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jzgbx"></rt>
    <strong id="jzgbx"></strong>
  • <source id="jzgbx"><menuitem id="jzgbx"></menuitem></source>

    <rp id="jzgbx"><meter id="jzgbx"></meter></rp>

    伏虎記(戲劇)文/郭太白

           伏虎記

                                                                     

     

    人物表

    (按出場先后排序幕:江南風云

    第一場:南橋接線

    第二場:祖孫雪夜

    第三場:偵察救難

    第四場:復仇怒火

    第五場:打入虎穴

    第六場:三豬叛變

    第七場:廂房斗智

    第八場:智送情報

    第九場:將計就計

    第十場:石河口

    第十一場:大鬧王家院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八日作于故里任李村

     

    人物表

    蔡鋒:34歲,新四軍江陰支隊澄西分隊隊長

    郭書記:38歲,澄西區委書記

    李春林:43歲,共產黨地下黨員,南橋茶館老板

    謝玉蘭:23歲,女,澄西區委委員

    區委委員甲、乙二人、男35歲左右

    張老伯:64歲,逃難的農民

    彩娥:16歲,張老伯的孫女

    小明:20歲,新四軍戰士

    民兵甲民兵乙

    新四軍戰士若干人

    民兵若干人(新四軍戰士和民兵可以替換扮演)

    王禿虎:47歲,匪偽的特工隊隊長

    劉姨太:28歲,王禿虎的姨太太

    徐胡子:44歲,特工隊副隊長

    王三豬:30歲,王禿虎的遠門侄子、叛徒

    匪兵甲、乙

    匪偽兵丁若干人

     

     

    江南風云

     

     

     

    幕啟(烏云硝煙籠罩著大地,蔡鋒領新四軍若干人上場)

    蔡鋒、唱:皖南事變風云卷,

    大江南北起硝煙。

    日蔣汪勾結把國賣,

    開門揖盜心藏奸。

    江山半壁沉血海,

    民族危難誰承擔!

    合唱:黨中央派陳毅游擊作戰,

        抗日烽火遍地燃!

    軍民一心齊參戰,

     在澄西高筑起金鎖銅關!

    大海:蔡隊長,這澄西不是你的故鄉么?

    蔡鋒:不錯,澄西也是抗日最前線。在這里可以喚起民眾,利用地形發揮優勢,我們要在陳毅將軍的領導下,打倒反動派,迅速扭轉抗日局勢。戰士們,向桐歧方向進發!

    (眾皆下場)

    (王禿虎出場,后跟隨匪偽兵若干人)

    王禿虎唱:英雄亂世競虎威,

    寶刀一把閃銀輝!

    投靠皇軍闖天下,

    桐歧為王舉霸旗。

    聽說陳毅要犯境,

    蔡鋒分隊到澄西。

    趁他們初來沒立穩,

    在老子炮下化煙灰!

    小匪出:報告王隊長,皇軍請你到江陰開會,這是請帖。  

    王(看了一遍)哼!皖南大捷之后,共產黨派陳毅卷土重來。皇軍相請,必有要務!

    眾:隊長說的有理。

    王:快傳徐老弟。

    小匪:有請徐隊副。

    徐:哎,來了,王隊長。

    王:老弟,我這次到江陰開會,至少得五天。你和眾兄弟嚴守門戶,務必謹慎!

    徐:開會,哦,隊長放心。嗨,隊長,還不把前幾天抓到那幾個共產黨趁早崩了。隊長遠行,免生后顧之憂喲!

    王:說得對。這樁大事王某忘不了,特為這事請你下手!弟兄們,給我把那謝玉拉出來!

    (匪兵拖謝玉蘭上)

    謝唱:幾天來受酷刑巍然如山,

    狗漢奸賣國賊虎狼一般!

    小魔爪怎能把長江阻斷,

    革命的大風暴席卷莽原……

     王:謝玉蘭,婆娘嘛,何必如此。有兒有女,父母丈夫,美滿家庭,難道你能丟舍得下?只要你供出澄西地下黨名單,免得一死!

    謝:你們投降賣國,你們殘無人道,中國共產黨抗日救國,犯了什么罪?你們這幫賣國賊,害人精、狗漢奸,總有一天……哼!總有一天會受到人民的懲罰!

    王:你身為共產黨澄西區委委員,豈能不知!

    謝:就是不知道。要殺就殺,何必口羅嗦!

    徐:謝女士,你當考慮后果……

    謝:王禿虎,要我招出澄西地下黨,休想!

    唱:狗漢奸莫要太張狂,

    血債要用血來償!

    賣國投敵為賊作倀,

    定要遭到可恥的下場!

    王:嗯,這婆娘真不知好歹,開槍!

    (眾匪舉槍,謝高呼“打倒漢奸賣國賊! ”“打倒日本侵略者!”“砰!!砰!”兩槍,煙霧迷漫處,謝倒下。)

    (燈暗,幕落)

     

    第一場    南橋接線

     

    幕啟(桐歧鎮南橋腳下,有一茶館,掛“南橋茶館”旗徽。蔡鋒頭戴灰呢禮帽,身穿淺褐色長衫,身體結實均勻,舉止瀟灑大方出場)

    蔡鋒唱:狂飚飛卷沖霄漢,

    四海滾滾浪淘天。

    革命者血染旗一面,

    同仇敵愾怒火燃。

    工農攜手同心干,

    眾志成城磐石堅。

    披肝瀝膽上戰場,

    革命人民殺不完。

    并肩接踵千千萬,

    前赴后繼把敵殲。

    要打倒日寇拯國難,

    要徹底推翻三坐山!

    跟毛主席鬧革命,

    揭桿為旗報仇冤!

    李老板,生意好啊。

    李(出)先生請。里邊坐,里邊坐。

    (蔡鋒坐定,摘下禮帽,左手以戒指示意)

    背唱:只見他抬左手把戒指亮,

    這舉動我還要注意周詳。

    莫非是蔡同志到我館上,

    用暗號來試探是否同行……

        請問先生,要春蕊,還是花茶?

    蔡:春蕊。

    李:稍等。

    蔡:好,沖淡一點。

    (聯絡成功后,李春林激動地握住蔡鋒的手。)

    李:同志你是?

    蔡:我是新四軍澄西分隊隊長蔡鋒。

    李:啊,你就是老蔡。

    蔡:哦。

    唱:區委讓我來聯系,

    發動群眾舉義旗。

    王禿虎靠日寇驕橫無忌,

    我們要除奸剿賊抓時機!

    李唱:王禿虎慣是豺狼性,

    投降日本發了瘋。

    組成漢奸特工隊,

    燒殺掠搶結同盟。

    提起這事實可憎,

    多少弟兄慘犧牲。

    不共戴天罪難容。

    要堅決消滅這個大毒蟲!

          老蔡,區委謝玉蘭同志前天被他殺害了……(說罷難過的低下頭)

    蔡:老李,別難過。有黨 中央,毛主席英明領導,只要我們堅定執行毛主席的指示,我們很快就會打開局面的。

    (劉姨太出,后跟兩個匪軍掮著長槍停于茶館門前)

    匪兵:閃開閃開,小心挨槍!

    劉:給我進去,看他在沒在!

    兵:李老板,李老板人呢?

