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jzgbx"></rt>
    <strong id="jzgbx"></strong>
  • <source id="jzgbx"><menuitem id="jzgbx"></menuitem></source>

    <rp id="jzgbx"><meter id="jzgbx"></meter></rp>

    郭太白戲劇選 文/郭太白

    第十二場            府會

     

    幕啟(有乞丐三、四人,扶老 攜幼,喊:“咱們快走!天哪,天哪……”丐甲,唱:“總督府敲骨吸髓太可憎,眾百姓家破人亡怎逃生;無奈了背井離鄉沿門乞討,盼只盼到淳安細訴冤情!”丐乙:“老伯,咱們快走……”過場下)

    海瑞(上場,心事重重,憤慨的唱)

    唱:官宦子弟害百姓,

    輕狂玩命實難容。

    罪有應得其報應,

    悪獸入我羅網中。

    世人君子皆惜命,

    我海瑞為民豈貪生。

    催馬嚴州報案情,

    要與虎狼決個輸贏。

    校:大人通名!

    海:請報府臺大人,說是淳安縣有訪。

    校:我家大人酒宴未散,且稍等候。

    (從內傳來絲竹管弦歌樂聲,忽高忽低,婉轉悠揚)

    海:借問貴府今日有何喜慶,卻是笙歌盈門。

    校:大人飲宴,歌女伴樂,何足為奇!

    海:呵,不奇,不奇!(校下 )

    唱:人常說候門深似海,

    淳安縣不由發了呆。

    知府衙門宴歌舞,

    路有餓莩實可哀。

    嚴州連年遭荒害,

    怨聲載道尸橫街……

    蒼天茫茫云遮蓋,

    胡賊父子如狼豺!

    欠下百性多少債,

    我胸中怒濤卷江淮!

    校:(出)傳淳安縣進衙。

    海:(念)一層衙門一層天,

    愈是高處愈覺寒。

    范秋桐:啊呀,老同窗,有幸光臨,一路辛苦。

    海:(施禮)因有關緊之事,特來請教年兄。

    范:真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了。什么關緊之事?

    海:只因胡總督公子逼死人命大案,國法不饒。再則嚴州近年那幾個無頭案件可與胡府瓜葛不小。

    范:年兄有何憑據?

    海:此事民所共知,下官愿陪詳查實情。

    范:就是這個關緊大事?

    海:確是關緊大事,可是個關天關地,關系國脈民運的大事!

    范:難道你不知那胡爺與太師嚴嵩有刎頸之交,誰能惹得起他!老同窗啊,識時務者方為俊杰,咱還是議個兩全之策,豈為不妙。

    海:老同窗。

    唱:護官之符背民意,

    兩全之策可禍國,

    寧可掛冠頭顱碎,

    怎能敷衍圖安逸。

    我勸 同窗明大義,

    除暴安民建功績!

    范:這件事還得請教于你。

    海:凡事請教先圣賢,做官要做愛民官。

    范:那你說咋樣處置?

    海:以下官愚見,將嚴州懸案弄個水落石出!

    范:老同窗,這可萬萬使不得。只恐告不倒他,丟了烏紗事小,滅門之禍就要臨頭了。

    海:府臺大人。

    唱:王子犯法與民同罪,

    更何況胡二浪罪大惡極。

    老百姓鳴冤屈豈能不理,

    怎忍睹窮苦人顛沛流離。

    胡總督倚權勢驕惡無比,

    杭州府萬民眾有口皆碑。

    縱其子闖州縣犯下大罪,

    還不知多少人沉冤莫白。

    放惡犬傷人命視同兒戲,

    咱豈能抹光墻腳踩瓜皮!

    咱豈能對此事同惡相濟,

    不為民來作主誰是誰非?

    為百姓縱管是肝腦涂地。

    受欽命在當朝仗刑立威!

    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同窗想事差矣!人生安樂值千金,頂風冒險又何必。在下愚見,不圖美譽天下,但圖保住烏紗!還是以禮相待,將公子送回杭州,豈不為妙。

    海:老同窗,送不得!

    范:送得,好漢不吃眼前虧;難得糊涂混世機……

    海:實實不可!

    范:自然送得,老同窗若有不便,年兄愿隨鞭蹬。

    海:常言道:“縱虎歸山易,上山擒虎難”呀!!

    范:哎嗨,你不怕死,我老范還豁不住哩。上有老,下有小,咋舍妻妾滴滴嬌……

    海:咱們受國祿而誤國,視民命如草芥,貪已命如惜金,難道不怕百姓唾罵!

    范:青云各有路,不悔入歧途!海:真乃怪事。入歧途而不悔,臨懸崖而揚鞭,豈是大丈夫之志?

