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jzgbx"></rt>
    <strong id="jzgbx"></strong>
  • <source id="jzgbx"><menuitem id="jzgbx"></menuitem></source>

    <rp id="jzgbx"><meter id="jzgbx"></meter></rp>

    日本:敵妻難養(小說 日本分會)文/丹甯

    AIV8HBGPU2BL2C2XQTGH.jpg


    1(1)

     

     

      

     

       清晨的街頭,是東京一天當中最寧靜的時刻。

     

      清潔工在偶有車輛呼嘯而過的大馬路上掃著落葉,絲毫看不出再過幾個鐘頭后,這里將是全東京最繁忙的街道之一。

     

      一名身穿白色洋裝的女孩赤著雙足在人行道上緩步而行,似雪般的白皙肌膚、細致的五官,宛如誤闖凡間的美麗仙子。

     

      寒風透進她單薄的衣衫,嬌小的身軀忍不住輕顫著。

     

      不遠處,四五名穿著花衫的小混混自暗巷中走出,不懷好意的打量著落單的她。

     

      “老大,這小妞年紀小歸小,倒是個美人胚子。”其中一名小混混垂涎道。

     

      “是啊……”頭頭吞了吞口水,他活了二十幾個年頭,這么標致的妞兒還是第一次見到。

     

      她像個天使,干凈無瑕得與這殘酷的世界格格不入,無措的模樣令人心憐。

     

      他們一大早來這兒是要執行“任務”的,有人花了二十萬日幣請他們來玷污這個女孩。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何況又是這么上等的貨色,他們可沒什么同情心,被喚起的欲念更讓他們不懂何謂憐香惜玉。

     

      他們不禁開始幻想,她在自己身下哭喊的模樣會是何等銷魂……

     

      “你們……別過來!”看著小混混朝自己緩緩接近,女孩的眼里凈是驚惶不安,轉身便跑。

     

      “別跑啊,小美人。”他們不費吹灰之力便逮著了她,“妳要是乖乖聽話,咱們也許能讓妳少吃點苦。”

     

      “救命啊……”軟軟的呼救聲在清冷的大街上起不了任何作用,并在下一瞬間被只骯臟的大掌封住了口。

     

      她想也不想,狠狠的朝著那摀住她嘴的手咬了下去。

     

      “啊,妳這個臭丫頭……”小混混吃痛的松開手。

     

      趁著他們分神之際,她掙開了箝制,朝對街跑去。

     

      有輛黑色的奔馳轎車正在路口等待燈號變色,她不及細想,奔上前敲打著車窗玻璃。

     

      “救我!”貼了反光紙的車窗使她只能隱約看到車內的情形—車子后座坐了兩名乘客,其中一名坐得遠看不清楚,而靠近窗邊的,是個她不認識、卻俊逸非凡的少年。

     

      女孩心中一動,有那么一瞬間忘了自身的處境,直到那名少年淡漠的回望她,她才猛地回過神。

     

      “妳這臭丫頭在搞什么!”頭上忽然一陣劇痛傳來,她的秀發被其中一個小混混給揪住了。

     

      她吃疼的皺起眉,被圍上來的其它人粗魯的拖離了車邊。

     

      “不!放開我!”若車子里的人真打算見死不救,她該怎么辦?

     

      車內的人似乎真無下車的打算,綠燈亮起,奔馳車揚長而去,毫不停留。

     

      她感到一陣寒意。

     

      事情不該是這樣的,一切都亂了。

     

      野野宮鷹不是最愛洋娃娃般的女孩子嗎?她調查過那個老頭子的,他底下的人經常找許多可愛的女孩任他蹂躪,有些女孩甚至比她還小。

     

      她雖然才十五歲,卻很了解自己的容貌,野野宮鷹若見到她,不可能會無動于衷啊!

     

      或者……他根本沒在那輛車上?這念頭讓她猛地一驚。

     

      “看來妳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頭頭猙獰的笑著,伸手探向她的口。

     

      “不要……”雙手被制住,她只能絕望的看著衣服在他們手下化為碎布。

     

      她閉上眼,顫抖著等待可怕的侵犯。

     

      是她自己選擇的,能怨誰?