    李:你先別動,我出去看看。(應)來了!

    (見門前立有匪偽軍,不由一驚)

    背唱: 莫不是蔡隊長被他發現,

    匪軍站立在門前。

    走出門再把情況看,

    老蔡安全我要承擔!

    啊,是劉姨太,請!請!劉姨太,用“龍井”,還是“碧螺春”?

    劉:李老板,前天捎信讓你找個裁縫,至今沒蹤沒影。是不想辦這個事嘛?

    李:唉,劉姨太。這年頭兵荒馬亂,手藝人多不敢出門。地方上幾個裁縫你又看不上,難啊!

    劉:人都說你李老板消息靈通,交往又大。辦這點小事還拖拖沓沓,非要老娘親自跑一趟不可。告訴你,我兄弟來信要我馬上去無錫,你瞧,這幾天連著刮大風。我想把那件貂皮大衣做起來,可是頂呱呱的紫貂皮哪,不請個行家還行!

    李:哦,原是這樣。劉姨太,那一定替你打聽。若找到了,我陪他前去。

    劉(對門外站的兩個匪兵施手勢)走!

    (劉和二匪軍下場)

    李唱:劉姨太要我請裁縫,

    這個差使當應承。

    好察虛實看動靜,

    隨風使船有機可乘。

    (進屋)

    蔡:老李,她是什么人?

    李:她就是桐歧地區頭號漢奸王禿虎的姨太太。她兄弟在無錫當翻譯官。

    蔡:噢,王禿虎,王禿虎!老李,王禿虎近來情況怎樣?

    李唱:此人奸詐心毒辣,

    卻把日寇拜干大。

    殘渣余孽廣收羅,

    憑著兇殘發起家!

    他上通軍閥結狗黨,

    將百姓任意來捉拿。

    專門對付地下黨,

    要將革命來扼殺!

    老蔡,據可靠消息,王禿虎要到江陰去參加日軍一個什么重要會議。借找裁縫方便,我想試探一下他們的虛實。

    蔡:他啥時候去?

    李:大后天就去。

    蔡:老李,據支隊向我們交代的任務,日寇蘇南司令部擬定一個“三月掃蕩”計劃,要馬上向各縣傳達。你提供的消息很重要,咱到區委,具體研究對策!

    李:好,馬上就走。

    蔡:走。(二人下場)

    郭書記(出場)

    唱:毛主席戰略思想放光芒,

    抗日浪潮又高漲。

    別看他日偽勾結逞兇狂,

    賊王八狗命不會長!

    神州大地春雷動,

    革命者殺敵志昂揚。

    高擎紅旗向前進,

    凱歌震天迎曙光。

    嘿!嘿!(打起拳來)

    李(上)唱:江山陷落鐵蹄下,

    人民抗敵舉刀槍。

    蔡(上)唱:松柏屹立山巔上,

    一腔熱血灑長江!

    李:老蔡你看,前邊就是區委辦事處,那不是郭書記打拳哩。

    蔡、李:郭書記。

    郭:老李,正想找你,你就來了。真妙呀!

    李:郭書記,這位是新四軍澄西分隊隊長蔡鋒同志。

    郭(握住蔡鋒的手):蔡隊長,你們來得及時,區委正要研究對付敵人的方案哩。(三人進屋。二幕啟,區委委員甲乙二人正在翻閱文件)

    區委甲乙:哎喲,老李來啦。(高興地)

    李:哦,哈哈哈。咱們的桃李滿天下……

    蔡:開花報春來。

    (區委甲乙同 二人握手,讓座)

    郭:蔡隊長和咱聯絡,對咱區的工作將會大有幫助。

    區甲:蔡隊長,你來的正好。

    郭:接上級指示和有關情報,王禿虎去江陰確于“三月掃蕩”計劃有關。我們要抓緊機會活捉王禿虎,摸清“掃蕩”計劃內情,拔掉這顆 釘子。

    區乙:王禿虎出入戒備森嚴,王家大院更是城險墻高,很難下手。

    郭:老蔡,你有啥想法和大家談談。

    蔡:劉姨太不是要請裁縫嗎?我去。

    李:你有這手藝?

    蔡:有、有。

    唱:十五歲我在江陰把師拜,

    十年來技藝精能剪會裁。

    貂皮料不知做過多少件,

    保證叫劉姨太滿意開懷!

    李:老蔡,你去王家大院,給咱做個內應?

    蔡:對。王禿虎要去江陰開會,劉姨太做衣裳心急。就利用這機會探王家大院情況。等王禿虎回來,咱們立即動手!

    眾:好計。

    郭:老蔡的意見可行。但是,你是新四軍隊長,怎能讓你擔這風險……

    蔡:郭書記,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咱共產黨人為革命出生入 死,在所不惜。我還能怕死么,哈哈哈……

    郭唱:聽老蔡要打進虎穴去,

    這個策略莫延遲。

    細偵察敵巢風情和布置,

    猛來個里應外合定棋局。

    區乙:蔡隊長,你要多加小心!

    蔡唱:為革命我從不前顧后慮,

    胸壓著重重恨怎能甘休!

    沙場上與敵人苦征惡戰,

    決心報民族恨與階級仇!

    英雄壯志沖宇宙,

    獻身革命不回頭。

    這一去我定要完成任務

    在王家大院放歌喉!

    郭唱:聽老蔡一番話慷慨激蕩,

    革命者雄心壯志不尋常。

    要徹底來摧毀“三月掃蕩,”

    準備和王禿虎大戰一場!

     

    區委甲:我們決心打好這一仗,為死難烈士報仇!

    郭:老蔡,(緊緊握住蔡鋒的手)祝咱們成功,勝利!

     

    第二場      祖孫雪夜

     

    幕啟(風雪交加的夜晚,張老伯同孫女彩娥上。張老伯背著鋪蓋卷,一手提籠,一手攜彩娥迎著風雪上)

    張唱: 迎風雪拖孩兒乞茶討飯,

    不覺得天色晚行路艱難。

    這年月普天下兵慌馬亂,

    老百姓受欺壓有誰可憐。

    又凍又餓渾身顫,

    飛雪撲面苦難言。

    前不著村后無店,

    今夜那里避風寒……

    彩娥:爺爺,你看,前邊不就有個村子么?

    張:哦,前邊,叫爺爺細看。外高大的門樓,磚砌的院墻,像是財東家的莊院,小心有惡狗……

    彩:爺爺,哪可怎么辦呀?

    張:走,孩子,今夜晚咱們就在這門樓下避避風雪。要小心才是。

    唱:手拖孫女把路趕,

    不覺來在大門前。

    石獅子咧嘴又瞪眼,

    寒風呼嘯似刀殘。

    又凍又餓渾身軟,

    只好在此將身安。

    (張老伯放下鋪蓋卷,半躺在上邊。彩娥偎在爺爺懷里睡著)

    彩娥,我娃還是睡上一覺,不等天亮咱們還要趕路。

    彩:爺爺,你夠累了,你也睡著吧。

    (祖孫二人因疲倦不堪,都已睡著。音樂起奏,北風呼嘯,一派凄涼。忽傳來一陣鈴聲,鈴聲響過,兩人抬一乘小轎子出。轎子上掛著寫有“王”字的燈籠。王禿虎坐轎內,左右有兩個護兵背槍跟隨回院)

    轎夫甲:到了,停住。

    轎夫乙:嗨,好冷的天氣喲。

    護兵(喊)喂,開門來

    (徐胡子在內問“什么人”)

    王:你老兄嘛,回來了。

    護兵:快,王隊長回來了。

      (門開,徐胡子提手槍出。張老伯的鋪蓋卷將徐差點絆一跤,徐嚇了一跳,倒退幾步,驚醒了張老伯與彩娥)

    徐:噢,門口有人,門口有人!