    范:只要榮華日長久,管它丈夫不丈夫!

    海:生世甘作巴兒狗,枉為紅塵一知州!

    范:休得開口傷人!海同窗哪……

    海:悔難平我惱恨,范知府!

    范:海同窗,休發火。

    海:水與火,不相容。

    范:休怪老友無情……

    海:烈火方煅真金!

    范:左右來人,給我拿下!

    眾校尉一涌而上,將海瑞捆住)

    海同窗,別怪朋友不講情義,是你作繭自縛呀!

    唱:我看你太不懂天經地義,

    小胳膊扭大腿不合道理。

    到頭來只落個骨粉身碎,

    知已話你不聽悔之晚矣。

    你咋能連累我同遭怨恚,

    我還是押解你獻報功績!

    你若是肯回心負荊請罪,

    胡總督定寬恕決不猜疑!

    海:哈哈哈哈……好明世理的范府臺。

    唱:我只說你也能降龍伏虎,

    誰知你與胡匪同流合污。

    怕死鬼你今日 認賊作父,

    英雄漢豈能夠隨波逐流。

    赴刑場我也是精神抖擻,

    那奸賊免不了日暮窮途。

    你今日要獻功兇奸暴露,

    老百姓將與我敵愾同仇!

    范:休得多講,押下去!

    海:哎,狗官,狗官!(海瑞昂然下場,眾役下)

    范:美事,美事,難遇的好機會。人常說:為人為到底,殺人要見血。將這海瑞押解杭州,還能換個二品、三品官坐坐。哈哈哈哈……

    (下場)

     

    第十三場          攔囚

     

    宋姐丈(上場)天哪,天哪……

    唱:與英雄去伸冤無有結果,

    罵得那范知 府張口結舌。

    他羞惱打了我二十大板,

    打得我皮肉綻病染沉疴。

    每日里臥病床氣憤不過,

    忽聽得胡公子犯下大錯。

    我本想到淳安呈上一狀,

    誰能料海大人也上囚車。

    這全是嚴州府作災弄禍,

    眾百姓望青天淚灑江河!

    路邊但等囚車過。

    張明彥(出場)海大人哪!

    唱:海大人為百姓身遭大難,

    嚴州府枉穿著人的衣衫!

    提起那胡總督將牙咬斷,

    我只有懷悲憤長嘆一番……

    呀,這是姐丈!

    宋:呀,兄弟,你將海大人害得好苦……

    張:海大人呀……

    唱:我只說從今后冤伸仇斬,

    誰料想又惹下禍事一端。

    嚴州府媚權貴壞了心眼,

    怎忍心海大人去踩刀山!

    但愿同舟共患難。

    (海瑞坐囚車上被押解出場)

    張、宋:(跪伏車前)海大人……

    (眾百姓出跪道旁)

    眾:海大人……

    海唱:滿腔怒火千丈焰,

    囚車一路馬不前!

    塵埃滾滾悲聲喚,

    百姓前后把路攔。

    宋唱: 海大人為國為民聲名撼,

    今日里押解杭州為那般?

    校唱: 海知縣他不想把烏紗戴,

    得罪總督理不該!

    張唱:霎時間只覺得天昏地暗,

    眼望著海大人悔恨難言。

    你本是為百性身遭大難!

    今日里負冤屈俺怎心甘!

    海大人……

    宋:海大人!

    唱:  有楊烈抱不平將賊殺壞,

    那義士在嚴州死的可憐……

    百姓甲:海大人。

    唱 :胡公子將我兒一箭射死,

    百姓乙:海大人。

    唱:  胡總督害我父命喪黃泉。

    離了你這冤情誰能分辯!

    眾:海大人……

    唱:怎忍你身赴那虎口龍潭,

    大江南窮苦人望眼欲穿。

    雨淚漣漣將面掩!

    校:走開!

    海唱:眾父老齊夾道哭聲動地,

    罵了聲胡霸天害民奸賊。

    無一日不憂念民生國計,

    我死后大江河怒濤難息!

    校:滾開!(校踢倒一個百姓)

    眾:海大人——(海瑞下場,眾隨下場)

     

    第十四場      獻囚

     

    幕啟(總督府衙門,亭臺樓閣,曲徑回折。胡總督上場,后隨侍女,衛士數人)

    胡總督唱: 當朝總督鎮江南,

    勢吞天下一棋盤。

    擁兵坐待風云變,

    里應外合改世面!

    校甲:督爺,不好了,聽說公子犯下命案大罪,押在淳安小縣,只等死刑宣判……

    督(驚)啥!你再說上一遍?

    校甲:稟督爺,公子坐了監,險乎命歸天。

    督:噢,險乎……確有此事么,何時何地?