     

      “放開她。”一個不慍不火的嗓音淡淡的響起,打斷了那些小混混的動作。

     

      睜眼,她竟看見剛才車里的那名少年。

     

      所以……他還是折回來了?

     

      雖然他看起來并不是那么愿意救她……不管如何,她松了一大口氣。

     

      “你是什么東西?”被中斷了好事,頭頭不爽的站起身。

     

      嚇!這個年紀輕輕的少年怎么比他高了一個頭?

     

      他一驚,氣勢先弱了一半,“你……你是誰?少多管閑事!”

     

      “要我再說第二次嗎?放開她。”少年好整以暇的道。

     

      有了救兵,她的反應可比那群小混混快多了,掙脫狼爪,一溜煙的就躲到了少年的身后。


     

      “你……”頭頭抖了抖,忽然想起自己還有幾名兄弟,略安了心后又露出兇狠的模樣。“把那女孩交出來,她可是我們先發現的。”

     

      “走。”不屑跟那些家伙糾纏,少年一把扣住她的手,拖著她便要離開。

     

      頭頭火大的瞪大眼,沒想到對方壓根不將他放在眼里。

     

      “站住,想帶走人你得先……啊~~~~啊……”他的話消失在一陣慘叫中,摀著冒血的臉在地上滾著。

     

      少年連看都懶得看地上的男人一眼,甩了甩剛才出拳的手,拉著女孩朝停在路邊的車子走去。

     

      “老大,你怎么了?”其它小混混慌一團,急著查看頭頭的傷勢,誰也沒膽子去追人。

     

      “等等……”被拉著走的她著氣,跟不上少年的腳步,“謝謝你救了我,可是……”

     

      他忽然停住身,女孩煞車不及,撞上了他的背,痛呼一聲。

     

      “妳叫什么名字?”

     

      真兇!沒看到她撞疼了嗎?她委屈的蹙眉,“我忘了。”

     

      “忘了?”他的臉色更陰沉了。

     

      “我什么都不記得了。”她茫然的搖搖頭,“我不記得我是誰,不記得我為什么會在這里……”

     

      “妳的意思是說妳失憶了?”他的心情莫名的惡劣。

     

      受驚的女孩眨了眨眼。“我、我……”像是被他兇狠的語氣嚇到,她害怕的退后了幾步,一句話在嘴邊囁嚅著,半天才吐出了幾個字,“我不知道……”

     

      “算了,反正也不關我的事。”他受夠了她的結巴,決定放棄和她溝通。

     

      “……謝謝你救了我。”她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

     

      可是他顯然聽到了,因為他再度停下腳步。這次她機警得多,沒再跟自個兒的鼻子過不去。

     

      “救妳的不是我。”他才懶得日行一善,更不會蠢到在野野宮鷹面前救這女孩,而且她若真和他回去,下場只會更慘。

     

      “不管如何,若不是你出手……”見他不打算再理她,她似乎尷尬的想再說些什么。

     

      “要說感謝的話,去同車里的人說吧!救妳的人不是我,是他。”

     

      “可是、可是……”女孩一臉慌亂,話說得急了,一口氣竟不過來,就這么昏倒在他懷中。

     

     

      像是被她的脆弱給嚇到了,少年嘴里喃喃咒罵著,抱起女孩嬌小的身軀,快步上了車。

     

      ※※※

     

      原來他叫嚴寒。偷覷著他的背影,一顆心怦怦的跳著。

     

      嚴寒、嚴寒,她反復咀嚼著他的名。

     

    才幾天,她就收服了這兒不少人的心。月影未來知道自己這張漂亮的臉蛋對于收買人心一向很有幫助—除了那個專門出產俊男美ㄝ,早已免疫的月影家

    1(1)·P2


     

      

     

       。

     

      從下人口中,她得到不少關于嚴寒的消息。

     

      他們說,他是個中國人,和她一樣是孤兒。

     

      他們說,他是野野宮鷹最得力的助手,年紀輕輕,便深得野野宮鷹的噐重,在鷹幫中的地位崇高。

     

      嚴寒……她用指在桌上一筆一劃刻著那復雜的漢字。人如其名,便是在說他了吧?

     

      瞧他總是冰冷冷的,對誰都不大搭理的樣子,她便覺得好奇。

     

      到底是什么樣的環境,創造出像他這樣的格?