    護兵(提燈上前)不許動,干什么的?

    張:逃難的,在這里避避風雪。

    徐:逃難的?(把鋪蓋卷踢了踢,又把二人細看了一下)早點滾開!

    王:(下轎)原來是兩個叫化子。嘿嘿,這里是你避風雪的地 方嗎?

    徐:快滾!

    彩:爺爺,咱們快走。

    王:(心生一計)慢著。太太說要買個丫環,這姑娘不就很俊俏么?

    徐:嗯,長得還不錯。這叫送貨上門,方便方便。(在腰里一摸)老頭子,這是二十元錢,姑娘成了我們的人了。(徐胡子拉彩娥,彩娥掙扎著。)

    彩:(大哭)爺爺……

    張:不,不行。孫女不能賣!我的孫兒呀……

    徐:(將二十元錢票一丟)哈哈,不能賣也得賣!(猛踢一腳,張打了個趔趄倒下)去你的吧!

    王:把門關了!(眾匪抱彩娥下 場,張老伯掙扎爬起,拍門大哭大喊)

    張:彩娥,彩娥……我的孫女呀……

    唱:好賊匪氣煞我渾身打顫,

    叩雙環呼孩兒淚似涌泉。

    我兒子被抓丁兩年已滿,

    兒媳婦討飯去不見回還。

    娃他奶染病患又把命喪,

    丟下了小孫女共度饑寒。

    到如今我老漢孤身無伴,

    何時間全家人才能團圓。

    叫一聲蒼 天爺你睜開眼,

    怎忍我將朽骨淪喪外邊。

    提起此事心疼爛,

    賊匪沒長人心肝。

    此時間只覺得天旋地轉,

    苦命人到那里都是一般!

    彩娥孫女呀……

    (幕下)

     

     

     

    第三場    偵察救難

     

     

    (蔡鋒與郭書記化裝偵察敵情上場)

    郭唱 :清早踏雪到郊外,

    偵察敵情作安排。

    蔡唱:寒氣逼人難忍耐,

    烏云遮天何時開!

    郭唱:遠遠望見匪營寨,

    高墻上修著大炮臺。

    蔡唱:除非智取把敵敗,

    胸中豪氣卷江淮。

    郭唱:就在虎穴把陣擺,

    蔡唱:勝利會師上山來!

    郭書記,你看前邊雪地里怎么躺著一個人?

    郭:哦,是個人么,咱們到前邊去看看。

    (二人走近,將張扶起)

    蔡:老伯伯,老伯伯。

    郭:大伯,大伯。(張老伯已昏迷不醒)

    蔡:郭書記,他已經凍得昏迷不醒了。看樣子是個逃難的窮人。

    郭:咱們把老人家背上山,盡量搶救。

    蔡:對,還是救人要緊。讓我背上。

    郭:老蔡,讓我背上。

    蔡:都是一樣,咱們快走。

    (蔡鋒背張老伯下場,郭書記隨后下)

     

    第四場      復仇怒火

     

     

    幕啟(眾民兵都關切的圍著張老伯,蔡鋒端開水讓他喝)

    蔡:老伯伯,老伯伯。

    (張忽然醒悟,見此情景,不知身處何地,只認為被盜賊所擄,大罵一通)

    張:好一群賊匪,搶走我孫女,還要把我怎么樣,我就拼一死了!

    蔡:老伯伯,我們是共產黨領導的民兵,是抗日的軍隊。

    張:呸,你們冒充共產黨,既然是好人,搶我孫女是啥道理!

    蔡(張老伯說得大家莫名其妙)老伯伯,你誤會了。

    張:哼,還能賴過不成。都 是你這些土匪干的!

    唱:昨夜晚風雪狂無處立站,

    和孫女來在了大門外邊。

    誰料想你幾個心懷不善,

    出主意奪我娃所為那般!

    蔡:老伯伯。

    唱:清早間去偵察王家大院,

    見一人正昏迷躺在雪田。

    新四軍打日寇為民解難,

    是我和郭書記背你上山。

    這本是民兵抗日前防線,

    有什么門里門外邊?

    高門戶也許是王家大院,

    匪隊長王禿虎作惡多端!

    張:啊,我明白了。

    唱:昨夜晚他坐轎威風八面,

    有護兵掮著槍來到門前。

    燈籠上有“王”字清晰可見,

    一說是王隊長大門開圓……

    哎,你們是新四軍,救命恩人。我得罪你們了……

    蔡:大伯,不知不為怪,沒有什么。

    張:不,我要報仇,給我發一支槍,讓我找他去,殺了王禿虎!

    蔡:大伯,不要急。有共產黨領導的新四軍,打日寇,滅敵匪。這仇一定要報的。大伯,你放心吧。民兵甲:老伯伯,還是身體要緊,沒有好身體就殺不了敵人,報不了仇!

    郭(出):老蔡,大伯好點了吧?

    蔡:好點了。老伯伯,這是我們郭書記。

    張:郭書記。(緊緊握住郭的手)郭書記,是你們救了我啊。

    郭:大伯,救你的是共產黨,毛主席,陳毅將軍。我們共產黨領導的新四軍,八路軍一定能打敗日本侵略者,打敗狗漢奸,賣國賊,解放全中國。讓所有窮苦人都過上好日子

    張:郭書記,我們就盼這一天哪。大伯就跟你們干吧!

    郭:大伯,你家住什么地方?

    張:郭書記。

    唱:我家住河南偃師縣,

    天災人禍緊相連。

    地主逼債逼得緊,

    田里荒旱少豐年。

    兩個兒被拉丁無有音信,

    氣得老伴命歸天。

    無奈我和孫女沿門討飯,

    從河南逃難到這邊。

    天不幸昨夜晚又遭劫難,

    王禿虎搶我娃太得野蠻!

    全家人從此后難得相見,

    死的死散的散怎不慘然。

    郭:大伯,你不要傷心。我們就是要進攻王家大院,你孫女會和你團圓的

    張:那好,那好極了。

    唱:殺賊匪我也要去上前線,

    要宰掉欺害良民的狗漢奸。

    為抗日寇流血汗,

    情愿一死也心甘。

    郭:大伯,我們同意你的要求。只要咱們窮苦老姓團結緊,勝利一定屬于我們的。大伯,你要好好將惜身體。

    張:對,對,郭書記,老蔡同志,我一定要報答共產黨的恩情呀!

    蔡:郭書記,按原計劃進行,讓我啟程上路吧。老伯伯(握住張老伯的手)改日再會。同志們,再見啦!