    校:已經三天,在淳安縣。小人從嚴州回來,打聽得千真萬確。

    督:公子犯了啥罪?

    校:聽說是“奸情命案”。

    督:(氣憤地)哼,淳安縣,打狗也不看主人,好大膽奴才!

    唱:量一個七品官太得無禮,

    竟敢與俺胡某來比高低!

    氣得爺直冒火牙關咬碎,

    要發兵剿淳安決不遲疑。

    (內傳“不放海大人,我們不走!”“海大人無罪!”)

        忽聽得衙門外喊聲動地,

    是何人在衙前鬧起事非!

    衙役,快出去。看門外吵 鬧的是咋咧?

    校甲:是。(校甲下)

    校(上)稟督爺,嚴州府押解海知縣,請求發落。

    督:哦,嚴州府送上冤家,省得爺動手捉拿。哈哈哈哈……

    校:老爺,嚴州府不但送來冤家,還將公子護送回衙。

    督:公子平安回衙,可是天大喜事。他在哪里?

    校:馬上就到。

    督:快接公子進衙。

    校:是。(下場)

    胡公子(上)爹爹……(作委曲哭泣狀)

    督:豹兒。

    唱:見我兒真將人肝腸痛斷,

    若不是嚴州府后果難堪。

    今日里將冤家送上咱院,

    試一試我兒的殺人手段!

    胡唱:海知縣他對為父懷仇怨,

    在你兒身上找麻纏。

    受欺愛辱實難辨,

    兩樁人命硬牽連。

    多虧了嚴州府臺心慈善,

    幫你兒度過虎狼關!

    督:我兒放心,有為父與你作主。

    唱:為父心中有計算,

    造個罪名上金鑾。

    天子覽罷龍顏喜,

    還要封我兒一面官。

    我兒在內府將息將息,養養元氣。

    胡:謝父帥,將息將息養元氣,親手要剮仇海瑞!

    督:我兒不要性急,為父自有 道理。快到后堂拜見你母親去。

    (同下場)

     

    第十五回       慘案

    幕啟(暮色蒼蒼,凄涼暗淡,從遠處徐徐傳來悲壯歌聲)

    含淚忍睹山河壯,楊柳青青惱人腸!

    春色怎不隨人愿,

    烏云滾滾風凄涼……

    (杭州總督府衙門)(張明彥,宋姐丈同眾百姓上場)

    眾:海大人——

    齊唱: 隨車來在督衙前,

    寧愿拼死保青天。

    縱管是粉身碎骨也甘愿!

    校:你們不要命了,快滾!

    眾:不放海大人,我們不走!

    齊唱 : 面對督衙氣炸膽,

    磨拳擦掌欲除奸。

    手執鍬矛同心干,

    不放海大人誓不回還!

    役:難道反了不成,簡直瞎鬧!

    張:沖進去呀!

    眾:沖進去呀!

    役(無法可擋)反了,反了……(逃下)(二重幕下)

    督(上場)唱:送來冤家我心快,

    死囚牢中押起來。

    明日刑場將他宰,

    犒賞三軍將宴排。

    校甲:督爺,不好了。老百姓手拿鐵鍬,長矛闖進衙門來了。

    督:有幾個刁民?

    校:不少不少,好幾百哩。

    督:哦,他要干甚么?

    校:他們說不放海知縣,寧死不返還!

    督:窮鬼反了!亂臣賊子,人人當誅。拿我令箭一支,檢點人馬,斬殺勿論!

    校:遵命。(下場)

    督:為朝廷鋤暴除奸,功大無比。哼!這些窮鬼才是貓舔虎鼻梁,送死來咧!

    張:(上場)先殺胡霸天,為民伸大冤!

    眾:沖呀,殺進去呀!(下場)

    校:(率兵卒出場)得督爺令,斬殺無遺,不要跑掉一個!(沖下)

    眾(上)唱:深入虎穴不怕虎,

    不斬豺狼不回頭。

    用鮮血染紅陽關路!

    (下場)校(上場)唱:好一派英武賊草寇,

    卻原來海瑞是賊頭。

    反叛朝廷要短壽!

    看刀!(沖下)

    督(上)唱:命令下揮三軍云消霧散,

    窮百姓死的死繩栓的栓。

    先押在大牢中等候處斬,

    又一等平寇功要報金鑾。

    年半百功未成終生遺憾,

    到何時奪基業狠干一番!

    快與太師聯密線。

    校(上)督爺,這次平叛,解決了好幾百,活捉的更不少,一個也沒漏網。

    督:好,大功,大功。

    念:人生多少事,

    心狠便值錢!

