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jzgbx"></rt>
    <strong id="jzgbx"></strong>
  • <source id="jzgbx"><menuitem id="jzgbx"></menuitem></source>

    <rp id="jzgbx"><meter id="jzgbx"></meter></rp>

    郭太白戲劇選2 文/郭太白

       攀高峰

                                                                                      

     

    場次

    第一場:培訓歸來

    第二場:拒媒

    第三場:路遇

    第四場:薦師

    第五場:訪師路上

    第六場:拜師

    第七場:見面

    第八場:匯報

    第九場:風雨田頭會

    第十場:兩張床單

    第十一場:海誓山盟

    第十二場:田頭結婚

    時代:八十年代初期

    地點:農村

    人物:高峰:26歲,任李村科研站技術員。

    大媽:48歲,高峰母親。

    娟利:18歲,高峰妹妹。

    小衛:20歲,任李村科研站成員。

    老站長:60歲,任李村科研站成員。

    權書記:45歲,任李村支部書記。

    趙媒婆:50歲,任李村婦女,媒婆。

    張凌云:25歲,新莊村計生專干,務棉能手。

    凌云媽:53歲,凌云母親。

    小毛:6歲,凌云小侄子。

    紅霞:23歲,新莊村村民。

    男女群眾若干人。

     

    第一場     培訓歸來

     

    幕啟(任李村的一角,一大片綠汪汪的棉花苗,路旁楊柳成蔭。高峰學習歸來,背黃書包,書包上繡有“大干四化”字樣,興致勃勃上場)

    高峰唱:春風吹來人心爽,

    柳綠花紅百草香。

    群山起舞四海唱,

    戰鼓咚咚催人忙。

    在市上培訓八天整,

    今日結束返回莊。

    (夾白)幾天沒在家,心里總放心不下咱那試驗田么。今天回來了先去科研站轉上一匝。

     農業改革人心快,

            四海設下拜將臺。

     只見那千軍萬馬齊踴躍,

            億萬豪杰把陣排!

    小衛(掮鋤出)高峰哥,學習結束啦?

    高峰:結束啦。幾天沒見咱那棉花試驗田,把人實在悶得發慌哩!

    小衛:可不是,看到咱口外棉花,真叫人高興哩。

    高峰:當然啦,打倒“四人幫”,人民得解放,社員干勁大,莊稼長得旺么。

    小衛:高峰哥,在市上學習這七八天,收獲肯定不小。

    高峰:大得太哩。

    唱:春風吹來天氣暖,

    改革開放育棟才。

    參觀別人開眼界,

    對比自己差距來。

    堅定咱同心同德跟黨走,

    八仙過海擺擂臺。

    不屈不撓搞試驗,

    為建設“四化”把路開。

    小衛唱:高峰哥說的真不賴,

    搞科研咱要把路開。

    高峰:好、好、好呀。

    唱:這目標絕對不能改,

    拿成績向黨好交代。

    小衛,咱外“銀海四號”棉花雖然擔擔長,顯蕾早,產量高,但抗黃枯萎比較差。這是一個大缺點,我們還要盡量設法改進。(娟利在幕后喊“哥哥,哥哥”)

    娟利(出)哥哥,家里來人了,媽讓我叫你哩!

    高峰:娟利,你先回去,哥隨后就來咧。

    娟利:哥,媽想你想的厲害,放快點。(下場)

    高峰:小衛,在作務棉花上,我們一定要把住防蟲、防旱關。防蟲要盡量從早著眼

    小衛:嗨!咱有的是“敵殺死”,還怕啥哩!

    高峰:不,我設計了一個黑光燈誘殺網,外蛾蛾只要進了網,很難逃脫。咱今晚就試試。

    小衛:好,今天下午動手安裝,咋向?高峰哥,家里有事,你先回去。

    高峰:嘿嘿,啥事有咱這事要緊。

    小衛:你還是回去看一下,叫大嬸等的心急!

    高峰:對,小衛。我馬上就來。

    小衛:高峰哥,拜拜。

    唱:高峰哥把心操在科研上,

    立下了雄心壯志意氣昂。

    為培育“銀海四號”優良種,

    從不顧勞累日夜忙。

    他是我學習的好榜樣,

    他好比雄鷹展翅在飛翔。

    誰說是在農村前途不大,

    在農村真好比廣闊戰場。

    (下場)

     

     

    第二場        拒媒

    高大媽(高興地出唱)

    樹上喜鵲叫喳喳,

    媒人到了咱的家。

    俺兒回來真個巧,

    這次他肯定沒麻達。

    哎,娃大了,說媒的人怪多。這幾年,我高峰老是說實行晚婚呀,要晚育哩,不同意。今年他已是二十七歲的老小伙了。今個,東村她嬸子介紹王書記家那蘭芳女子。這女子長得既伶俐,又俊俏,身個還高得脫條的,這回我哪娃子保證同意。

    (向科研站的路上張望)

    你說這些年輕娃,自從上了科研站,就把心專在科研上啦,在市上學習七、八天,今天回來了,也不進門,把人等的能急死。唉,還是沒見個影星……你看這賊崽娃子,科研站真成了他口外家咧!(下場)

    (趙媒婆上場)

    趙媒婆:嗨,多跑幾趟,準有希望。聽說高峰學習回來,也許他早就在家等我老婆哩。

    唱:愛好說媒幾十年,

    憑這舌頭混吃穿。

    高峰學習期已滿,

    這回再去敘姻緣。

    老姊妹——

    高大媽:他嬸子,哎,為娃外事叫你三天兩頭跑,太勞心了。嘿嘿,吃啥飯都不容易哩……

    趙媒婆:只要給娃把這樁親事辦成,還說啥累不累,勞不勞的。

    高大媽:哎,他嬸子,在家稍歇一會,喝幾杯水,還有這糕點,連吃帶喝,娃仔就回來了。

    (二人進門,家中一張桌子,兩把椅子,桌子上放著茶壺,溫水瓶。高大媽倒茶,還綻了兩包糕點放與瓷盤)

    他嬸子。你先喝茶,吃點心。哎,這崽娃子老是這樣子,不吃飯不進門。

    趙媒婆:老姊妹,甭麻煩。現在這些青年人都一樣。我虎娃子還是哪球勢,真叫人好氣哩。

    高大媽:你二虎成天跑生意,賺大錢。我那蠢驢,不會弄錢,只知科研,科研,不知道科研能頂半個饃吃!

    高峰(上場)唱: 聽說家里有人喚,

    急忙大步轉回還。

    莫非有事要我辦,

    又莫非來同學討論科研。

    耳聽得屋子里人聲雜亂,

    又是那趙媒婆坐在桌前。

    這個人愛說媒懶饞貪占,

    幾十里誰不知她哪手段。

    今天我媽把我喚,

    原來還是為這般!

    (進門)大嬸,媽。誰來找我?

    高大媽:娃子,你大嬸給你瞅了個媳婦。快給你大嬸續茶。

    (高峰很不高興,走進內屋。高大媽將茶斟上 )嗯!看外驢駒  駒子慌的哪勁!

    高大媽:娟利。(娟利出)你拾掇給你大嬸扯長面去。叫你哥出來!

    娟利:對。(高興地跑下)(高峰出場)

    趙媒婆:這賊驢的。那么大的娃了,還像個大姑娘,羞羞答答的。大嬸今天給你說東村那蘭芳女子,你了解么?

    高峰:我不了解!

    趙媒婆:咦!經常在一塊學習呀,開會呀,還能不了解。她爸是多年的老書記,她媽是出名的大裁縫。你說不知底,嬸子不信。

    大媽:了解都了解。看他嬸問娃口外話,叫娃咋答呀么。

    媒婆:哎,看你。現在這幫年輕娃么,還像你外老封建,叫我給娃說,孩子。

    唱:聽你嬸今天細講一遍,

    方大圓誰有蘭芳長的體面。

    高中畢業學裁剪,

    心靈手巧占的全。

    明天你倆好見面,

    保證叫你心喜歡。

    高峰:大嬸呀!

    唱:提倡晚婚要宣傳,

    黨的政策咋能偏。

    “四化”戰鼓在召喚,

    咱不能因婚煙影響科研!

    大嬸,我才二十七歲么,外還算大?我要響應黨的號召,在農業科研上搞出成績來。親事么,急的咋咧!

    大媽:看這傻娃,這一回再也不能往后拖了。

    唱:叫孩子你要聽媽的話,

    你哪年齡不小啦。

    搞科研與訂婚關系不大,

    結了婚照樣能培育棉花。

    你大嬸跑來跑去為的是啥,

    你沒看別人家都抱娃娃。

    你甭叫媽把你罵,

    當你嬸面咱就說定啦。

    媒婆:定啦,咱就先見面后做酒席么。

    高峰:大嬸,嘻嘻,你看能不能緩點再說,黨和政府提倡晚婚嘛!