    (蔡同郭書記握手,向民兵戰士告別)

    郭:祝你們勝利完成任務!(眾招手相送)

    (下場,幕落)

     

    第五場    打入虎穴

             

    (蔡鋒換便衣短衫和李春林出場 跨上南橋)。

    蔡,唱:跨南橋登上陽關道,

    決心把任務來完成。

    我蔡鋒化名叫楊正,

    去王家大院做裁縫!

    李,唱:我送老蔡出了征,

    把酒餞行送英雄。

    蔡,唱:敢上刀山下火海,

    手執長纓縛蒼龍!

    李:老蔡,前邊就是王家大院。

    匪崗哨:別動!

    李:老總,別誤會。我是王隊長的朋友,應劉姨太邀請,前來幫忙的。

    匪崗哨:王隊長今天沒在。沒有命令,誰也不能進去。

    劉姨太(出)我道是誰,是李老板。請進,請進。

    李:喲,你看,不是你來,真難為人啦。

    劉:哎,請原諒。這叫以防萬一嘛!

    李:劉太太,這位楊師傅是我的朋友,在江陰城做裁縫有點名氣。被我橫說豎說,三拉六扯才答應做兩天生活。

    劉:手藝人嘛,四海為家。李老板麻煩口羅。隊長沒在,這里非久留之地,不敢多禮了。

    李:王隊長樹大根深,只求多多包涵。

    劉姨太:那還用說,慢行。

    (李春林下場)

    蔡,唱:王家院真正是戒備森嚴,

    東與西有碉堡虎視眈眈。

    兩廊下只見那飛鷹走犬,

    我老蔡在此地扎下營盤!

    劉:楊師傅稍等。彩娥,快傳茶來——咦,怎么不見人咧!彩娥——(下場)

    蔡,唱:假若是同志們前來冒險,

    八、九挺重機槍怎好遮攔。

    用智取才確是穩當方便,

    更需要設妙計調虎離山!

    (彩娥端茶盤上)

    彩:楊師傅用茶。

    劉(取一大疊皮貨綢緞上場)楊師傅,看這貂皮是真貨吧?

    蔡:真貨,真貨。我做了近二十年裁縫,做的皮貸可用船裝,也沒見過這樣好的紫貂皮哪。你劉太太真有福氣。

    劉: 哈哈哈 …… 楊師傅, 你真是識多見廣啊。 這些料子包給你做喲。

    蔡:三太太,不瞞你說,我是拗不過朋友的面子,才出來做兩天生意。眼下這兵荒馬亂,再說,貴府不比一般人家,怎敢久留……

    劉:嗨!說到那答去了。

    唱:俺家掌柜的他不在,

    俺在家里是總裁!

    楊師傅莫要多見怪,

    盡管自由放痛快!

    蔡:劉姨太。

    唱:我得趕快把活做,

    你將地方好安排。

    劉唱:這套間你看怎么樣?

    蔡唱:光線太暗難剪裁!

    劉:彩娥。

    唱:給老娘把竹簾快卷上,

    蔡唱:這一下才能看明白!

    (劉姨太、彩娥 下場)

    蔡唱:后面圍墻有暗哨,

    機槍架著在炮臺。

    交叉火力鎖后院,

    如何進攻能進來?

    徐:(出)快滾快滾!這西套間是王隊長的辦公室,咋能在這里做裁縫。

    蔡:老總,這是太太的安排!

    劉:(出)好好好,這里不行,請你徐副隊長前前后后另找一間吧。

    徐:王隊長臨走叮嚀,這幾天不許來閑人,你卻請個裁縫,真胡鬧!

    劉:嘿嘿,王隊長,王隊長,王隊長還得聽我這個參謀長的。

    徐:去,讓他在西廂房做去,免得惹麻煩!

    劉:楊師傅,跟我來。你看那狗寶,把老娘弄得手也忙,腳也亂的。

    (二人下場)

    徐:嗯!

    唱:恨這婆娘太刁野,

    當面敢欺你老爺

    隨便請人把活做,

    難道不防有間諜!

    (下場)

    二幕啟(蔡鋒正在縫衣,劉姨太在旁觀看。心中高興和蔡攀談)

    蔡唱:王隊長在桐歧真有聲望,

    榮祖宗揚后世耀日爭光。

    順風潮掛高帆青云直上,

    定太平結皇軍胸有奇方!

    似虎踞如龍磐英雄氣象,

    看那個敢飛越峻宇高墻。

    他不愧救國的豪杰戰將,

    劉姨太為猛虎添了翅膀。

    在今世你好將清福永享,

    百姓會慰勞你滿腹衷腸!

    劉唱:王隊長可真是英雄闖將,

    憑武力結日本獨霸一方。

    窮小子一個個聞風喪膽,

    地下黨幾十人都挨了槍。

    那皇軍對王某十分獎賞,

    他暗里姓蔣不姓汪!

    (內傳“隊長回來啦。”劉姨太若有所思)

    劉:隊長回來啦!(下場)

    蔡:王禿虎!

    唱: 據情報江陰會議五天完,

    他怎么回來這突然。

    陌生人出現在王家大院,

    難道他心中不猜嫌!

    若要脫身事難辦,

    作戰計劃怎周全。

    不能走,須鎮定,

    要時刻準備斗敵頑。

    提前回來事有變,

    要摸透實情過難關。

    找機會上鎮把集趕,

    為區委巧把情報傳。

    (下場幕落)

     

    第六場      王三豬叛變

     

    王(出)唱: 我王某向為人生性莽撞,

    投皇軍殺共匪坐地分贓。

    大丈夫圖的是富貴興旺,

    即有人罵漢奸又有何妨。

    這幾天共產黨活動猖狂,

    受調遣來征剿急轉回鄉。

    司令部在會上千金懸賞,

    要把這窮小子一網打光!

    (匪兵二人綁王三豬上場)

    匪兵:王隊長,又抓住一個共產黨!

    王:什么共產黨?

    兵:他叫王三豬,是個土八路。

    王:王三豬,啊!他是我的堂侄呀,帶上來。(匪兵將王三豬押上)啊,還是我侄兒,受委屈了。

    (親自為之松綁)

    唱:侄娃子多年來無有音響,

    卻不料受綁架到我法堂。

    精靈人看風舵眼窩放亮,

    棄暗投明細斟量

    豬:呸,雖然說你是我叔父,誰還跟你當漢奸哩!

    王:小子反了。竟敢和老子玩兒戲!不給點顏色不知厲害。來人,揉搓揉搓!

    匪兵:走!走!

    (匪兵拉王三豬下場)

    王:哼哼哼,不招,不論是誰,不招都是花生豆的買主!

    匪兵(上)隊長,上了老虎凳,他還是不招。

    王:不招拉出去斃了,斬首繳令!

    兵:是。(下場)

    王:哼,難道共產黨都是硬漢子不成!

    兵(出)隊長,他軟啦。

    王:我就看他過得了苦肉關,上不了閻王殿!

    豬(上)哎呀,四爸呀,饒命,饒……命……

    兵:他媽的,不看在隊長面上,非砸爛你外骨拐!

    王(罵小匪)滾,真不知天高地厚!(小匪下)侄娃子……

    豬:四爸呀,饒了你娃吧!……

    王:饒了你,嘿嘿,遲一分鐘我娃就上西天了。跟那些窮光蛋鬧世事,真不怕辱沒了咱王家的祖宗!