    殺出天子位,

    富貴幾百年。

    校尉,請嚴州府臺赴宴。

    校:領命了。(同下場)

     

    第十六場     越獄

     

    幕啟(杭州總督府監牢的一角,鐵窗外明月當空,繁星滿天。張明彥與宋姐丈及諸犯皆披枷帶鎖坐于茅草之上)

    天哪,天哪 ……

    張唱:張明彥來好傷痛,

    披枷帶鎖坐牢中。

    大冤未伸仇未報,

    冤上加冤誰知情!

    活活屈煞窮百姓,

    滿腔怒火卷飚風。

    但望火焰沖天起,

    焚毀獄牢永太平!百姓甲:張兄,你說外不是夢話,胡賊明天就要處決囚犯,咱大伙都免不了一死!唉……

    百姓乙:唉,這世道有錢有勢就有理,那有窮人不吃虧……天哪,天哪,……做人難哪!唉……

    宋姐丈:唉!百姓冤枉無處訴,命在奸賊手中提。咋辦呀些?……

    張明彥:可憐海大人明天也免不了一 死,是我連累了他呀……

    唱: 哭了聲海大人為民作主,

    今日里蒙不白天大冤屈。

    老百姓一個個都望著你,

    誰知你到明天也要捐軀!

    眾:海大人呀……

    齊唱:老百姓一個個都望著你,

    愿替你去受刑解罪得釋!

    宋唱:傷痛三更難入睡,

    眼望窗外淚濕衣。

    明月高照在天際,

    思念家鄉悲淚涕。(忽望窗外)

     呀,眾兄弟,你們快看,那天空中怎么飛下一團火球,活像一盞花燈,照得天地通紅。

    張:我來看,喲,真像個大紅燈籠。

    百姓甲:不,像一輪紅日照耀天地……

    眾:喲,看,朝咱們這邊來了。

    陳飛燕(在火團中出場)

    唱:每日里將夫君消息打探,

    誰料想叫胡賊下了牢監。

    海大人被出賣同遭風險,

    眾百姓蒙大冤血染衙前。

    乘深夜若不將枷鎖打斷,

    明日里在刑場怎過玄關?

    我借來嫦娥女紅燈一盞,

    駕祥云救百姓步下廣寒。

    (提紅燈照牢房走圓場)

    張:眾兄弟,夜半三更,紅燈高照,監門怎么也開了?

    百姓甲:哎呀 ,我的長枷也開了……怪事!

    眾百姓:都開了……   

    宋:嗨,兄弟們。這定是有神仙保佑,咱們何不趁更深夜靜跟紅燈逃走?

    張:眾兄弟,咱們跟著紅趕快逃出去!

    (陳飛燕提紅燈下,眾囚犯隨下)

     

    第十七場   刑場

    督(上場)念:弓硬傷弓弦,人硬傷銀錢,官高權勢顯,碌碡砸雞蛋!好一個七品縣印,百姓說你鐵面無情,今天就看看你那下場!

    唱:賊冤家已到手但等發令,

    押市曹處腰斬大慶升平。

    要賞賜嚴州府美酒兩甕,

    報恩惠這才是人之常情。

      校尉,傳令帶淳安縣!

    海:(上場)唱:恨狗官嚴州府賣友求賞,

    虎狼心披人皮喪盡天良。

    昨日里眾百姓慘遭魔掌,

    不由人暗悲慟淚灑胸腔!

    赴刑場我胸中火冒三丈,

    我為民民為我同遭禍殃。

    打得我遍體傷全不過望,

    氣昂昂但等待剖腹屠腸。

    胡宗憲欠百姓一筆血帳,

    只恐怕這奸黨好景不長!

    督:海知縣,久仰盛名,幸得相見,望恕老夫莽撞……

    海:常勵終生,勤政愛民,真偽一世分明!

    督:人常道:愛國忠臣沒一個,殺人放火兒女多。

    海:下官也曾聽說:忠臣怕的才開戲,奸賊就怕戲打折!

    督:哦!好說好說……自從盤古開天地,畢竟忠臣死的多。

    海:忠臣萬古垂青史,奸賊唾罵永不絕!

    督:死者不可復生,斷者難得復續……

    海:英雄何懼死,壯士豈貪生;生命誠寶貴,捐國獻百姓!

    督:滿口胡扯,好一個海瑞,你犯下三條大罪,可曾知曉!

    海:三條太少,十條不多;海某不曉,明講我聽來!

    督:彌天大罪,如何不曉,難道圖賴不成!

    海:海某為官,勤政愛民,秉公執法,甚么彌天彌地,不曾知曉!督:嘿嘿,那你聽來。

    唱:第一煽動眾百姓,

    鬧得督衙不安寧。

    第二無情太蠻橫,

    誣害官親罪難容。

    第三圖謀反大明,

    上司命令不服從。

    此罪誰說沒實據,

    私訪江南因何情。

    今將叛逆生擒住,

    先斬后奏報帝京!