    媒婆:孩子,你年齡一年比一年大了,就是實行晚婚也超齡了。年齡再大就不好辦了。孩子,不要老讓大人操心。

    唱:蘭芳也看上你能干,

    門搭戶對不圖錢。

    多少送點是心意,

    大家心里都喜歡。

    十身衣服不越外,

    禮洋三千伍佰元。

    高低柜上擱彩電,

    沙發放在床旁邊。

    今天只要你情愿,

    嬸子不嫌受麻煩。

    高峰:嬸子,現在時代不同了,不應當再搞買賣婚姻這一套,送錢外事,咋能弄成!

    媒婆:看這傻娃,時代不同了,養育兒女還是一樣。人家把娃養活那么大,也不是容易的。

    高峰:大嬸。

    唱:自由戀愛莫包辦,

    封建思想要推翻。

    金錢財禮為基礎,

    把黨的政策撇一邊。

    鋪張浪費要批判,

    勤儉節約當宣傳。

    大媽(氣極)看這賊驢的,不花錢還能娶下婆娘,買個豬娃也得幾個錢哩。你嬸子說了幾十年媒啦,難道不懂咱農村外行情規矩!

    媒婆:人家明里不給暗里塞哩,送哩,說不給彩禮,瞞不過人。

    高峰:大嬸,送彩禮這就叫買賣婚姻,違反勤儉建國,勤儉持家的原則,和婚姻法是相抵觸的。

    媒婆:話到是那么說。不提彩禮,媒人就不好辦事了。再說,要知已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咱又不是掙大錢,干闊事的,……

    高峰:你說哪是啥么!我們的目標是實現“四個現代化”,買賣婚姻我們要堅決抵制!

    媒婆:娃呀,新政策好是好,沒有錢路走不通。老姊妹,現在時興自由戀愛,我這個紅葉當不成了。免得我一片好心 ,反失和氣。我就走啦!

    大媽:他大嬸,甭走,甭走。吃過飯咱再商量。還和外驢駒駒上啥計較哩么!高大媽拉不住,媒婆終于走了)唉,真氣死人了!

    唱:苦命人一輩子都是苦命,

    勢上這犟牛筋不通人情。

    媒人面前胡叮碰,

    好事攪得弄不成。

    高峰:媽,再甭生氣,媳婦我戀愛成了。

    大媽:滾,成個屁!我看你,光棍當定了!

    高峰:好我媽哩。

    唱: 黨中央給咱指方向,

    項項決策真英明。

    晚婚晚育一孩化,

    黨團員咋能不執行。

    你曾經憶家史村民悲慟,

    咱怎能好了瘡疤忘了疼。

    眾先烈為人民不顧生命,

    干四化該不該陷陣沖鋒!

    大媽:應該,應該。

    唱:篇篇道理我都懂,

    抱孫子這也是大事一宗。

    你回頭要斟酌你哪年齡,

    到三十再結婚媽想不通!

    娟利(出)媽,面扯好了。

    (見二人神情,再看不見趙媒婆)媽,咋不見我大嬸啦?

    大媽:走啦,叫人把飯放脊梁骨吃……娟利,我……我要到你姨家去。

    高峰:哎,把亂子給懂大咧!媽,媳婦外事,明天給你引一個,你放心,好我媽哩,不要生氣。嘿嘿(暗笑)

    (二人扶媽下場)

    大媽:滾 !

    (下場)

     

     

    第三場      路遇

     

    大媽(出場)

    唱:氣得人一肚子都是火焰,

    這件事像雞刨我的心尖。

    叫他姨今天來球頭蘸蒜,

    就不信犟之梁硬舌不彎!

    (凌云媽出場,手中用網籃提著一沓書等物,兩人相遇。)

    云媽,唱:游西安回家來我心高興,

    在臨潼洗個澡分外輕松。

    咦!見前面那老婆邊走邊楞,

    叫我把同路伴借問一聲……

    老嫂子,你到那達去呀?

    大媽:哎,(猛驚,扭頭一看,應聲道)老姊妹,你從那答回來的?

    云媽:嗯,那邊。

    唱:我的兒在西安春光飯店,

    他要我進城去逛個眼寬。

    哎呀,好個大長安喲!

    我這邊盯,那邊看,

    進了城巷巷道道,

    大街小街說不完。

    樓房一眼望不斷,

    百貨多的耀眼炫。

    到處是欣欣向榮新氣象,

    到處是大干快上好局面。

    咱老人坐在家里看的淺,

    才知道四化建設不簡單!

    大媽:哦,不簡單,就是不簡單么。你們知識分子干的外號事咋能簡單!

    云媽:誰是知識分子?

    大媽:你嘛,看你提了多少書么,還能不是知識分子。

    云媽:老鄉當,你不知道。

    唱:我女子高中畢業回鄉里,

    務棉花哪勁頭可不低。

    她說要干出成績向黨獻禮,

    外號叫個“種子迷”。

    一心鉆研育良種,

    這些書是給她買的。

    大媽:唉,我只說世上只有我口外驢的一個書呆子,你女子也是個呆子,是不是?

    云媽:驢的,嘻嘻,你兒怎么樣?

    大媽,唱:我兒子也是高中生,

    大家喚他“科研精”。

    他是科研站的技術員,

    搞科研熬半夜來起五更。

    云媽:哎,照你說外樣,他也迷的勁大。你兒子結婚沒有?

    大媽:沒有,甭提,甭提!

    唱: 不提這事不生氣,

    他說忙的顧不得。

    今年二十零七歲,

    最怕別人把親提。

    中午來了他大嬸,

    說東村一個蠻可以。

    崽娃子還是不同意,

    當著媒人發脾氣!

    云媽:哎,不提還好,提起糟糕!咱倆受的是一路氣。

    大媽:好姊妹,難受,難受,世上還有誰受我這號氣哩!

    云媽:嗨,咱兩捅到一個褲腿里咧!家家都有難念的經哩。

    唱: 我女比你兒小一歲,

    成天“淘汰”與“選擇”。

    給她說親她反對,

    和我意見兩分歧!

    老嫂子,我這人口暢,說話你甭見怪。依你說外情況,我女外脾氣和你兒像神咧。人合脾氣馬合套,哎,我說叫他倆見個面,你看咋向?

    大媽:哈哈,咱姊妹倆想到一答啦。能成,能成。

    云媽:嗨,咱姊妹倆約個日子,把你娃子領到我家見面。叫他倆當面打鑼,對面敲鼓,省得旁人笑話。

    大媽:老姊妹,這事恐怕難成。一說見面驢的就蹦啦,這咋能成哩?

    云媽:這……這……有辦法,有辦法。

    唱:咱二人把辦法仔細想,

    我老婆心里有主張。

    大媽:叫我先聽,看你還有啥門道么?

    云媽:嗯,有啦有啦……

    唱:你回去對你兒仔細講,

    就說是遇到個專家本領高強。

    大媽:對,對,對。這也是個辦法。

    云媽,唱:就說她務棉花可真行,

    莊稼行里門門通。

    拜她為師是萬幸,

    指導你農業科研放衛星!

    大媽:好,好。這辦法太好了,太好了,就這么定了。

    云媽:定啦,定啦。

    大媽:三、六、九都是好日子,那就初九見面。

    云媽:沒問題,沒麻答。初九外日子我同意。

    唱:今天出門遇的巧,

    半路上把怒氣全吹消。

    云媽唱:我當你為啥上的氣,

    還當你遺了啥寶貝。

    還是咱姊妹有福氣,

    難得今天這好機會。

    大媽:咱走。

    (下場)

     

    第四場       薦師

     

    (高峰下工回家,掮著鐵锨得意的出場)

    高峰,唱:棉花田遇旱情需要灌溉,

    借灌溉施化肥巧作安排。

    滿眼是綠汪汪翠海澎湃,

    棉苗兒氣昂昂跳起舞來。

    真是人勤地不懶,工夫不枉費啊!(進門)娟利——

    娟利:哥哥,飯都擱冷了,你不餓嘛?

    高峰:妹妹,清早乘涼,加了一班活。

    (娟利將飯菜端出擺在桌子上)

    娟利:哥哥快吃。(下場)

    (高峰坐下,若有所思,又起來踱步)

    高峰:昨天那婚事不成,我媽生了氣。到我姨家去還不見回來……唉,這多年在封建殘余勢力的影響下,農村仍然存在買賣婚姻口外舊習慣。晚婚晚育和計劃生育得不到徹底實行,不知毒害了多少人啊!唱:這多年有人光為金錢想,

    把“四化”大業撇一旁。

    我的追求不一樣,

    在貢獻上弄名堂。

    我媽呀,你哪腦筋過時了,跟不上形勢啊……

    (面對著飯菜憂思欲吃,幕下)

    大媽:(興奮地出場)

    唱:回家來我心中暗暗高興,

    走起路腳底下也起了風。

    昨日里約定了一條妙計,

    “種子迷”要戀“科研精”。

    (高大媽坐下)

    高峰,娟利(出場):媽。

    高峰:娟利,媽口渴了,快給媽倒開水去。

    唱:見媽媽回家來心情舒暢,

    就算是一場風波告平康。

    說不定是我姨思想開朗,

    勸我媽了結過此事一樁。

    媽,你氣散了?