    唱:看四爸出門來威風八面,

    那皇軍也把咱看重百般。

    豬唱:兒只想在今生功成名就,

    誤參加游擊隊不抵個球!

    王唱:你何必擔風險又把苦受,

    我的侄生在福中不享福。

    若不是你四爸將你解救,

    你早已見閻王一命嗚呼!

    豬:四爸,我投降,歸……順……

    王:徐老弟。

    徐:嗯,來喲。

    王:收拾擺宴,給我侄兒接風。

    徐:沒麻嗒。恭喜王隊長,叔侄重相逢。

    (徐下場)

    王:豬娃呀,四爸封你做特工隊的副班長。

    豬:多謝四爸晉封!

    王:近來新四軍情況咋樣?

    豬:澄西來了一個叫蔡鋒的擔任隊長。本地人,準備向特工隊進攻!

    王:這人有多大年齡?

    豬:三十左右。

    王:哼,哼!真是吃了豹子膽咧!

    豬:此人智勇過人,善于化裝誘敵,真不簡單,莫要輕視。

    王:你知道蔡鋒最近在那里活動?

    豬:聽說他最近執行啥任務去了。

    王:你被擒拿,他們是否知道?

    豬:不知道。

    王:今天要你打回去,作為咱的內應。打聽蔡鋒活動的情況,及時報告桐歧聯絡站。若抓住他,皇軍大大有賞!

    豬:多謝四爸指點。

    兵(出)隊長,酒宴擺好了,徐副隊長請你二位入坐哩。

    王:侄娃子,走,坐席走。(下場)

    彩娥(上場)唱:母老虎急忙忙去吃酒宴,

    她要我到西廂好聽使喚。

    蔡(上)唱:聽說他們去赴宴,

    鉆個空子真不難。

    門前院后細察看,

    把情報及時送上山。

    彩:裁縫叔叔,口渴了給你傳熱茶,要啥盡管問我。你開口,讓我太太傳話去。

    蔡:姑娘,你莫非是河南偃師縣人么,逃難來到這里……

    (他頓時說得彩娥低下了頭,暗自悲傷)

    彩唱:逃難遇難真不幸,

    叔叔你咋能知情?

    蔡唱:  王禿虎將你搶奪去,

    你爺爺對我細說明。

    彩:啊,我爺爺現在何處?

    蔡唱:那一天我們把路趕,

    見一人倒在雪地邊。

    他昏迷不醒不講話,

    我們背他上了山。

    彩(大哭)爺爺呀……

    唱:聽一言猶似猛雷震,

    似鋼刀戳進我的心。

    只說是總有一日報仇恨,

    怎知爺爺永離分!

    哭了聲難見的爺爺呀……

    蔡:孩子。

    唱:共產黨鬧革命身負重任,

    新四軍打日冠專救窮人。

    殺漢奸懲惡霸報仇雪恨,

    要解放全中國百姓翻身。

    孩子,你爺爺他沒有死。他已參加了共產黨領導的民兵武裝,就要和他見面了。

    彩:叔叔,你莫非也是……

    (蔡鋒點點頭)

    叔叔,我也要參加新四軍,為咱窮苦人報仇!

    蔡:孩子,你的愿望一定能夠實現的。這院子的情況你可熟悉么?

    彩:熟悉,熟悉。

    唱:城上增設暗調堡,

    東西兩旁是炮樓。

    前后院都有軍火庫,

    三百匪兵守四周。

    蔡:孩子。

    唱:自古人民威力大,

    反動派原是紙老虎。

    只有軍民團結緊,

    任何困難也能克服!

    (從內邊傳來“王隊長,敬你一杯!”“王隊長,這可是喜酒。”

    劉姨太:“隊長喝醉了,快!”二人靜聽,聞聲下場。兩個匪兵扶王禿虎過場,王顛顛欲倒。)

    王:我沒醉,我沒醉……

    劉:呸,你都喝成瘋子了,還沒醉。扶下去,讓隊長休息休息。

    (同下場二幕落,音樂起奏)

    郭(上場)

    唱:幾天來觀敵情風云變幻,

    卻不料王禿虎早轉回還。

    等情報再決定作戰方案,

    不由人擔念著蔡鋒安全。……

    民兵甲:郭書記,王三豬叛變了。

    郭:你是怎么知道的?

    甲:你看,這是特委送來的內線情報。

    郭(看罷)啊,王三豬叛變投敵了……

    唱: 王三豬叛變實可恨,

    我心中一時急如焚。

    作戰計劃當提前,

    開緊急會議扭乾坤!

    (下場)

    豬(上場)唱:昨日出門真不幸,

    不料落入敵手中。

    當堂上抬來老虎凳,

    干革命怎能怕犧牲!

    軟硬把戲撞不動,

    把我關在獄牢中。

    乘深夜我把墻挖了個洞,

    匆匆逃回咱營中。

    哎呀,險乎送了命咧!

    郭:既是這樣,趕快休息去吧。

    (三豬下場)

    區委甲、乙上:郭書記,三豬咋樣逃回來的?

    郭:王三豬是王禿虎的遠門侄子。被捉逃回,不可不防。

    區委乙:這次三豬逃回,說話多半不實。我們何不來個將計就計。

    郭:就是嘛,咱們等蔡隊長的情報回來再作決定。

    (下場幕落)

     

     

    第七場    廂房斗智

     

     

    幕啟(劉姨太正在梳妝打扮結束。彩娥雙手捧著鏡框,讓她前照瞻。)

    劉唱:隊長開會回家轉,

    我在正房巧打扮。

    對著明鏡仔細看,

    恰似那月宮仙子下了凡,下了凡。

    王(內傳)太太。

    劉:死丫頭,快滾!

    (彩娥下場)

    王(上場)唱:到房子先把太太見,

    隔了三天如三年。

    劉:隊長回來啦。臨走你說五天,怎么今早就回來了。

    王(一把摟過劉姨太)劉,我的寶貝。離開你一天,我心里悶得發慌……哈哈哈。

    劉:隊長,你小舅子要我馬上去無錫。哎,我托南橋茶館李老板請了個裁縫,把那件貂衣大衣縫起來。那位楊師傅真是手藝高超,百里挑一呀!好料子遇上這把式,真是……

    王:那位裁縫,是啥地方人?

    劉:聽口音,象是澄西人。

    王:多少年紀?

    劉:三十開外!

    王:走,領我去看看!

    唱:裁縫、蔡鋒;

    不由我吃一驚!

    口音、年齡;

    更令人把疑生。

    如果他真是蔡鋒,

    這就叫自投羅網進牢籠!

    (進西廂房,只見桌子上放著料子、剪子、尺子,裁縫連影子也沒見)

    王:人呢?

    劉:剛剛還在給我講《穆桂英掛帥》哩,這人肚子裝的真不少。我還要他多做幾天活哩,把你那件呢子大衣也做起來。

    王:他媽的,逃走啦!劉,

    (掄起右手正要打劉姨太,劉躲過)

    劉:來啦,那不是楊師傅么。

    (蔡鋒端漿糊上)

    蔡:我去灶房調點漿糊。太太,你外衣裳馬上就做好了。

    劉:楊師傅,這是我家掌柜的。隊長,他就是楊師傅。

    蔡:王隊長,太太叫我做兩天生活,手藝不好,多多包涵。

    (王禿虎點頭還禮,在西廂度步)

    王唱:我看你好不非凡真有膽量,

    蔡唱:王隊長這么看重難承當。

    王唱:這地方空閑著鐵鏈棍棒,

    蔡唱:混生活那管它大炮鋼槍!