    海:胡霸天,你是豬八戒倒打一耙子!

    唱   恨奸賊欲加罪無中生有,

    無憑據決雌黃全不覺羞!

    瞞朝廷害忠良衣冠禽獸,

    吃民肉吮民血人間妖狐。

    風云涌霹靂震天怨眾怒,

    狂飚起要卷遍赤縣神州!

    督:來人,拖下去給我剮了!

    (兩劊子手拖海瑞過場)

    海:哎,好賊呀!

    唱:  臨死前把奸黨破口大罵,

    想起了民疾苦心亂如麻。

    鄉野間白骨橫冤如山大,

    恨不能剿除這牛頭夜叉!

    劊子手:快走!

    (拖海瑞下場)

    督:慢著,此犯當由公子親自動刀!快傳公子豹用刑!(內傳:“快傳公子豹用刑!”)胡公子(手提一簍利刃尖刀,殺氣騰騰上)

    哎,你少爺來了,來了。

    念:聽說今日決囚犯,

    一腔黑血往上翻。

    仇人相見紅了眼 ,

    看我胡豹顯手段!

    (咬牙切齒,兇兇而下)

    督:校尉。

    校甲(出)是。

    督:將大牢中那批逆囚提出,一同處決!

    校乙(急上)督爺,不好了,大牢起火了……

    督:怎么?起火了!這這這……怎么弄的?

    校乙:火勢沖天,煙霧籠罩,捉住的那些刁民燒不死也嗆死了……

    督:這如何是好,傳令三軍,趕快救火!

    (胡總督急下)

    校:趕快救火了。

    (救火的士兵匆匆過場而下)

    (刑部尚書之前鋒校衛出圓場)

    刑部校尉:刀下留人,圣旨到——(執刀下場)

    (刑部尚書周大人出場,威風凜凜。沈驛丞相隨,有衛士數人隨后。)

    周刑部唱:  奉圣旨駕飛駒如火似箭,

    沈驛丞唱:  緊跟著周刑部快馬加鞭!

    周唱:  忽聞得海知縣被人拘獻,

    沈唱:  為此事急得我晝夜不安。

    周唱:  胡宗憲害忠良太得短見,

    沈唱:  眾百 姓心痛爛仰望青天!

    周唱:  急呼呼闖進了杭州地面,

    沈唱:  救不下海大人死不心甘!

    督(上場疑惑地)圣旨,圣旨?是何圣旨……

    周:胡總督。

    督:哦,原是刑部大人光臨,有失遠迎。

    周:總督處決囚犯,甚為忙碌。請問今日處決何人,所犯何法!

    督:就是淳安縣縣官……

    周:莫非海知縣么?

    督:正是。可見罪惡昭彰,無人不曉,為啥叫刀下留人呢?

    周:何人罪惡昭彰,你自知曉!

    督:此犯大罪三條,就是“謀反”重要!

    周:謀反大罪,有何端底?

    督:目無朝廷,煽動百姓,殘害官親,謀圖造反!

    周:罪惡三條,不多不少;眾目睽睽,敢造冤獄!

    督:刑部之言,下官甚為費解!

    周:奸臣設冤案,忠臣坐冤牢,有何費解!

    唱:  陷害忠良造大罪,

    百姓面前澄是非。

    民怨沸騰眾鄉里,

    都罵胡賊把人欺!

    上通嚴嵩結奸黨,

    下霸江東盡為非。

    強占民財為已有,

    搶奪民女做妾姬。

    已將嚴嵩依律斬,

    料你插翅也難飛!

    你們才有謀反罪,

    萬歲命我平奸賊!

    接旨——

    刑部校尉:圣旨到——

    (胡宗憲免強低頭跪下接旨)

    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明浙閩總督胡宗憲本屬嚴嵩奸黨,驕奢淫逸,縱子違法,逼死民命數起。朕念其有助戚繼光平倭之功,將其革職為民,其子胡豹正法處斬。淳安縣令海瑞不阿權貴,執法嚴明,當升江南巡撫之職,以勵報國拯民之志。總督另擇賢士補任。特命刑部尚書周仁忠查明辦理此案,今賜尚方寶劍,遇有奸詭之事,先斬后奏。即今行令,欽哉!”

    眾:(高呼)萬歲,萬歲!萬萬歲!

    周:來人,給我將胡宗憲的冠帶摘下!