     

      她年紀雖小,卻不笨,不會傻得以為這個救起她的少年會是什么見義勇為的好人,他年紀輕輕便能在具有黑道背景的組織里爬升到這個位置,絕對是個狠角色。猶記得當他透過車窗看著求救的她時,眼中的冰冷淡漠,之后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出手,也不過是出自于野野宮鷹的指示。

     

      不該這樣的,她不該對野野宮鷹的手下產生興趣,她可是來找野野宮鷹復仇的啊!

     

     

     

      那天,在街上演出的那場戲,其實是她一手策畫的,只是為求逼真,她沒讓那些小混混知道主使人是誰。

     

      布了這個局,為的就是要引野野宮鷹救她。

     

      以這種方式混進鷹幫,雖然魯莽了點,卻也是目前的她唯一能想到的方式。

     

      反正,自從和她相依為命的哥哥死后,她什么也不在乎了。

     

      不過就是命一條罷了!從親眼目睹哥哥死亡的那刻起,她的心也跟著死了。

     

      她要那個開車撞死哥哥后逃逸的男人付出慘痛的代價!

     

      “妳在看什么?”

     

      她嚇了一跳,才發現嚴寒不知何時已來到她身前,盯著她的雙眸中帶著審視的味道。

     

      長長的羽睫搧呀搧的,她想起了自個兒偽裝的身份。

     

      “沒什么。”她柔柔一笑,這招對一般人一向有效。“我只是在想,幸好那天是你救了我。”

     

      她曉得嚴寒不像野野宮鷹那么好騙—至少,他并不是那么信任她。

     

      他徹底隔離了她和野野宮鷹接觸的機會,在這兒住上好一陣子了,除了那天在街上,她還不曾見過野野宮鷹。

     

      對付他,她必須更小心,適時的裝傻是必要的。

     

      反正她多的是時間,一點兒也不急,難得可以離開那個令人窒息的家,她可不想太快回去。

     

      “舉手之勞罷了。”看著眼前粉雕玉琢的女孩,嚴寒淡聲道。

     

      “可是如果不是你,我現在也不能安安穩穩的站在這兒了。”朝著那張好看卻一點兒也不友善的臉甜甜一笑,她有自信總有一天能讓他卸下心防。

     

      今天她穿了粉色的和服,上面繡了幾朵白牡丹,看起來典雅而高貴。

     

      事實上,在食衣住行上他們可都沒虧待了她,幾乎是有求必應,甚至比她在那個排斥她和哥哥的月影家時過得還好。

     

      也罷,她不求月影家,更不求那個從未對她和哥哥盡過半點義務、只有在報章雜志上才能見到的父親,她要自己替無辜死去的哥哥討回公道。

     

      “關于妳的過去,有想起些什么嗎?”他漫不經心的問著,眼神中卻透著銳利。

     

      這幾日下來,嚴寒似乎總是急著想讓她恢復記憶并離開這里。

     

      呵,哪有這么容易的事?她在達目的前是絕對不會離開這里的。

     

      一直以來,哥哥都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卻被野野宮鷹奪去命……沒有見到他失敗、甚至死亡前,她是不可能走的。

     

      “沒。”她故作煩悶的蹙著秀眉,“只是似乎有個印象,我對小香這名字挺熟的,你想,那會是我的名字嗎?”

     

      “也許吧。”仍是一貫的淡漠語調,“妳似乎很喜歡穿和服?”

     

      她靦的笑了笑,“大概吧,我想我八是帶著前世記憶投胎的,穿和服總讓我覺得很自在。”

     

      “可能跟妳的過去也有關?”他又將話題繞了回來。

     

      “也說不定。”她附和,“只是我總是想不起來呢!”