    大媽:散了。

    高峰:你想通了?

    大媽:通了。

    娟利:媽,你通了我還不通哩!

    大媽:你這傻女子知道啥!要執行黨的政策哩。高峰,昨天在人家新莊村我遇到了一個農業科研專家,她外經驗可豐富哩。說起話來瓦溝滾核桃,那些經驗叫人聽得入迷。我說我兒是科研站技術員,想拜個老師。你就和她認識認識,交流交流,好處大得太。

    高峰:媽,這話當真?

    大媽:哈哈,那還能是假的,媽沒哄過你么,當真。

    高峰:媽,他咋說?

    大媽:她那人很謙虛,她說互相學習嘛,行,行,叫來,叫來。

    高峰:好,你咋認識她的?

    大媽:我娃你聽。

    唱:昨日路過去新莊,

    那里的棉花有特長。

    個頭長得真不小,

    擔擔足有一尺長。

    我舉拇指連稱贊,

    走來一人她姓張。

    我問她這叫啥品種?

    她說是“白云五號”不敢當。

    高峰:唉喲,確實謙虛,確實謙虛。

    大媽:唱:就這樣我和她把話講,

    她請你去參觀開放眼量。

    高峰:對,難怪廣播站經常表揚新莊那棉花作務好,產量高。才知道人家有專家哩,她是男的還是女的?

    大媽:是女的。她是新莊村的務棉專業戶,務棉能手。咱渭北務棉第一戶。

    高峰:那好呀,我明天就去拜訪。

    大媽:不要著急,人家外事還多得太呢,她讓你過上幾天。

    高峰:還要過上幾天?

    大媽:人家有忙閑么。開會呀,考察呀的,她說到初九中午,不握個日子,怕你撲空!

    高峰:好,這專家她在新莊村那一組那一戶?

    大媽:哎,你尋不著。到那一天,咱娘兒倆都去,媽和她成熟人咧,熟人好辦事,媽替你找。

    高峰:(高興地)

    唱:聽媽媽一番話我心

    拜老師取長補短理應當。

    大媽:唱:這一去好經驗保學到手,

    管叫你回來時喜氣洋洋。

    高峰,娃呀,你去后要虛心向人家學習,不敢耍傲。

    高峰:不傲。

    大媽:不敢耍暴……

    高峰:媽,不傲不暴不懶惰。

    大媽:那就好。打擾人家嘛,還得給人家拿點點心。

    高峰:還要拿點心?媽,外事你娃不敢弄。這叫請客送禮,是腐敗作風。媽,咋樣弄都行,咱可不來這一套。

    大媽:哎,你聽媽說,不送別的,一包糕點兩把面,手不空才行得。

    高峰:哦,手不空才行得。這……

    大媽:娃呀,這啥哩,不拿點人情,空手打空拳么,恐怕人家給你不實心教!

    高峰:不實心教!哦,媽,那就照你的弄。

    大媽:好,好。(高峰下場)

    今天我擺了個迷魂陣,就看這一仗打的咋向哩。(高大媽下場)

     

     

    第五場      訪師路上

     

    (高峰肩挎書包,興致勃勃上場)

    高峰,唱:天氣晴朗人心爽,

    馬上就要到新莊。

    拜老師咱是第一次,

    不由人心里有點慌。

    媽。

    大媽:哎,來了。

    (高大媽胳膊搭一件新衫子出場)

    高峰:媽呀,收拾好了,咱就早點走吧。

    大媽:好娃哩,到生地方去,不比平常。咋能這模樣就慌的要走。來,把這衣服換上。

    高峰:哎呀,媽。咱又不是走親戚去,何必穿這?

    大媽:好娃哩。衣服要穿得整齊,頭發要梳得光光的,順順的。這叫禮貌,拜老師還要講文明禮貌。

    高峰:穿上就穿上。行啦,咱走。

    大媽:呸!看你急的外樣子,走,走!

    高峰:唱:登上了柏油路像飛一樣,

    看眼前幅幅美景畫一張。

    金光道多寬廣百花競放,

    有千軍和萬馬奔向前方!

    大媽,唱:雨過天晴新氣象,

    菜子花兒分外香。

    這真是春風吹來百花放,

    村民大干日夜忙。

    高峰,唱:體制改革要大上,

    雄心壯志不尋常。

    團結拼搏手攜手,

    敢教農村變天堂!

    大媽:娃子,騎慢點。把你騎得氣喘的,把媽看著心軟的,給你尋個老師,看你高興的哪勁!

    高:媽,不要緊。咱要為“四化”流血流汗么!

    大媽:對,要流血流汗,要用汗水澆開幸福花。

    高峰:為了農業現代化,愿獻青春攻難關!

    大媽:還攻啥難關哩?

    高峰:攻培育良種哪難關哩么。

    大媽:娃呀,傻貨,見了老師可不敢吹大氣。學穩重點,不敢生撐冷厥……

    高峰:媽呀,那還用說。你娃虛心向人家請教哩。

    大媽:那就好,這才像當學生的樣子哩。娃子你看,那就是人家新莊的棉花。

    高峰,唱:不覺騎車到新莊,

    責任田里有明堂。

    各樣莊稼都不賴,

    尤其棉花冠一方!

    (高峰凝視著茫茫棉田,感慨萬千)

    大媽:娃子快走。剛才把你急的,現在又像新媳婦上轎呀,磨磨蹭蹭,慢慢騰騰,難道咱不去了么?

    高峰:好媽哩,人家新莊這棉花真是這個(舉起大拇指)去,去。

    (高峰又掏出筆記本,記錄著)

    大媽:是呀,媽沒哄你么。

    高峰,唱:棉花長了一尺旺,

    六條擔子八寸長。

    葉子三十零五片,

    顯蕾十個正端陽。

    大媽:娃子,理論要緊。你看太陽快上午端了,咋還木吶哩。你不想去咱就放回走。

    高峰:哎,去,去,誰說不去。馬上走。

    (紅霞背噴霧器走出場)

    紅霞,唱:  棉花蟲害在于防,

    一株株好比秋海棠。

    見前邊有人地里站,

    不知在做啥文章

    喂,師傅,在我外棉花地里弄啥哩?

    高峰(猛抬頭一看)哎,對不起。你們這棉花務得好,長的超,我向你們學習來啦。

    紅霞:好么,那就歡迎、歡迎批評指導。

    唱: 這都是黨的政策好,

    農業科研放光芒。

    一窮二白要掃掉,

    用雙手繡出魚米鄉。

    高峰:這棉花叫啥品種么?為啥抗黃這么強,發育這么快,坐盒這么繁?請你介紹一下經驗。

    紅霞:唱:介紹經驗你細聽,

    科學種田建新功。

    百折不撓育良種,

    水肥充足才能成!

    (內傳“紅霞姐,快來”)

    來啦——(向高峰)哎,師傅,要小心棉苗哩。(下場)

    (高峰轉身發現旁邊插著“白云五號”棉花試驗田牌子,又準備拿筆記。高大媽一把拉住高峰。)

    大媽:娃子,快走。看你這個呆子,把你迷的口外勁!

    唱:眼看到了上午端,

    你卻拿筆寫不完。

    老師知道的最全面,

    會給你詳細把經傳。

    你瞅,到了,就是前邊那個村子。

    高峰,唱:今天工夫不枉費,

    跑的真個有成績。

    將所見所聞拿筆記,

    到老師那里討寶貝!

    大媽:娃子,快走。

    唱:你老師正在將你等,

    你卻在半路耍調皮!

    (同下場)

     

     

    第六場       拜師

    (凌云家。一張桌子,兩把椅子。凌云媽在穿針引線,凌云正伏在桌上看書,焦急等待來客凌云,唱:我媽說今上午老師來探,

    心焦急在家中等了半天。

    按以往學生拜師是常理,

    今天他送藝上門不嫌麻煩。

    莫不是他和我媽開玩笑,

    又莫非年老人聽岔了言。

    剛才切好臊子面,

    羊肉炒了一大盤。

    這才是萬事俱備只把東風欠,

    老師呀,設席容易請客難!

    媽,咋弄的么,怎么還不見老師來呀?

    云媽:這女子,你急啥哩。悄悄等著,你老師不是一般人,說話絕對講信用,一會就會來的。

    凌云:急啥哩,急著向老師請教哩。媽,你說這個“專家”是土的,還是洋的?

    云媽:說土不土,說洋不洋,是咱地道的中國人。一會來了你就知道了。瓜女子,把屋里收拾收拾,抹洗抹洗,見了老師要尊敬,熱情,可不比往常啊!