    督:侍郎啊,還望念及舊情,從寬處理……(衛士將胡總督的烏紗摘取,蟒袍脫下)

    周:押下去!(衛士押胡宗憲下場)

    海(身著巡撫官服出場)唱:虎口余生謝萬歲,勤政愛民志不移! 拜見刑部大人(二人相見,分外喜幸)

    周:海大人,真玄啊!

    唱:朝廷里嚴嵩死黨害忠良,

    四海內窮苦百姓苦難嘗。

    眼看著巨輪將覆淘天浪,

    忠義臣舍死救國蕩妖幫!

    咱主上圣明果斷人心向,

    誓將那吃人惡魔一掃光。

    在當朝先殺賊首狗嚴嵩,

    除奸黨躍馬飛跨揚子江。

    派老夫晝夜兼程來查訪,

    救出了勤政愛民一棟梁!

    海唱:聽罷言來人心爽,

    要將惡魔全掃光。

    深感忠良謝圣上,

    我海瑞鞠躬盡瘁志昂揚!

    校(上)稟大人,監牢中火勢沖天,軍校千人不得近前,想那數百囚犯燒死在內了。

    海:啊,這怎不痛殺人也!(海瑞聽罷大哭掩袖)眾(扶海)海大人,海大人……

    海唱:我只說得寬赦為民解難,

    誰料想獄牢中火焰觸天。

    屈死了眾百姓實實傷慘

    面對著胡老賊氣炸心肝!

    眾百姓懷冤恨無處伸辨,

    同為我遭大難血染衙前。

    幸免的在監牢活活燒死

    卻叫我何面目再來做

    ……多難的百姓呀……

    周唱:  遭大火這實屬意外之變,

    再莫要為此事常把心牽。

    只要你多保重身體康健,

           好為民興大利超度群冤。

    (被囚脫逃的數十名百姓出場跪狀)

    眾百姓:海大人……周大人

    海、周:少禮了。(海、周及諸軍校皆驚愕)

    海:你們是何處百姓?

    張:海大人,你不認識別人難道忘了我張明彥么!這位就是我那宋姐丈。

    宋:小民叩見大人。

    海:監牢中火焰沖天,你們是怎樣逃出來的?

    張:大人在上,聽小民講來。

    唱:  昨夜晚鐵窗外星寒月慘,

    暮沉沉卻降下燈火一團。

    此團火照亮了 死牢陰暗,

    轉眼間只覺得地覆天翻。

    嘩啦啦一聲響禁門開遍,

    好容易出虎口隱匿林泉。

    我們等出衙后火團不見,

    出虎口只聽得餓鬼打鼾。

    聽說是海大人升職離險,

    周刑部下朝來為民除奸。

    到督衙特意將大人拜見,

    從今后好樂業耕種桑田。

    周:眾位良民百姓,你們已經逃出,卻讓海大人流了不少眼淚……

    海唱:  望監牢燃燒起沖天火焰,

    竟將那活地獄一夜燒完!

    我只說眾百姓不幸遇難,

    誰料想天也曉人間屈冤。

    周:今天當眾之面,傳罪犯胡豹上堂聽審。

    (周,海升堂就位,公差排衙,嗩吶起奏)

    校:將死囚胡豹帶上堂來!胡(披枷帶鎖上)哎呀,媽呀!九成活不了咧……

    周:胡豹,你知罪么!

    胡:小人有罪,還求刑部大人看在我父份上,饒小人一命吧……

    周:胡豹聽著:王子犯法,與民同罪,一人犯罪一人當。何況你父戴罪之臣!是你游玩江南,強奪民女,強占民財,逼死民命,殺人放火,可屬事實?

    胡:哎,該死,該死……

    張(出)哼,賊公子,我們討命來了!

    眾(出)不殺此賊,難平民憤。

    周:眾位,圣旨已下,胡賊父子理應正法處死,只因嚴州還有疑案待查,故應緩期執行,押下去!(校尉押胡公子下)

    眾百姓:大人,我們回鄉去了。

    海:慢著,周大人,我建議打開府庫,將胡賊多年搜刮百姓那血汗籌出,每人賜銀三十兩,以作撫恤恢復耕田之用。刑部意下如何?

    周:應當,應當。讓沈驛丞馬上就去發放銀兩。

    眾:多謝大人。

    沈:眾位跟我去領銀子走。

    (眾百姓跟沈驛丞下場)

    周:帶胡宗憲!

    督(上場)哎,糟糕,糟糕,鳳凰落架不如雞,下坡子碌碡盡人推!……只要保住老命,回家當個富翁。如今嚴太師死了,大勢已去,只是可憐我那獨苗公子,他……他怎么樣了……

    (哀傷狀)

    拜別二位大人,嬌兒犯罪,老夫有責。謝萬歲爺恩典,望老夫回鄉為民。

    海:慢著胡宗憲,圣上恩典,圣上可知你在督衙之前屠殺無辜百姓?血流成河,此罪不共戴天,如何脫逃!