    劉唱:隊長呀你咋能這樣莽撞,

    你怎么出言不遜把人傷。

    王:好一個裁縫!

    蔡:王隊長過獎了。

    唱:眼下這兵慌馬亂多動蕩,

    手藝人櫛風沐雨混時光。

    王:好說,好說。聽口音,貴府在澄西。

    蔡:不,老家在常州,舅家在澄西。

    唱:從小跟舅來學藝,

    走遍江陰和桐歧。

    日本戰火燃燒起,

    苦命的父母早分離

    幾間草棚被炸毀,

    從此就流落四方無家歸!

    ,真是命運哪!

    太太 ,對咧。你穿上看咋樣?

    (劉姨太捧衣裳下場)

    (王禿虎忽從凳子上跳起,雙眼盯住蔡鋒的右手。只見蔡鋒右手的虎口和中指一段有厚繭,像是握槍的手,忽地拔下手槍)

    王(喊)是拿槍的手,來人哪!

    (四匪兵執槍出現在門口)

    蔡背唱:我的右手他生疑,

    緊要關頭怎解圍。

    胸壓怒火和他拼,

    任務關緊急不得!

    拿剪刀的手怎么是拿槍的手!哈哈哈。

    (鎮定而不慌不忙的拿剪刀剪起來。王禿虎緊觀察蔡鋒的舉動,只見剪刀不上不下的扣在右手虎口的老蠻上,他像放了氣的氣球)

    王:嗯。

    蔡:王隊長,你這是什么意思?

    王:我看你是共產黨!

    蔡:共產黨,這話從何說起?!

    王(對匪兵)下去,給楊師傅泡茶。

    蔡:隊長既然懷疑,可到江陰查訪!

    王:是要查訪的!肚里沒冷病,不怕吃西瓜。楊師傅,時間不早了,晚上就住在這里。

    劉:(穿上那件貂皮大衣出)

    你看,貂衣大衣套旗袍,真可身,這高貴樣呀,再不能咧。還是楊師傅手藝絕啊!

    蔡:給太太做活,不用心還行。

    王:楊師傅手藝真高明哩!(撓起大拇指)

     

    (幕下 )

     

     

     

    第八場       智送情報

     

     

    (劉姨太出場)

    劉唱:只因為昨夜晚逛耍熱鬧,

    早飯時才更衣還覺疲勞。

    未吃飯我先把煙癮過飽,

    到午時和裁縫再去閑聊。

    (坐在椅子上,二郎腿一架)

          彩娥,把煙盤子端上來,彩娥

                

    (彩娥出端煙盤,只因一步遲慢,劉姨太大發雷霆)

     賊丫頭,只當你死了,叫你怎么不吭聲!

    (取起竹板子欲打)

    兵:(出)太太,線不夠了。裁縫要線哩。

    (下場)

    劉:賊丫頭,看你不要命了。(劉匆匆下場)

    彩唱:母老虎比虎狼更加兇狠,

    渾身口將冤屈去向誰申。

    盼只盼新四軍早日來到,

    我還要拿起槍去殺敵人!

    (內傳劉姨太喊“彩娥”)

    噢,來了。(彩娥下場)

    王(上場)

    唱:昨日里西廂房作了試探,

    那裁縫真或假尚難戳穿。

    若只盼三豬娃消息露面,

    再看我王文虎大顯手端。

    三豬消息一到,那裁縫假的變不成真的,真的變不成假的!

    匪兵甲(出):王隊長,皇軍來電有請,有請!

    王:他媽的,今天請,明天請,真是催命鬼!

    (下場)

    劉唱:我劉家唯有我千金女娟,

    嫁給那王文虎更是值錢。

    他平日常與我飲酒嬉宴,

    真好比楚霸王配了貂嬋。

    蔡:這次王隊長回來,一定陪你同去無錫羅。

    劉:就是嘛。他還說要等侄兒的啥消息,才陪我去無錫。楊師傅,有機會我帶你到無錫去謀生計,保讓你混個肚兒圓,還能多掙幾個錢。

    蔡:那就多謝了。

    劉:今晚你給咱加點夜工,咋向?

    蔡:好,你把料子都拿出來。

    劉:行,行(劉下場)

    蔡唱:近日里忽聞得三豬叛變,

    王禿虎必定是等他回還。

    要及時將情報送出大院,

    讓區委早動手來把敵殲!

    我要為區委行動創造條件,

    摸棋局時刻掌握主動權。

    烈火中才能把真金錘煉,

    身處在虎龍潭俠膽沖天!

    劉姨太她說等侄兒的啥消息,說明三豬還不知我的情況。王禿虎正迫切等他的情報。說“新四軍在無錫郊區活動”無疑是假話。對,建議區委制造一個假情報,誘三豬上鉤,咱來個將計就計,調虎離山!(寫在一張紙條上夾卷煙內)

    唱:將情報藏在煙里邊,

    中午趕集借機緣。

    南橋茶館轉一轉,

    約會今夜慶凱旋!

    劉:(上場)楊師傅,這旗袍今晚做得起嗎?

    蔡:晚上要加工縫紐扣,五色絲線不夠用。

    劉:桐歧鎮上要啥都有,我給咱去買。

    蔡:今天中午,我陪太太走一趟。

    劉:那好那好,我正要到聯絡站打聽個事,咱們走吧。

    (二人下場)

    (蔡鋒和劉姨太上場,有二小匪掮搶跟隨。劉姨太穿綠花旗袍上場)

    蔡唱:桐歧鎮上把集趕,

    劉唱:逛街串市好游玩。蔡唱:太太你往路上看,

    逃難的百姓一串串!

    劉唱:那些閑事咱休管,

    只要自己不缺錢!

    蔡:啊,那不是李大哥。李大哥

    劉:李老板忙啊!

    李:原來是劉太太,衣服做完沒有?

    劉:還得點絲線,今晚就想結工。蔡:大哥,這是王隊長賞的川卷煙,正經貨,抽一根。(李接,欲點)

    李:在這兒喝了茶再去。

    蔡:不麻煩啦!(下場)

    李唱:蔡鋒趕集把信送,

    卷煙內邊有密情。

    讓我先把卷煙綻,

    哎,一張紙條看分明。

    將計就計在今晚,

    調虎離山巧變通!

    好哇,讓我趕快送于區委。

    (下場)

     

    第九場            將計就計

     

    李唱:我急把情報送區委,

    今夜晚作戰是時機。

    通知民兵作準備,

    調虎離山戰強敵!

    (敲門)郭書記。

    郭:是誰?

    李:我是春林。

    郭:(開門)老李,快進來。

    李:你看,這是蔡隊長送的情報。

    郭:(看罷)要抓緊這個時機!

    唱:蔡隊長他送來作戰方案,

    要民兵石河口調虎離山。

    乘勝出擊王家院,

    里應外合把敵殲!

    對,咱們馬上召開民兵骨干會議。老李,馬上通知,把三豬也請來。

    李:郭書記,三豬投敵未知真假,恐怕靠不住。

    郭:他投敵已有確鑿證據,現在要利用他捎書,報信!