    凌云:放心。熱情拜師,虛心聽講。(媽,我到地里轉一下。老師來了,叫小毛給我打個招呼。(下場)

    云媽:女子,甭去,甭去!你看,哎,轉眼就沒蹤影了……哎,畢竟是個孩子,把她哄一下,她到底給相信了。

    (高峰和大媽上場 )

    大媽唱:把人急得心發慌,

    仰頭只管看太陽!

    高峰唱:老師一定在生氣,要怨高峰小徒弟……

    大媽:老姊妹,你忙啊。

    云媽:哎,老鄉當,你來了。你是咋搞的么,把人等的能急死!

    唱:吃過早飯把你等,

    娘兒倆只等來歡迎。

    高峰:老師,哎呀,不用不用。還多心啥哩么!

    云媽唱:急得凌云呆不住,

    下田去一會就收工。

    高峰:老師,您好。我們搞育種科研碰到一點問題,特來向你老人家請教哩。

    云媽:好娃哩,我不是你老師。

    高峰:嗯,甭客氣,還謙虛啥哩些。長于我者則為我師。你年齡大咧,今天么,專門學你哪老經驗來咧。

    大媽:瓜娃,這是你老師她媽,喊姨哩。看你楞頭楞腦的,也不問個明白。

    高峰:姨呀,誤會了。甭怪……

    云媽:孩子,你跑累了,到你老師房子休息休息。你老師一會就回來了。(高峰和凌云媽下場)

    凌云(上)唱:聽得紅霞告訴我,

    有小伙帶著老太婆。

    到咱這棉田細察看,

    她不是老師是那個。

    叫我趕快回家轉,

    老太婆知識必定很淵博。

    云媽(出)傻女子,看你逕的怪歡的。你老師來了,等你哩。

    (凌云進門看了一 眼,看見高大媽坐在桌前。)

    凌云:老師,你來了。回來遲了,太對不起。

    云媽:看這女子,癡的膩的,把人氣的。你也不問個青紅皂白。這是你老師他母親,你叫娘哩。你老師在你房子等你哩!

    云媽:老鄉當。

    唱:青年人開通事好辦,

    這樁親事不作難。

    叫小毛進去看一看,

    看他倆諞的熱不熱來甜不甜……

    大媽唱:老姊妹想的實在美,

    他倆今天把話談。

    你女我沒見過面。

    真是呀,俊俏活潑好青年。

    小毛(出):奶奶,我姑和我哪叔叔,在床上演戲哩!

    云媽:演戲哩?不,現在這些青年人年齡一大,心眼也就稠啦。想的也周到了,也許是準備鬧新房外節目哩。

    大媽:青年人外心,就是開通。去看看,嘿嘿,真把人能喜糊涂哩。

    云媽:小毛,你再去看看。有啥情況及時給奶奶報告。

    (小毛下場)

    (凌云媽屏耳細聽,內邊傳來高峰激昂的唱聲。)

    高峰唱:搞“四化”青年人精神振奮,

    立下了凌去志愿獻青春。

    云媽:哎喲!……你聽,厲害,厲害,你外娃子就是厲害,他立的是我凌云的志。年輕人外心 ,嘿嘿,到底還是肉長的!

    (話音剛落,凌云又唱起)

    凌云唱:精心培育優良種,

    乘龍駕馬借東風。

    為實現農業現代化,

    我凌云敢于攀高峰!

    大媽:哼哼,老姊妹,聽見么。你外女子也不是一般娃,膽子可真不小。都敢當面說要攀我高峰哩……

    云媽:呸!你高峰還不是人攀的喲!

    大媽:對,對,對,是的,是的。他倆今天攀到一搭了。

    云媽:老嫂子,時候不早了。人是鐵,飯是鋼……,叫他兩個吃過飯再攀!

    二人:走!

    (下場)

     

    第七場      見面

     

    (凌云房子。一張桌子,兩個凳子,桌子上放著棉花,小麥標本。)

    高峰:老師呀!

    凌云(只是搖手)不敢不敢!你是老師,誰還敢當你的老師哩。

    高峰唱:務棉花你們成績大,

    搞科研不怕苦精神可嘉。

    我虛心向你來學習,

    好經驗莫保守獻給國家。

    凌云唱:叫老師來別客氣,

    咱還有缺點和問題。

    高峰:哎呀,叫個哥還差不多嘛……

    凌云唱:盼你來指導和幫助,

    你卻恭維話兒說一堆。

    盼你來傳經送寶放干脆,

    你卻把心里話只字不提!

    (不高興的低下頭)

    小毛(出):姑呀,我奶說叫你兩個見面哩。(凌云瞪了小毛一眼,小毛笑著跑下)

    高峰唱:咱還要盡快實現機械化,

    青年人扎根農村結果開花。

    把心用在科研上,

    互相促進多檢查!

    凌云:好呀。

    唱:因地制宜育新種,

    農、林、牧、付樣樣抓。

    用雙手描繪出壯麗圖畫,

    灑血汗心高興更顯潑辣。

          老師,我們培育的“白云五號”棉花經過淘汰選擇,目前具有伏前桃多,成熟期早,可惜個頭矮點,你說咋樣研究改進?

    高峰:我外科研站也培育出“銀海四號”棉花。特點是個頭高,疙瘩多,產量也大,就是成熟較晚,影響小麥播種。你看是不是讓“銀海四號”和“白云五號:見面。一起試驗,也許能取長補短。

    凌云:那太好了。咱們讓“白云五號”和“銀海四號”結合,說不定還會得到比較理想的新品種哩。

    高峰:對,咱就這么辦,請問老師高名大姓?

    凌云:你咋弄么,不敢喊老師么。就喊妹子,妹子就叫張凌云。

    高峰:哦,不簡單,不簡單。你就是凌云妹子。你外事跡我早在廣播上聽過了,你真有志氣。哥叫高峰,住在信義鄉任李村南郭組。有空請來指導。

    凌云:啊,原來你就是高峰哥哥。我看過你在《農業科技》報上的經驗介紹,真有水平,真是了不起的。原來就是你!走,看看你那“銀海四號”棉花去。

    高峰:歡迎你參觀指導。

    (說著二人準備走,凌云媽和高大媽上場)

    云媽:凌云,你這娃喲,性子太焦火了,今天不行,還有明天。明天再辦你們那事不遲么!

    大媽:高峰,你咋走路也不踏個 犁溝。八字沒見一撇哩,就想辦大事呀?心急吃不得熱豆腐。

    (高峰媽和凌云媽相對一笑)

    凌云:要趁熱打鐵,性子不焦能弄成。快走。

    (二人下場)

    大媽:你看我高峰迷的哪勁,攀上你大姑娘就逛當去了。把他媽都忘咧!

    云媽:你瞅兩個談得多熱火,這面見成咧。

    大媽:看你說的,人合脾氣馬合套,對上號口羅。

    云媽:走,咱先喝茶。等他兩個回來,咱就明白了。

    (下場,音樂起奏)

    (高峰凌云出場)

    凌云唱:只聽得軍號響鑼鼓震撼,

    高峰唱:這才是億萬豪杰換新天。

    凌云唱:手拉手駕鐵騎戎裝待戰,

    高峰唱:肩并肩要越過萬水千山!

    (紅霞背噴霧器上場)

    紅霞:凌云姐,你倆到那達去呀?

    凌云:紅霞,我到任李村給咱取經去咧。

    紅霞:取經,哈哈,我不信。大家都說要耍新女婿哩。

    凌云:紅霞,嗯,你這娃,甭開玩笑!

    凌云,高峰二人招手下場)

    紅霞:聽說凌云姐今天見面,還是當真。嗯,捏的嚴,逛的鬼,不聲不響。還哄我哩,說是拜個老師。凌云姐外門道稠得太。

    (紅霞下場)

    (凌云和高峰上場)

    高峰唱:聽這話只覺得臉蛋發紅,

    凌云唱:從那里吹來了這股風聲!

    高峰:真是的,妹子。她們把我當新女婿哩,難道你沒訂婚?

    凌云:響應黨的號召,為革命實行晚婚。共青團員不執行誰來執行!我哥你肯定結婚了?

    高峰:和你一樣,還是個光棍光哩。

    凌云:哥今年多大年齡,怎么還沒訂婚?

    高峰唱:哥今年二十七未把婚訂,

    為的是干“四化”打好沖鋒。

    三中全會一聲令,

    科學路上大步行!