    督:這……這……這是鬧衙之寇!

    周:胡說,今日欺瞞本官,難道能欺瞞天下么!

    督:哎,有罪,在罪,罪惡滔天……只求二位大人饒我一命,愿獻千金……周:哼,本官豈是貪財之輩,銀錢焉能免罪不成。來人,將胡老賊綁下去斬首復命(眾校尉押胡宗憲下場)

    范:(出場)拜見二位大人。

    海:老同窗,你這次功勞不小,當領重賞,當晉高官!

    范:下官有罪,還望老同窗念及往日之情,饒年兄一命。

    海:哈哈,你拿本官獻功,咱倆還有甚同窗兄弟之情!

    周:范秋桐,好一個人面獸心的奸賊,是你趨炎附勢,賣友求榮,還想逃脫罪責!

    范:下官該死,該死……

    周:來人,將范秋桐的冠帶除下!先押下去。

    (校尉押范下場)

    海大人。

    唱:  仰足下為官清廉愛百姓,

    駕飛駒救你出得虎口中。

    望莫要辜負朝廷勤德政,

    從今后為民興利更忠誠!

    海:周大人過譽了。

    唱:聽大人一席話下官佩銘,

    天作權地作證表我精忠。

    興水利獎耕戰屯田為重,

    不阿權憎謀私執法嚴明!

    周:海大人,聽說嚴州府還有幾起重案與胡賊父子有牽,咱們何不走訪一遭。

    海:周大人千里奔波,理應保重貴體,是否休息幾天再作計較?

    周:憂國憂民心如火,民怨重重怎蹉跎!

    海:大人不辭勞苦,下官豈甘落后。

    周唱:   處決了狗奸賊揚眉吐氣。

    海唱:  到鄉間訪民苦澄雪冤疑!

    校:請問大人,這次出門,還是乘車,還是備轎?

    周:海大人,咱們倆打扮成商人模樣,走村舍,宿農家,與老百姓同吃同住才能訪出真情。……依我看憑咱這兩條腿,還是方便,自在。

    海:周大人說得好,咱把蟒袍一脫,烏紗帽先放到柜柜,弄個哨馬子背著,到民間訪貧問苦去。

    周:咱們下去準備準備,立即動身!海大人,走!

    (周、海等下場幕落)

    全劇終

     

     

     

     

     

    烈女殲仇

     

    本據又名《 移花計》《洗泥莊》

     

     

    場次

    第一場:討賬

    第二場:設謀

    第三場:陪情

    第四場:請宴

    第五場:報警

    第六場:探監

    第七場:誣陷

    第八場:偽告

    第九場:審訊

    第十場:假義

    第十一場:冤判

    第十二場:奔喪

    第十三場:提親

    第十四場:殺仇

    第十五場:哭奠

     

    序幕:(惡霸方府家門前,青磚大院,傳來陣陣絲竹管弦聲。“天哪,天哪……”三五個乞丐結隊而出,忽一惡犬縱來,將眾沖散)

    第一場       討賬

     

    董昌唱:董昌打柴下了崗,

    挑起擔子走的忙。

    這年月天災人禍苦無量,

    父母染病可憐亡。

    兵慌馬亂多動蕩,

    難為我投筆離書房。

    我打柴娘子把線紡,

    一家人含辛茹苦度時光。

    念:  秀才雖窮志猶壯,錦心繡口妙文章,

    申家老伯一見喜,愿將令愛許董郎。

    哈哈,我倆至今成婚二年,喜得一子。雖然光景寒酸,倒還混得過去。

    (申娘子正在屋前織布,聽見丈夫回來下機出迎,屋里點著一盞油燈。)

    申:哎,相公回來了。(幫忙取下)

    董:回來了。

    申:相公今天四更出門,怎么兩頭摸黑了?

    董:哎,這可由事不由人口羅。

    唱:娘子莫嫌回家晚,

    聽我與你仔細談。

    中午砍了柴三擔,

    挑到街上便賣完。

    量了三升凈小米,

    能蒸幾頓干米飯;

    又挑一擔回家院,

    有米有柴不作難。

    豐衣足食人前站,

    無憂無慮好迎新年。

    申:相公。

    唱:奴與你斗風浪同舟患難。

    要幸福咱只能苦中求甜。

    窮苦人吃慣了粗茶淡飯,

    最鄙視官宦家珍羞玉盤。

           相公快快用飯。

    (二人同下場)

    王(一場):哎,走來。

    唱:員外要俺去討賬,

    這個賬債不尋常。

    無風要起三尺浪,

    青石板上硬栽樁!