    唱:經證實王三豬確真叛變,

    幾天來暗打聽蔡鋒根緣。

    是叛徒也能替咱行方便,

    要他給王家大院把信傳。

    (老李領六、七人上場)

    眾民兵骨干:郭書記。

    郭:民兵同志們,剛接到上級通知,有一批重要物資,由蔡鋒隊長等五位同志押送,由無錫方面運來。今晚十一點到達石河口,要我們派五個民兵骨干協助轉移。事關重大,聯絡信號,電筒三明三暗。

    眾:我去,我去!

    豬 :我去,我也去!

    郭:大家都做好準備,夜晚隨時通知,嚴守密信。

    眾:好!(郭隨眾下場,三豬未下)

    豬唱:幾天來刺探著共軍情況,

    這消息真令人欣喜若狂。

    要趕快去報告桐歧鎮上,

    捉蔡鋒立大功有了名堂。

    (郭書記出場,王抱頭裝病狀)

    郭書記,哎喲,哎喲……

    郭:怎么啦?

    豬:郭書記,頭疼眼花,偏頭風犯啦。哎喲,難受的要命哩!

    郭:那你還是從小路下山,快到鎮上買點藥去。

    豬:我去,我去,恐怕抗不過,難受死啦!

    (王三豬下場)

    郭:小明。

    小明:來羅。(出)郭書記。

    郭:王三豬頭痛得要緊,看他去沒去醫院看病就醫。你帶幾個民兵化裝后暗中監視

    小明:好。(下場)

    郭唱:王三豬突然間頭疼要命,

    赤顆顆暴露了險惡心情。

    他若在桐歧鎮去把信送,

    這才能將計就計告成功!

    (眾民兵出,爭先恐后要求戰斗)

    民兵甲:郭書記,同志們要參加戰斗,你下命令吧!

    民兵乙:我要給玉蘭姐姐報仇!

    張老伯:郭書記,給我發一支槍,我也要去打漢奸!

    郭:同志們,我們正在等待有利時機,我們的仇一定要報!今天夜晚十點鐘在石河口待命,準備活捉王禿虎!

    (幕下)

    第十場      石河口

    幕啟(王禿虎出場,全付武裝)

    王:接到三豬情報,蔡鋒有了下落。這個裁縫也就免罪了。兄弟們!

    眾匪(出)有!

    王:今天去執行一項特殊任務,抓一條大魚。

    眾匪:大魚?哈哈哈。

    王:新四軍澄西分隊隊長蔡鋒。

    眾:在啥地方?

    王:哎,甭慌,別吵。他們有五、六個人,押著一批重要物資,現在已經入網了。誰先抓住這條魚,大大有賞!

    徐:這次行動,要不要皇軍配合一下?

    王:老兄,這點小事,我們包了。明天押著蔡鋒去見皇軍,到那時候…嗯,哈哈哈。

    徐:哈哈哈……

     

                            ( 幕下 )

    (夜晚十一點郭書記帶民兵來到石河口一帶)

    郭唱:夜沉沉星月靜波光閃閃,

    石河口埋伏著抗日兵團。

    除漢奸報仇恨擦拳磨掌,

    殺日寇救中國奮勇直前。

    多年來打游擊身經百戰,

    看今天革命洪流誰能阻攔!

    同志們。

    民兵:來了。

    郭:注意隱蔽!(皆下場)

    (徐胡子拿盒子槍,率眾匪出)

    徐:兄弟們,今晚是咱們發洪財的機會。各自分散,橋頭等候!

    (眾匪散下,徐胡子提槍立于橋上凝望)

    (郭書記猛出一腳踢掉徐手中的盒子槍,兩位民兵撲上前將徐綁了起來,拉下。匪兵頓時大亂。亂奔亂跑。眾民兵追趕,廝殺,匪兵有的舉槍投降,有的被擊斃。一場戰斗勝利結束)小明:郭書記,匪軍全部消滅,沒有一人漏網!

    郭:打得好。讓同志們就地休息,給我把徐胡子帶來!(小明帶徐胡子上)禍國殃民的漢奸,還不低頭認罪!

    徐:求長官饒命!

    郭:我要你老實招出,王禿虎現在何處?

    徐:我招,我招。為了聯系皇軍,他先回到大院去了。

    郭:大院還有多少人?

    徐:總共不上二百。

    郭:是真的!

    徐:真的。

    郭:若有半句慌話,小心你外腦袋!

    徐:是,是。

    郭:帶下去。小明,召集民兵集合!

    (將徐胡子押下)

    (眾民兵齊上場)

    同志們,這一仗打得很漂亮。現在,我們馬上要進攻特工隊的老巢王家大院,活捉王禿虎。王家大院碉堡圍守,防備嚴密,還當考慮智取!

    區委甲:郭書記,咱們有蔡隊長作內應,里應外合定能成功!

    區委乙:郭書記,王禿虎一定等著消息哩。咱們扮做徐胡子得勝回營,借機可以打進去。

    眾:好辦法,好辦法。

    郭:我也是這樣想的。我就給咱當徐胡子,誰扮蔡隊長哩?

    李:看我咋樣?

    郭:老李行。匪兵嘛,還是咱們的民兵戰士。同志們,整裝待命,準備分三路進發!

    (幕下)

     

     

    第十一場       大鬧王家院

    幕啟(王家大院,蔡鋒正加工做衣裳。桌上點著油燈,旁有碉堡,巡邏的匪兵執槍立于其上)

    蔡唱:深夜間在燈下穿針引線,

    已看到石河口激戰正酣。

    同志們將進兵王家大院,

    到那時要讓敵巢化烽煙!

    匪崗哨:是誰?

    王禿虎:(出)是我。(帶兩個護兵叫門)

    哨:王隊長咋回來啦?

    王:徐副隊長帶人馬前去剿敵,我領二位兄弟回家。電話機旁不能離人,有情況得及時聯系皇軍。

    哨:隊長快進。

    王:去,你們要嚴守門戶,不可松懈。

    蔡:好一只奸滑的狐貍。看來該用第二套戰斗方案了。

    王唱:見廂房加夜工燈光猶亮,

    想起了昨日里刺探情傷。

    眼看著抓蔡鋒在今晚上,

    給皇軍報功勞威名大揚!

    楊師傅,你辛苦啦!

    蔡:王隊長請坐。

    王:哈哈,楊師傅。想當初鬧了個誤會,還以為你是新四軍的蔡鋒哩。

    蔡:什么蔡鋒?

    王:蔡鋒是新四軍的分隊長,這人身經百戰,特別厲害。皇軍賞一萬元捉他。

    蔡:好千歲,他有三頭六臂么,這么值錢!

    王:嗨!據說蔡鋒身材、年齡跟你有點相像。澄西人,善于化裝偵察。他即使站在你的眼皮下,你也認不出來。可他再厲害也逃不出我王文虎的手心!

    蔡:哦,王隊長。到那時候,讓我看看那個蔡鋒和我這個裁縫究竟一樣不一樣!

    王:哈哈哈……

    蔡:哈哈哈……

    (外“砰砰”響兩槍。王禿虎問碉堡上的匪軍。)

    王:有情況嗎?