    凌云(背唱):我看他確也是鋼板硬正,

    心想著搞科研精益求精。

    懷抱負不謀利風格高尚,

    論年齡他和我恰巧相稱。

    高峰:妹子,你看,前邊就是我們的科研站。

    凌云唱:科研站上風光好,

    樣樣莊稼長的超。

    麥田棉田和油菜,

    渠水清清把地澆。

    任李村真是美如畫,

    村民個個干勁高。

    高峰唱:到咱村參觀作指導,

    指缺點才能大提高。

    小衛(出)高峰哥———

    高峰:張專家妹妹,那歡迎啦。

    凌云:不敢不敢,我是向你們學習來啦。

    高峰:這就是咱那“銀海四號”棉花種子田。

    凌云唱:好一派綠蔥蔥棉田一片,

    苗子齊個頭高花蕾兒繁。

    若能將“白云”“銀海 ”來交育,

    定能夠取長補短出新棉。

    小衛:高峰哥,咱劉站長還等你匯報情況哩。

    高峰:妹子,咱一塊走 ,向我們站長匯報去。

    (三人下場)

     

     

    第八場        匯報

     

    (三人出場)

    高峰唱:老站長人老心更雄,

    出馬要賽趙子龍。

    當了十年老隊長,

    新老經驗樣樣通。

    自從到了科研站,

    和我們一道創新功。

    拼搏創新育良種,

    料料都獲好收成。

    妹子,看看咱培育這超千斤小麥試驗田,它外特點是麥皮白,分蘗力強,口緊,桿子硬,穩產高產。再瞅那邊,是我們的“勝利七號”油菜田。你一攤一片看么,還有果園、中藥園哩……

    凌云:高峰哥,到了你們科研站,真象另是一層天哪。

    唱:和風喜卷金波浪,

    小麥穗兒一匝長。

    油菜桿子高又壯,

    早玉米抱嬰喜洋洋。

    農、林、牧、副齊發展,

    戰地百花分外香。

    小衛:姐姐,你不要夸,我們還差的勁大哩,希望你多提意見,給咱指導。

    高峰:妹子你聽。

    唱:咱這工作有進展,

    荒原變成花果山。

    新的戰場新的將,

    新演員在演金沙灘!

    妹子,確實說我們科研站的工作幾年來取得一些成績,但跟黨的要求和“農業現代化”外需要還差幾十丈哩。

    小衛(指著前方)你看,那不是我老站長。(喊“老站長”幕內回聲“噢”)

    我高峰哥回來了。(三人下場)

    老站長(掮锨上)

    唱:忽聽前邊有人喚,

    說是高峰轉回還。

    他出訪參觀取經驗,

    要農業科研創奇觀!

    高峰、凌云:老站長。

    老站長:高峰,你回來了,她是?

    高峰:老站長,她是我妹子,也是我今天拜訪的老師,新莊村務棉能手張凌云。

    老站長:好呀,凌云。來的妙,來的巧,早就聽人說你務棉花行的太,今天對咱這工作詳細指導指導。

    凌云:高峰哥太謙下了,他才是我的老師。老站長,從今后咱們互相學習,共同進步。

    高峰唱:有這個設想真不賴,

    老站長必定喜開懷。

    心連心來不松懈,

    鐵樹也能把花開。

    老站長:好 ,就按你想外計劃辦,能成扮只管成扮,大膽的弄。

    唱:他倆講的有名堂,

    句句話慷慨又激昂。

    年輕驍勇二員將,

    烈火煅成百煉鋼!

    小衛:高峰哥,就算是咱們兩個村合作吧,新莊任李結為友誼村。關鍵時刻,要請凌云姐來幫忙哩。

    高峰:你凌云姐是咱的人了,不用拿轎抬她都會來。

    凌云(開玩笑地)嗯,不行不行。要拿轎抬哩,不抬我可不來哩……

    老站長唱:高峰今天把師請,

    育棉計劃壯志雄。

    斬顏良文丑關公將,

    楊家有了穆桂英。

    高峰:我妹子跑了這么多路,沒喝半杯水。讓妹子到房子休息去。

    凌云:老站長,我們還有任務哩。

    老站長:咋還有啥任務哩么?

    高峰:我倆要到田里去轉轉,看看,再參考一些資料。關于試驗的具體問題,回來再作商量。

    凌云:老站長,后會有期。

    老站長:好,你們就去吧。

    高峰:那我們就走啦。

    凌云:老站長,小衛,再見啦。

    (二人下場)

    老站長唱:高峰今日將師拜,

    將遇良才心花開。

    龍騰虎躍上了陣,

    轟轟烈烈干起來。

    為實現農業良種化,

    合作育種奪金牌!

    小衛,你高峰哥和你凌云姐都是好樣的,真是知心的一對兒哩。

    小衛:對。不知道凌云姐有沒有對象,若是沒有…… 

    老站長:嘿嘿,若是沒有,我可要當大媒了。小衛,咱們趕快澆地去。

    小衛:嗯,咱走。

    (二人下場)

     

     

    第九場     風雨田頭會

    (一場雷震雨大作,棉田正授過粉,高峰滿心憂慮,戴著草帽,身披雨衣在田頭尋視。)

    高峰唱:烏云密布雨傾盆,

    點點打在我的心。

    棉花剛好授過粉,

    卻遭大雨猛沖淋。

    再次取粉太不易,

    時間更是不等人。

    我到田頭細察看,

    眼望棉田急如焚!

    (老站長和凌云分途同時上場)

    老站長唱:風緊雨急嘩嘩下,

    沖光了花粉耍麻達!

    凌云唱:高技術員定發慌,

    我要對他說端詳。

    迎面走來老站長,

    (喊)老站長,

    高峰:凌云,正等你哩,你就來了。

    老站長唱:凌云你也來奔忙!

    凌云,你看這有啥辦法?

    小衛(上場)唱:凌云姐真是好思想,

    高峰唱:十八路諸侯上戰場!

    凌云:高技術員別顧慮。

    高峰:好我妹子哩,不顧慮可有啥法子哩……

    老站長:凌云真是好樣的。凌云,你看剛授過粉,就下了這場大雨。花上的紙套代全都沖破了,要再提粉很不容易。但是,機不可失,時不再來,該咋弄哩?

    凌云:老站長,不要擔心。呼嚕大雨一陣子,為了防備意外,昨天我還提了一批粉,已經帶來了。根據這幾天的綻蕾情況,天睛重新授粉完全可以。

    老站長:人常說:呼嘍白雨下三場。若再授過粉,又下起來,又該如何是好。

    凌云:將紙套袋換成塑料的,或套在紙袋上,不就再大的雨都可防么?高峰:這可是個好辦法,只是塑料過于吸溫,還以帶色為宜。

    小衛:像我這藍塑料雨衣不就可以嗎?

    高峰:行嘛。

    小衛:那就用它做吧。

    高峰:小衛哪,十個雨衣也不夠呀!

    凌云:套袋任務交給我,我給咱弄。

    老站長:高峰,雨還是這么大,咱們先到屋子里面開個經驗交流會。

    眾:好

    (下場)

     

     

    第十場       兩張床單

    (高峰手拿剛縫制成的藍色塑料套袋出場)

    高峰唱:昨日開過總結會,

    討論出一個好主意。

    天 睛后從新把粉授,

    把紙袋套成塑料的。

    再不怕暴雨狂風襲,

    立志要奪優勝旗。

    我先到田間試一試,

    這回肯定沒問題。

    (凌云在幕內喊“高技術員——”)

    忽聽有人將我喚,

    啊!原來是凌云在后邊。

    只見她急步把路趕,

    也來察看種子田。

    凌云(上場)哎喲,哥呀,你走的真快,趕也趕不上。

    高峰:哈哈,就這樣哥還趕不上新形勢哩,要跑呀。

    凌云:你跑妹子就要追呀,非趕上你!

    高峰:你拿哪啥么?

    凌云:和你拿外還不是一樣的。

    高峰:哦!你也做了這些袋袋……

    凌云:咱們需用么,咋能不做。

    高峰:我看你像是用塑料床單做的?

    凌云:那你是拿啥做的?

    高峰:我,我可用的是廢料閑東西?

    凌云:廢料閑東西,是啥廢料閑東西?

    高峰:反正離了它能成。

    高峰:能成,能成,只是……

    凌云:只是怎么?

    高峰:我說你太費心了。

    (二人攀談下場)

    大媽(出)高峰,高峰——哎!

    唱: 高峰這娃真胡鬧,

    家里事他從不操勞。

    還把東西胡拉用,

    不是丟失便弄糟!

    去年他抱褥子蓋苗莆,

    使破了我的大銅瓢。

    兩付水桶他占用,

    還要我除草把水澆。

    說什么農業科研是關鍵,

    應當比、學、趕、幫、超。

    幾個床單不見了,

    我要找他問根苗。

    高峰———

    (內傳高峰“哎——”)

    大媽:你把咱床上鋪的那塑料單子弄到那答去咧?

    高峰(出)在這么,我們育種要用。

    凌云(出)大媽,你好。

    大媽:啊,是我娃來了。這多天為了育種,你不避風雨,起早貪黑,還要跑這么遠的路,可把我娃累壞了。

    凌云:大媽,不累。青年娃干點活還累啥哩么。

    大媽:你倆個拿外是啥玩意么?

    凌云:塑料袋袋,授粉要用的。

    大媽:這崽娃子該不是把媽的床單糟踏了?

