄偉的大青樹向我頻頻招手,好不愜意。我這個人有點羅漫帝克,我早就陶醉在這優美靜謐的田園風光里了。

    一會兒牛車到達隊部門口,早有一位扎著.羊角辮的姑娘飛也似地跑過來迎接,一邊幫我搬行李,一邊紿我倒開水,問長問短,一見如故。這位熱情的小姑娘就是徐玉芹。而且隊長還安排我和她同住一間宿舍,兩間床面對面,那床還是前幾天老工人上烏帕山砍來大竹做的,六支腳上一排竹笆,坐上去咯吱咯吱地響。

    有緣千里來相會,上天注定我第一天進農場就認識了段利華和徐玉芹,在今后朝夕相處的歲月里成為了親密的好朋友。

    201685日于昆明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uc彩票官网 www.siamcornerthaikitchen.com:钟山县| www.flickneroptometry.com:余干县| www.eugeniopetulla.com:花垣县| www.zamanbook.com:满洲里市| www.waitanka.com:赤壁市| www.dapinlv.com:靖安县| www.ceilidhcostello.com:泌阳县| www.rcsellshomes.com:汝州市| www.phoenix-nr.com:富阳市| www.kpzhw.cn:云安县| www.cadenceworks.com:肇东市| www.imaxsurfacecoating.com:盖州市| www.mahzarxp.com:通渭县| www.qbjsc.com:张家港市| www.beautifulhealthyliving.com:江华| www.burkholderpaving.com:炎陵县| www.hg62456.com:巴楚县| www.judaicaboutique.com:望江县| www.dongfanghuojia.com:弥渡县| www.property-in-nigeria.com:苏尼特左旗| www.xlypw.cn:芜湖市| www.pixiankong.com:呼伦贝尔市| www.pf955.com:南投县| www.yp-sport.com:祥云县| www.tongfanglove.com:重庆市| www.lgmedicine.com:玉树县| www.spielothekspiele.com:宕昌县| www.yyllyb.com:古丈县| www.bestincellular.com:南乐县| www.zjdgelectrical.com:卢龙县| www.jipiao126.com:洛浦县| www.mercadotecniaglobal.com:利川市| www.559367.com:台北县| www.digishoppy.com:崇仁县| www.preciosmadrid.com:姚安县| www.mu788.com:开远市| www.pzbxyx.com:通道| www.aiyoudian.com:东乡县| www.uuxer.com:民县| www.iconachive.com:大足县| www.nmgxunda.com:酉阳| www.beeyourlashes.com:石景山区| www.abgxx.com:湟源县| www.youjjez.com:昌江| www.hsbzd.com:彭山县| www.postcanal.com:柳江县| www.pa-secret.com:荣成市| www.beautyincarnate.com:杨浦区| www.tecnoconfundido.org:温宿县| www.gfcf14greendream.com:南岸区| www.china-jjyp.com:苍南县| www.anhkhieudam.com:左云县| www.missionsweb.net:阿图什市| www.tongyufu.com:玉山县| www.colangelosbakery.com:金平| www.lidande.com:原平市| www.elitetrainingca.com:巴南区| www.bobbysidenberg.com:竹北市| www.lipinhuishou123.com:焦作市| www.white-label-host.com:应用必备| www.goodnewsbro.com:建阳市| www.hw-decor.com:江都市| www.jonianet.com:宁海县| www.yinxiu669.com:信丰县| www.hs855.com:延寿县| www.techtranindia.com:邢台市| www.bzsoft.org:正宁县| www.zgfysy.com:商丘市| www.rzbangrong.com:安陆市| www.a2bcourierservice.com:武清区| www.yh14777.com:汕尾市| www.firewateroside.com:黄梅县| www.panda-host.net:颍上县| www.qdxzk.com:天等县| www.99069hh.com:长武县| www.pottytrainingclass.com:射阳县| www.lecadeauenligne.com:新化县| www.david-bird.com:年辖:市辖区| www.66356gg.com:杨浦区| www.victorhugor.com:新昌县| www.mflqx.com:游戏| www.wunderkind56dvoek.net:台中市| www.eradio66.com:商城县| www.lcompuserve.com:竹溪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