    哨:報告隊長,石河口方向傳來槍聲。

    王:注意監視,一有情況,馬上報告。

    (“叮鈴……”響起一陣急促的電話聲。王接電話,內傳“王隊長,槍聲那里的,情況的有?)

    王:太君,情況小小的。特工隊的執行任務。(內傳“唔,當心土八路的干活!”王放下電話)

    (內傳出“快開門,快開門”)

    哨:是誰?

    郭:(扮徐胡子出,后綁一個偽裝蔡鋒,眾民兵扮匪兵上 )

    哨:是徐副隊長嗎?

    (王禿虎走向大門,大門關著。又轉回來向碉堡問。)

    王:是誰?

    郭:是我呀,王隊長,蔡鋒抓住嘍。

    (王禿虎站在崗哨上用手電筒照下,果見徐胡子背后綁了一人)

    王:那幾個人哩?

    郭:當場解決啦!

    王:(對崗哨匪軍)快,快去開門!

    (崗哨匪軍開門,郭書記領民兵沖了進來,匪崗哨應聲倒地)

    王:媽呀,快給我打!(逃下)

    郭:王禿虎休走!

    (蔡鋒手執剪刀出)

    老蔡。

    蔡:郭書記,快把人分開,從屋后繞過,先拿下周圍碉堡。小明,跟我來。

    (眾下場)

    (頓時槍炮齊鳴,王家大院一片混亂。)(碉堡周圍槍彈如雨。郭書記從屋后繞過,登上碉堡打了幾槍,解決了堡內的敵人,奪過機槍大喊“那個敢不投降!”)

    (下場 )

    劉(出)啊呀,隊長,快逃,快逃!

    彩(手執廚刀追上)母老虎,看你還能跑到那里去!

    劉:哼,狗丫頭反了!你敢……

    彩:怎么不敢!

    (手起刀落,劉措手不及”啊!“了一聲尖叫,倒在地上)

    (一小匪逃出,張老伯執槍追趕,見彩娥。)

    張:彩娥!(彩娥猛回頭,小匪不及提防被彩娥砍死)

    彩:爺爺———(彩娥高興的流出淚來。張老伯將彩娥摟在懷里)

    張:孩子,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們了……孩子,你一定要跟共產  黨走,參加新四軍,為咱窮苦人打天下!

    彩:爺爺,我記下了。

    張:走,跟爺爺殺漢奸報仇!

    (二人下場)

    (二匪兵竄出,李春林舉槍力敵二匪。郭書記出場,手執輕機槍解決了二匪)

    李:郭書記,周圍碉堡全被我們占領了。敵人的軍火庫也成了我們的戰利品。

    郭:老李,還沒見王禿虎人呢,咱們繼續搜查!(下場)

    (蔡鋒和小明二人執槍和二匪邊打邊出,蔡鋒殺死一匪,另一匪逃下。小明追趕下場。王禿虎拿手槍出,蔡鋒猛從腰里抽出剪刀砸向王禿虎右手,手槍落地)

    王:(慘叫一聲,指著蔡鋒)啊,你———

    蔡:王隊長,不認識啦。我就是新四軍的蔡鋒,今天要和你見個高低!

    王:啊———

    蔡:你這民族敗類,舉起手來!

    (王禿虎抽出匕首,向蔡鋒猛刺過去,蔡一腳踢掉,一捶打倒。郭書記領眾民兵出,紅旗當先,活捉了王禿虎)

    郭:王禿虎,這就是你們賣國賊的下場。押下去!

    蔡:郭書記。

    郭:蔡隊長,你完成任務了。

    (緊緊握住蔡鋒的手)

    蔡:郭書記,我們還要準備迎接新的戰斗哩!

    郭:同志們,我們活捉了漢奸王禿虎,要繼續打破日寇的“三月掃蕩”計劃!

    眾:好,準備迎接新的戰斗!

     

    (幕下)

     

    (全劇終)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uc彩票官网 www.hatukafitness.com:称多县| www.qz553.com:晋江市| www.9e-9e.com:高碑店市| www.jpi-py.com:朔州市| www.sycomps.com:通化县| www.n438.com:台州市| www.iikkee.com:克什克腾旗| www.misterkiru.com:陆河县| www.lx9188.com:洛浦县| www.blackspaceidp.com:通辽市| www.jnlezuo.com:大关县| www.appliancechina.com:平山县| www.intdz.com:云南省| www.kq266.com:荃湾区| www.am9933.com:正镶白旗| www.sproutstudio.net:丽江市| www.birlacitywaterpark.com:巫溪县| www.streebon.com:诏安县| www.jingegou.com:郑州市| www.shouhui1.com:宜城市| www.bnkft.com:汕头市| www.markctalbot.com:永胜县| www.zikao363.com:宕昌县| www.omegastresser.com:涞水县| www.estadonacionalespanol.com:义马市| www.globtacs.com:九龙坡区| www.glviagragtr.com:衡东县| www.yt9168.com:吉首市| www.saveattorney.com:彭山县| www.iseshu.com:吴桥县| www.vip666b.com:罗江县| www.betatooling.com:红安县| www.srzbw.cn:外汇| www.atlanteventuresmezzogiorno.com:金坛市| www.gxyingjing.com:吴旗县| www.hearingspecialistcarolina.com:商南县| www.expressdomestic.net:额济纳旗| www.cp7576.com:内黄县| www.crosseandco.com:绩溪县| www.china-3f.com:保山市| www.hg71789.com:家居| www.dragonsbloodstudios.com:兰溪市| www.goldenliongames.com:商丘市| www.sadosanmakina.com:广州市| www.romanyrestaurant.com:揭东县| www.xmpa18.com:蓬莱市| www.jyxjbj.com:万载县| www.tj-dqhcjt.com:清丰县| www.booksrev.com:自治县| www.debydebo.com:莱西市| www.thechamplife.com:磴口县| www.emedicalweb.com:双流县| www.corsetcollege.com:克什克腾旗| www.chinesedrywallinspect.com:武陟县| www.pme01.com:新田县| www.jasmineevanscoach.com:普陀区| www.the-green-find.com:双柏县| www.cs-cartshop.com:弋阳县| www.alamat-sekolah.com:珠海市| www.aganinsuranceagency.com:石嘴山市| www.plasticdaisy.net:南宫市| www.lowlf.com:曲靖市| www.sazedejar.com:华亭县| www.yaoniewg.com:徐州市| www.139951.com:明星| www.3host-ks.com:松潘县| www.aromatherapy-eucalyptus.com:澎湖县| www.ttjm6898lsc.com:麻栗坡县| www.daumesnil-gestion.com:彰化县| www.fsbaohu.com:绥宁县| www.ebikemoto.com:敦化市| www.ceilidhcostello.com:阿克| www.elalumbramiento.org:武义县| www.szhaofu.com:西峡县| www.ahtydzs.com:康乐县| www.naphit.org:克什克腾旗| www.vibgyorhr.com:乐安县| www.www2246v.com:清涧县| www.imperialfmodels.com:金阳县| www.ashvieducation.com:乡宁县| www.qslqsl.com:万荣县| www.buffetvabeach.com:大连市| www.gzmaituo.com:江城| www.coralgablesrealtor.com:昭通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