    高峰:好我媽哩,不要緊。以后給你買新的。

    大媽:看這娃,買新的要花錢么。成向的東西,弄壞了還說不要緊,你說啥要緊!

    高峰:育種要緊。

    大媽:種子是集體的,床單可是你媽的哩。

    高峰:媽,只要國家富強了,咱們還愁沒有啥。只要“四化”早日實現,咱們的生活條件才能真正提高。

    大媽:好崽娃子,說的比唱的都好聽!

    唱:鋪在床三天還沒滿,

    要毀它你也該言傳。

    高峰:不偷偷弄,言傳,言傳我怕你舍不得!

    唱:我毀它本為搞生產,

    糧棉產量要加翻。

    凌云她也把床單毀,

    她外風格該宣傳。

    凌云唱: 叫大媽你心放寬,

    孩兒把話說心間。

    戰歌嘹亮軍號響,

    英雄躍馬更加鞭。

    咱要為“四化”來著想,

    把革命重擔扛在肩。

    高峰他一心為公應稱贊,

    干“四化”需要這樣的好青年。

    大媽:我娃說得好,大媽希望你兩個大膽弄事,弄成事。好好的弄!

    唱:凌云她說得我思想轉變,

    國強民富慶豐年。

    青年人就應該吃苦肯干,

    揚鞭躍馬走在前。

    女子,我娃今上午不回去了,來咱家吃飯。

    凌云:行,大媽。

    大媽:高峰,你一定把她領回來。

    高峰:那還用說。把我凌云妹子,給你認個干女兒,咋向?正想給你捎個信哩,給咱捏肉餃子。

    大媽:行,行。(大媽下場)

    凌云:咱們到種子田看看去。

    高峰:走。

     

    (二人下場)

     

     

    第十一場           海誓山盟

    大媽(唱):高峰凌云去田間,

    我老婆心中好喜歡。

    他二人育種結侶伴,

    互幫互學有情緣。

    我回家中忙做飯,

    娟利搭鍋把水添。

    打上幾個荷包蛋,

    熱涼酒菜備幾盤。

    只要姑娘她情愿,

    高峰同意就不難。

    叫人從中來牽線,

    把這親事好周全

    娟利。

    娟利(出)哎。

    大媽:你沒瞅太陽都跑到那達了。兩點半咧,快叫你哥你姐回家吃飯。娟利:能成么。(下場)(高峰凌云正在人工授粉)

    高峰唱:陽光燦爛紅日暖,

    凌云唱:烏云過后是晴天。

    高峰唱:朵朵彩花開滿園,

    凌云唱:從新授粉把好關。

    (娟利在幕后喊“哥哥,姐姐,吃飯了”!)

    高峰:哎,回來啦——這回授粉天睛朗,心中越想越舒暢。凌云,吃飯走。磨刀不誤砍柴工。

    凌云:走。

    (二人下場)

     大媽(上)只等等的要下面,把人急得團團轉。走出門來三遍唉,還連個人影都沒見。

    娟利(出)媽,我哥回來了。

    大媽:回來了你就抹桌子,拔筷子。

    娟利:好。(下場)

    (高峰與凌云出場)

    高峰:媽。

    凌云:娘。

    大媽:看你這些孩子,說是到地里轉一匝,一轉就是一老晌。

    高峰:媽,我兩個加工給棉花從新授了粉。

    大媽:哦,怪不道把身上也弄臟了。快把衫子脫下來。(高峰脫衫子)凌云,快脫下衫子,讓娟利給你洗。

    凌云:娘,我自己洗。

    大媽:孩子,說脫就脫,你快脫下。(幫凌云脫下)

    高峰:妹子,快脫下我替你洗。

    凌云:洗衣裳你比不上我,讓我洗。娘,把你的衣裳也找來,你娃幫你洗。

    大媽:好我娃。你,休息一會,準備吃飯。

    (高大媽下場,高峰、凌云隨下,游曲快樂的奏著)

    (高峰提水桶,凌云捧衣服端鐵盆上)

    高峰:哎,妹子,咋能讓你受這麻煩。

    凌云:朋友之間不論干啥工作都應互幫互助。快倒水,快倒水,快呀!

    (高峰倒水,凌云洗衣服。)

    (高峰從桌上拿過一株棉花標本,自言自語,凝神細思)

    高峰唱:合作育種信心百倍,

    友誼之花待綻蕾。

    凌云唱:一顆紅心永向黨,

    優秀傳統放光輝。

    高峰(獨白)凌云妹子她真好。我若和她結成終生伴侶,同搞科研,共育良種,那該多好啊!(低聲地)

    凌云(回過頭來)哎,哥,你說啥呀?

    高峰:我……我……我說咱倆同搞科研,你同意不同意?

    凌云:同意么。咱們合作育種不就是同搞科研么!

    高峰:不,我是說……

    凌云:我哥你還想說啥呀?

    高峰:哥說出來,贊成不贊成可甭見怪。

    凌云:妹子不見怪,你盡管說。

    高峰:哥是說咱們兄妹倆攜起手來,扎根農村,搞一輩子科研。

    凌云:哥哪愿望妹子支持。

    高峰:妹子。

    唱:咱們倆同舟共風雨,

    鵬程萬里展翅飛。

    凌云唱:天高任咱同比翼,

    海闊攜手把浪擊!

    高峰唱:凌云她說得我心潮激動,

    恰巧是遇英豪結成同盟。

    若對母親說知情,

    老人家必定喜心中。

    妹子呀,咱們倆為事業同心知性,

    凌云唱:從今后攜手勁不松!

    高峰(故意地)聽哪意思我妹子沒意見。

    凌云:沒意見,贊成。

    高峰唱: 肉餃子已盛好來把喜慶,

    回家去對我媽把話說明。

    你若有啥要求就當面講,

    難道說還擺酒席張宴盅!

    凌云唱:花紅彩禮全不要,

    婚事從簡樹新風。

    只要你永為黨忠心耿耿,

    只要你為事業常懷熱情。

    高峰:妹子呀,

    唱:移風易俗你是先進,

    我定要做出成績把親迎。

    我心中已把決心下,

    在“四化”戰場立新功!

    大媽(出):凌云,洗完沒有?餃子盛好了,調好了,端在桌上了。

    凌云:還有一件哩。

    大媽:高峰呀,你站在一邊,袖手旁觀,咋不給你妹子幫忙呀。

    凌云:還用他幫,洗衣裳這活俺可是內行。

    高峰:務棉花也數你內行嘛。

    凌云:務棉花我還是小學生,要拜老師哩。

    大媽:快放下,吃了飯再洗。

    高峰:走,妹子,吃過飯再洗。

    娟利(出)姐姐,飯都涼冷了。

    大媽:妹子,放下吃飯!(從凌云手中將衣服奪下)

    (同下場)

     

    第十二場     田頭結婚

     

    (一邊是白茫茫的棉田,一邊是科研站門前。門前帖有對聯“農業科研開紅花”“勤儉節約辦婚禮”橫額“婚事新辦”標語有“勤勞致富”、“美好姻緣”。)

    (高峰和小衛正在棉花地里拾棉花,腰里圍著花包袱。)

    高峰唱:一年一度秋風勁,

    旭日高照霜葉紅。

    英雄云海采銀錠,

    國強民富五谷豐。

    畝產已拾皮棉二百整,

    仍然是白茫茫采拾不供。

    老站長與我們同甘共苦,

    權書記幫忙鼓勵功勞不輕。

    小衛:高峰哥,恭喜,恭喜!

    高峰:你恭喜的是啥么?

    小衛:恭喜你合作育種功勞大,戀愛我嫂子是專家。

    高峰:給咱村添了個務棉干將,也是咱全村人的喜事。

    大媽(出)唱:我娃子今天要結婚,

    這事咋能不喜人。

    農業科研結碩果,

    勤儉節約來迎親。

    嗨,雖然說是婚事新辦,也得弄個名堂,有個樣樣行行。外崽娃子說在棉花地里結婚,看這不是胡鬧哩么,也許崽娃子和他媽開玩笑哩,讓我看看去高峰,高峰——

    高峰:媽。

    小衛:大娘。

    大媽:嗯,看你倆個傻也不傻。小衛,你知道今天是你哥的啥日子,也不給咱在家里張羅。到了上午,你兄弟幾個還忙在地里,像個啥樣子么!媳婦來了不見女婿,叫你媽和媳婦拜堂呀!太不像話啦……

    小衛:大媽,我高峰哥在科研站結婚,你看,對子都貼好咧。

    大媽:胡成哩,簡直胡成哩。有家有已的,還能在野地里成親,叫門上人拿尻子笑哩。

    高峰:媽,科研站就是家。媽,你看。

    唱:張燈結彩科研站,

    面對農田表誓言。

    科研路上結侶伴,

    攜手并肩闖五關!

    大媽:哎,娃呀,啥事都有個規矩!看誰像你們瘋張成這個樣子。快回走,免得唾沫星子把人淹死!