     

      失憶這個借口,自古至今都好用得很,只要說自己忘了,什么事都能推得一乾二凈。

     

      “妳似乎對失去記憶并不感到困擾。”他的語氣是肯定而非問句。“我以為一般人失憶都會不安才是。”更何況是個十幾歲的小女孩。

     

      嚴寒今天果然是來探她底細的,她曉得嚴寒最近正在查她的事,但她一點都不擔心。

     

      她的身份極為保密,他不可能查到的,雖然前陣子她才從死去的哥哥手中接下月影家族長一職,但連月影家的人也沒幾個知道她的存在。

     

     

      她和哥哥都是私生子,母親身為月影家族長的獨女,偏偏情愿當一輩子見不得人的情,因此他們的出身令月影家蒙羞。

     

      那些人總是瞧不起她和哥哥,甚至在得知撞死哥哥,肇事逃逸的兇手是鷹幫幫主野野宮鷹后,竟以“不愿得罪在黑白兩道均有勢力的鷹幫”為由,連替她那身為族長的哥哥報仇都不肯—這當然是借口,事實上他們壓根巴不得她和哥哥都死了。

     

    即使他們兄妹先后當上族長,也都僅是有名無實,區區一個嚴寒,又怎么可能知道她是誰?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uc彩票官网 www.zn577.com:江北区| www.teddyoung.org:镇安县| www.ljseducation.com:甘泉县| www.99533b.com:长岛县| www.reitzhausproductions.com:芦山县| www.woodenfences.org:东丽区| www.lyhszp.com:湾仔区| www.lamaihotelpatong.net:仁布县| www.totoadmin.com:海南省| www.zijiamai.com:无为县| www.nord-lefilm.com:黄龙县| www.chengyuzs.com:靖江市| www.trinhtuyetlinh.com:开原市| www.hnjialiduo.com:浏阳市| www.minilobo.com:资阳市| www.teeshirtyeswekahn.com:开平市| www.shenqi5150.com:迭部县| www.a-leap-of-faith.com:永年县| www.globalnj.com:天峻县| www.toto-ya.com:和静县| www.vxaing1.com:伊吾县| www.qhzxz.com:海晏县| www.cleanhouselimpeza.com:资讯| www.3qrsw.com:张家港市| www.dropscience.net:汉川市| www.mastersengenharia.com:广州市| www.1geiwo.com:海盐县| www.zcxjw.cn:温泉县| www.inhouse-outhouse.com:丹棱县| www.krntz.com:抚顺县| www.logosheji8.com:筠连县| www.zblrw.cn:芮城县| www.xinsss777.com:栾川县| www.aumetrodeslilas.com:武山县| www.xnrkjsw.com:宝坻区| www.923007.com:兖州市| www.stmgqhw.com:康乐县| www.parkerpeter.com:邯郸市| www.godfoodwine.com:石家庄市| www.taipeisailing.org:襄城县| www.supplementpricing.com:阿克陶县| www.cp0266.com:禄劝| www.inlogan.com:保亭| www.brgbf.com:巫山县| www.mfnnf.com:岳西县| www.magnetiseur-toulon.com:安吉县| www.primal2.com:武定县| www.gamelip.com:洛阳市| www.jcsbw.com:崇信县| www.52aiqing.com:渝中区| www.santiagopalacios.com:临邑县| www.wearetsk.com:蛟河市| www.iamreviewing.com:四川省| www.lllkz.cn:古交市| www.xffrw.cn:独山县| www.leg7.com:黄山市| www.ph337.com:双峰县| www.julie-lavergne.com:高邑县| www.musicofiles.com:赣榆县| www.whatsnewbondi.com:开封县| www.nmmialumni-abq.com:汝南县| www.668246.com:万年县| www.parcfrankston.com:资源县| www.abouthorses.net:西峡县| www.changinglivesdayspa.com:湘潭市| www.noseutube.com:饶河县| www.ems188.com:日喀则市| www.alanseptictank.com:长宁县| www.majohairbraiding.com:桃江县| www.kfuyn.cn:呼伦贝尔市| www.michaeltrevillion.com:黄骅市| www.ilmulangka.com:邵东县| www.kitchentechnique.net:长治县| www.cdhkedu.com:保康县| www.benhvienungthu.com:大同市| www.yngmj.com:乌拉特前旗| www.ramexrentacar.com:楚雄市| www.rolfjoneslaw.com:大名县| www.huoyuanch.com:汶川县| www.nishiyama-shotengai.net:哈尔滨市| www.nbphq.cn:宁德市| www.youhumitwesingit.com:巫山县| www.figure-king.com:郯城县| www.cantaxhelp.com:阜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