    凌云(身穿粉紅衫,天藍褲,高興地上)

    唱:單槍匹馬滿心歡,

    科研站上春滿園。

    墻上帖著紅標語,

    門上一副新對聯。

    四化路上爭飛躍,

    喜辦婚事慶豐年。

    怎么一個人影都不見,

    呀!他們都在采拾棉!

    媽——

    小衛:大娘,你看我凌云姐來了……新媳婦來口羅!

    (高峰、小衛跟隨大 媽身后。)

    大媽(喜出望外地)哎呀,我娃  ,你……

    凌云:媽,移風易俗,婚事新辦。為的是科研更上一層樓!

    (權書記和老站長出場。老站長捧一玻璃獎狀,有男女群眾數人敲鑼打鼓跟隨。鑼鼓聲響作一團。)

    權書記、老站長:歡迎新娘子。

    凌云:多謝權書記、老站長熱情幫助。

    (權書記給凌云采腔花,老站長給高峰采腔花)

    權書記:今天,高峰和凌云同志的結婚儀式由我來主持。他二人在農業科研上取長補短,互相學習,互相幫助,取得了這次棉花育種的成功。讓我們鼓掌祝賀。第一項:宣讀結婚證書。高峰、26歲;張凌云,25歲,自愿結婚。經審察合乎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關于結婚的規定。特發此證。

    (眾鼓掌)

    第二項:新郎新婦交換禮物。(凌云與高峰一 條毛巾,高峰與凌云一個小布袋。袋內裝新棉花籽種。高大媽接住問)

    大媽:娃子,外袋袋里邊裝的啥?

    高峰:“海云”棉籽。

    大媽:不行不行,這算個啥禮物呀?

    高峰:這是今年我們共同培育出來的棉花新品種,也叫“友誼棉”。贈送給新莊村。

    大媽:不行不行!這不算,還得另贈禮物。

    高峰:這一小袋袋就是不行,還要送幾百斤哩,在新莊村全村推廣。

    大媽:不行不行,這是公事……

    老站長:我說能行。這是他 們辛勤勞動結出的果實,是最寶貴的禮物。

    權書記:大媽,大家贊成這樣的禮物就能行,這是友誼的像征。

    第三項:新郎新婦談戀愛經過。

    老站長:高峰,你倆就給咱擺一擺龍門陣。

    (二人默笑不語)

    權書記:新郎新婦不好意思,就讓老站長代談一下。

    大媽:就讓老站長給咱擺幾句。

    老站長:哈哈,大家要我代替,我就給咱說幾句,棗核解板。

    唱:高峰凌云是模范,

    立下壯志搞科研。

    二人互把師傅訪,

    互幫互學破難關。

    合作培育棉花種,

    不獲全勝心不甘。

    實行晚婚志堅決,

    開花結果好姻緣。

    (鑼鼓聲又敲起)

    權書記:新郎新婦表婚后決心和計劃生育。

    高峰:先輪我哩。

    唱:田頭我把決心表,

    戒驕戒躁不動搖。

    開拓拼搏挑重擔,

    不屈不撓育新苗!

    凌云:慢著,這一下可輪我哩。

    唱:年輕有為風華茂,

    宏偉理想看今朝。

    敢教窮白換新貌,

    喜迎春風卷狂飚!

    老站長唱:他二人都把決心表,

    豪言壯語上九霄。

    大有作為新天地,

    一步更比一步高。

    聽著,還有計劃生育哩……

    權書記:對,這可是關鍵的一條。高峰,你把這咋忘了?

    高峰:鄉親們。

    唱:晚生晚育一孩化,

    我二人早就說定啦,

    共青團員樹榜樣,

    要把青春獻國家。

    權書記:第四項,新郎新婦參加勞動。

    凌云:媽,花包袱呢?

    大媽:來,媽給我娃圍上。

    權書記:新媳婦當天下地勞動,這就是對傳統觀念的一場革命。

    老站長:真金子不怕火煉,好青年不怕困難。咱高峰和凌云是黨的好兒女,是新時代的英雄闖將。

    大媽:哎,不干出成績不結婚,取得勝利再迎 親。哈哈,這樣的結婚真有意思哩。

    眾(拍手)真有意義!祝新人幸福美滿!

    凌云,唱:白茫茫銀海把棉采,

    合,  唱:新娘子結婚下田來。

    高峰,唱:棉田開滿勝利花,

    合,  唱:大干快上把路開!

     

    (亮相幕落,劇終)

    作于一九八二年

    老虎娃迎父親

    新宣講勸善書(信義民間文學)

        

    請大家,仔細聽。聽我講一件咱農村的新事情《老虎娃迎父

    親》。盡管政府一再宣傳尊老愛幼,尊婆愛媳,樹立五好家庭。但

    是,還有少數年輕人對待老人太不像話。兒女贍養父母親是應當

    的,決不能借故推脫,虐待不管。今天竟有這種不想管父母親的后

    人哩!

        忽聽得門外邊,有人吵罵;

        老虎娃和媳婦,扯的他大。

        罵他大偷喝了,娃的奶粉;

    罵他大是廢貨,干不了啥!

    罵他大活夠了,還不快死;

        叫他大“老家伙”,滾出去吧……

        歪媳婦懷抱著,木犢親娃; 

        拍貓貓喚狗狗。愛的沒法。

        麥乳精熟蛋糕,葡萄糖粉;

        寶貝蛋要喂成,白胖獅娃。

        他的大老淚流,半天沒話;

        喘著氣顫索索,去找鄰家。

    西鄰居是支書,才好說話;

    把心中委曲事,倒個七八。

    村支書為這事,心放不下;

    安慰了老頭兒,來到虎家。

     “老虎兄弟在家嗎?”,“嗯,支書來了,來,抽煙,喝茶。”老虎娃媳婦忙倒一杯茶水遞上:“郭支書,你得想個辦法喲,我家那老害物吃飯頂個人,做活絆倒人。成天光謀嘴,還偷喝了娃的奶粉,你說往后這日子咋過哩……這個家給我分還是不分?……”郭支書聽罷氣得哼了兩聲:“鄰家,太不象話噦

        叫虎娃夫妻倆,細思細想;

        趕老人出門去,大不應當。

        分老父難道說,不想贍養;

        你大的生活費,誰來承當! 

        你若將生活費,交村委會;

        村委會能雇人,養你爹娘。

        生兒女茲的是,養老送葬;

        難道說老殘時,該受惱惶,

        大人們教孩兒,要立榜樣;

        瞎風氣留給娃,太不應當。

        你老時你兒子,和你一樣;

        你不想到將來,你的下場!

        “哦……郭支書”!……

    聽了郭支書的話,老虎娃有所悔悟。他平日里害怕媳婦,今天郭支書在長膽,老虎娃聽罷立了起來:“郭支書說得有理,只怪我和娃他媽一時糊涂,虐待我大,今后俺要向咱村那些五好家庭學習。娃他媽,當著支書的面,咱把爹叫回來,賠個不是,今后可要好好照顧老人。”老虎娃催促著他媳婦,“快走,咱還是快走吧”!

       “叫一聲娃他媽,你甭執拗;

        郭支書說的話,應當醒悟。

        咱今天愛娃娃,元微不至;

        俺小時大何常,愛的石頭!

        你娘家父和母,也把罪受,

        難道說你心中,是啥滋味?,

        父母親養兒女,含辛茹苦;

        難道說成了家,競成對頭;

        俺咋能對得起,俺的老父;

        將心比都一理,自該回頭!

        難道說不怕人,把咱議論;

        難道說咱兩口,良心全丟!

        難道為養老事,去把法受;

        咱的父雇人養,臭名難收。

        你今后對老人,再不照顧;

        要分家我和你,一刀兩休!”

     “老虎娃,甭嚷了。妹子,你倆聽哥說。接你大回家來盡心盡意,照顧老人生活,讓老人無憂無慮歡度晚年。知錯改錯不算錯嘛,下一次評五好家庭說不定還會輪到你們哩!年輕人思想開朗,還是快去向你大認錯。”“對,郭支書,妹子照你說的辦么,就盼這一天噦…

        提這事想起了,十年動亂;

        將文明和禮貌,一概拋完。

    “四人幫”把人的,思想攪亂;

        不是批就是斗,造反奪權。

        敬老人他說是,孝悌觀念;

        講和睦他又說,封建遺傳。

        慣孩子薄父母,已成習慣;

        聽不進今日里,政府宣傳。

    “老虎娃,你兩口子再聽我說:“今后要常看看好樣子,常和正派人來往,以人家賢德媳婦做榜樣,要多檢查自己的過錯。”

        說到此還望你,從頭細算;

        自古道父母恩,其重如山。

        娘懷里抱兒女,可以想見;  

        養孩子非容易,受盡艱難。

        生一尺長五寸,將心操爛;

        冬怕冷夏嫌熱,時把心擔。

        若孩兒偶然間,生了病患;

        大人們求醫藥,涉水跋山。

        為病愈明盼黑,黑把明盼;

        晝夜間難眨眼,坐臥不安。

        從七歲就送他,去把書念;

        兒遠行母擔憂,話不虛傳。

        好容易娃成人,坎坷受遍;

        可憐把大人們,心血勞干。

        到老來氣血衰,精力短欠;

        正需要兒女們,問暖噓寒。

    誰能知兒女們,人大心變;

    將老人養育恩,全都拋完。

    “四人幫”把人的,思想攪亂;

    今日里應當聽,黨的宣傳。

    好家庭好媳婦,村中多院;

    看人家比自己,錯在那邊!

    當了家才知道,柴米貴賤;

    養兒方曉父母,恩大無邊。

    手搭在心口上,多想幾遍;

    難道說人心是,頑石一般!

    莫怪人出浪言,將他埋怨;

    這也是出在了,無其奈間。

    受指責都怪他,自討下賤;

    咱政府有法律,也難容寬。

    我這里有良言,講在當面;

    還勸你莫做那,負義兒男。

    對老人好贍養,不敢討厭;

    也莫給村委會,多添麻煩。

    養父母要讓他,喜眉笑眼;

    再甭要老人們,苦受熬煎。

    老人家雖不能,下地生產;

    管小孩理家務,還把門看。

    青年人騰出手,多把活干;

    少拖累自能把,收益增添。

    老年人心境寬,身體強健;

    干輕活仍可抵,戰將一員。

    全家人都和好,誰不稱贊;

    老是老小是小,大家喜歡。

     “老虎娃,我說這些你能理解么?”“能理解,辦得到。郭支書,從今天起俺就要做出幾件事來讓你佩服,向群眾檢討,保管叫我大滿意喜歡。”對,現在正是大干‘四化’,改革開放的年月,農村翻天覆地走富強道路,貧困戶都得到政府的扶貧照顧,日子一天更比一天強。但是,還有受虐待,處境可憐的老年人,咋能不令人痛心哩……”“有,有,我大就是其中一個。這不是政府、村委會的不是,都怪我們這幫年輕人不懂事,今后還望郭支書多多幫助。”“今后我們應當向其它五好家庭學習,做出樣子來帶動全村,帶動全鄉,以至整個社會。”

    “哎,虎娃:

        按本心說這話,我不情愿;

        提起來卻教人,氣炸心肝。

        有少數年輕娃,也太麻眼; 

        對自己父和母,冷眼摧殘。

        最可憐將老人,遺棄不管;

    巧借口對公婆,辱踐百般。

        出進的難聽話,摔碟撣碗;

        狠不得推出門,他才心甘。

        不管吃不管喝,那問寒暖;

        只知道夫婦倆,自在清閑。

    軟丈夫怕媳婦,不敢言喘;

        怕的是鬧糾紛,不得安然。 

        久日久他也就,可以為慣;

        眼看著老人們,飽受饑寒。

        另有些男子漢,良心大變;

        翅膀硬對父母,就來多嫌。

        把老人養育恩,全然不念;

        對親人就如同,仇人一般。

        輕者罰重者打,一日三遍;

        虎狼心對老人,那理吃穿。

        老人家有委屈,難以申辯;

        只可憐背地里,暗把淚沾。

        這件事絕不是,一件兩件;

        還有人錯打著,如意算盤。”

        “郭支書,還有人打啥如意算盤哩?”郭支書笑著說:“哎,你不知道,還有一種人耍小聰明,尋利、找便宜,心里打著如意算盤。因為老人年紀大了,成了他們的負擔,把自己失掉勞動力的父母親分開,或推兄讓弟,爭家產、謀錢財,稍不如愿,就處處多嫌。老人生活沒有保障,不得安寧,心里咋能痛快!咋能不生氣哩?”老虎娃斜著眼將媳婦瞅了瞅說:“嘿,我外婆娘就想撥外算盤子哩,掌柜的。應當好好接受教育。”

        法律上規定的,十分明顯;

        子女們養父母。理所當然。

        嫌老人實際上,就把法犯;

    細思想只怕你,于心何安!

        假精靈怕吃虧,親鄰怪怨;

        養父母要來個,恐后爭先。

        兄弟們都應當,協力照管;

        弟尊兄兄愛弟,妯娌同肩。 

        雖然說這些話,你聽不慣;

        還望你睡炕上,心中詳參。

        村東頭張玉萍,媳婦模范,

        從結婚一家人,沒出高言。

        他父母衣衫新。多么顯眼。

        出門來夸媳婦,心中喜歡。 

        村里的好家庭。多學多看;

        家和睦兒媳順。老人心安。

        “對,郭支書說的對。”虎娃媳婦聽著聽著,臉上泛起了笑容。她說:“郭支書,你外話我也信服了。這幾年是我錯了,看人家比自己慚愧得很,我今后再不虐待老人了。”郭支書當著他大的面將這兩口子數落了一頓,這兩口子掉著淚給他大賠了不是,將他老父親扶回家去。

        郭支書句句話,感人非淺;

        老虎娃和媳婦。低頭不言。

        怕婆娘招致了。無窮禍患;

        卻害得老父親,受苦多年。 

        他兩口寫檢討。指印齊按;

        表決心改前非,敬重老年。

    為父親縫衣裳,單棉兩‘套;

    新單子新被褥,要換齊全。

    每清早還要沖,兩個雞蛋;

    從今后和娃娃,飯菜一般。

    早晚間到床前,問寒問暖;

    從今后讓老人,樂度晚年。

    檢討書都寫得,明明顯顯;

    村委會他父子,各存一聯。

    檢討書是鏡子,照這去辦;

    從今后再看咱,五好領先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uc彩票官网 www.globalviewtrans.com:遂宁市| www.044m.com:贵定县| www.safecarservice.com:新昌县| www.tgted.com:汪清县| www.cp5593.com:定日县| www.qingshushanzhuang.com:阳西县| www.snsenggs.com:安义县| www.olgirl.com:海晏县| www.lucky-sevens.com:建始县| www.jbjt888.com:安宁市| www.simuladorpoupanca.com:名山县| www.caigangf.com:维西| www.itmightbefun.com:兴化市| www.m8589.com:潮州市| www.truboot.com:礼泉县| www.modbus-ida.com:宝鸡市| www.theslec.com:井陉县| www.shreesuryawood.com:陈巴尔虎旗| www.toyanaepf.com:兴业县| www.brochesyalfileres.com:静宁县| www.fjgwg.com:贵港市| www.tranoweb.com:越西县| www.ostseeportal.org:泌阳县| www.n2568.com:日土县| www.appletwig.com:岳阳县| www.bikersforbeth.com:牙克石市| www.jslhmm.com:彰武县| www.faplo.com:阿图什市| www.shshangxin.com:保靖县| www.tuvikimhac.com:聂荣县| www.74li.com:阜平县| www.hjdbw.cn:绍兴县| www.cs366.com:昌宁县| www.myspaceproxyace.com:航空| www.mop-mrp.com:威宁| www.wh256.com:阜城县| www.nickvuj.com:诏安县| www.lepoidevinmerge.com:元阳县| www.mortgagelenderchillicothe.com:同江市| www.comfymassagetable.com:绥棱县| www.hongxinyu888.com:凌海市| www.kmnwr.cn:滦平县| www.seoaon.com:灵寿县| www.emlakdukkaniist.com:巨鹿县| www.199bongo.com:马龙县| www.blogcampghana.com:福清市| www.flying-nerd.com:三河市| www.philjohannes.com:聂拉木县| www.aroyalhangover.com:无棣县| www.snowkeyice.com:镇宁| www.asksworld.com:宣化县| www.nnljhp.com:靖安县| www.cwwwm.cn:大渡口区| www.658peizi.com:象山县| www.hg30789.com:韶山市| www.mb775.com:左贡县| www.mescoindia.com:东乡族自治县| www.adocweb-bourgogne.org:景德镇市| www.carakesehatan.com:正阳县| www.zen-moa-massage.com:宣恩县| www.ceriacell.com:玉溪市| www.sonleyglove.com:张家川| www.gyjjzz.com:延长县| www.tech133.com:佛山市| www.wordsihate.org:九寨沟县| www.shaileshsinha.com:望谟县| www.88888888666666.cn:舞钢市| www.263250.com:长乐市| www.laopinionxyz.com:积石山| www.white-label-host.com:磴口县| www.259923.com:曲麻莱县| www.dennisforhire.com:马尔康县| www.xiechangcable.com:东港市| www.www-wwwcom.com:渑池县| www.politicallyscrewed.com:大兴区| www.scriedespretine.com:三台县| www.dzqck.cn:昭觉县| www.chezspecter.com:香港| www.desaisartstudio.com:宝兴县| www.mymcmz.com:绥阳县| www.helioshs.com:双牌县| www.s7765.com:平南县| www.healthwearonline.com:雅江县| www.pd556.com:无极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