    我王某人稱八哥嘴,

    員外笑里把刀藏。

    好一個滿口彌陀善施主,

    佛心盡做歪文章。

    俺這個管家眼光亮,

    一天混飽三頓湯。

    正行走來抬頭望,

    不覺來到洗泥莊。

    只要銀子弄到手,

    要和員外兩分贓!

     哎,盡是些白眼賬么,叫人咋要呀些。這……這……,有了有了。買賣不成 ,說詞不到。先給他下個網網,挽個圈圈,還不套出幾條魚來。哎呀呀,……人說:窮秀才,酸臭菜。住的破瓦房,還有啥油水?這……這……不,聽人諞董秀才書香子弟,雖然破落,好歹做買賣哩,還能沒有積攢!哎,董秀才在家嗎?

    董(出門)哦,你是?

    王:真是好久不見,關系薄淡。我瞧你有些面善,你就鼻子孔插蔥——裝的個像!嘿嘿,認不得我王師,真是鬼子有錢出氣粗咧……

    董:我實在不認識先生……

    王:嗨,沒啥,沒啥。秀才不認識我王師不要緊,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在下久仰高名,特來拜望。

    董:先生過謙了,量一窮秀才,貧困潦倒,打柴為生,有甚仰慕之處?

    王:嗨,人家都愛攀高樹,我就愛交窮朋友么。

    董:敢問先生家住何處?

    王:就在鄰近方家寨,方員外家的管家王兄弟王謀都。

    董(背唱)我看這王管家面目欠善,

    吐舌頭弄眼睛定懷詭奸。

    他何況是方家赫赫總管,

    可與咱窮苦人有甚牽連。

    一個打柴樵夫,敢勞尊駕登門,不知到底有何貴干?

    王:對對對,說的不錯。無事不登三寶殿,還怪急的。人常說:吃誰家的飯,就跟誰家干。董秀才,兄弟今天還不是給人跑腿來咧。唉……

    董:究竟有啥事?

    王:嗨,閑事。閑事不閑,方員外說,你父在世之日,與你訂親,借方家白銀四十兩。員外仁厚,多年因咱家困難,不忍乘人之危勒索賬債。你看屈指已整三載,還能盡吊著不成!

    董:王管家,我家多年雖然貧困,從未和方家打過交道。我父在世之日也未曾聽說有欠賬之事。

    王:方員外家有不語的先生。你可知道員外那為人,他絕不做虧心的事。

    董:不語的先生也該帶來見我!

    王:見你,哈哈,嘿嘿,眼放亮點,我要你去見它!

    董(董昌怒從心起,打了王管家一個巴掌。)

        王管家,你休要狗仗人勢,欺害良民!

    王:哎,快來人呀!反了反了……這還了得,窮小子打人哩。

    申(出場):相公爭吵,所為何事?

    董:娘子不知,

    唱:王管家今天來討賬,

    空口無憑太猖狂。

    這明是欺人怎忍讓,

    我要和他拼一場!

    王唱:姓董的脾氣不要臟,

    欠賬不還耍強梁。

    我要到官府去告狀,

    董:順你個便,成你個精!

    王唱:你這小子少騷輕!

    申:王管家。

    唱:世上有重名并重姓,

    還望管家問分明。

    咱們向來無仇冤,

    管家你暫且息雷霆。

    王:你倒說的中聽!

    唱:娘子講話好輕松,

    這事罷休弄不成。

    秀才讀書知情理,

    不該動手來行兇!

    董唱:好奴才討賬無憑據,

    狗仗人勢情難容!

    王(獨)哎,倒霉,倒霉,還是溜之大吉。

    (向董昌)呸,你小伙敢來拔我一根頭發!給誰撒歪哩。(下場)

    申:相公,從那里來這個癩皮狗?

    董:這個纏懶皮是方員外家的管家。他無中生有,仗勢欺人!

    申:相公今天和他爭辨,這賊必定懷恨在心,還需小心防備為上。

    董:娘子放心。做賊心虛,量他不敢來了。我就打柴去矣。

    (董昌掮扁擔下場)

    申唱:王管家討賬來我心不定,

    父母親都亡故誰作證明。

    董郎君氣不過和他撞碰,

    得罪了方員外恐把事生。

    (下場)

    第二場                                                                     

    設謀

     

    王:哎喲,糟糕,不妙。一口涼水沒混上,氣得肚子蠻發脹。鼻青眼腫有點胖,走了十里臉還燙。

    唱:  王管家回莊來心中煩惱,

    想起了董秀才怒氣難消。

    將實情向大爺詳細匯報,

    不怕這窮小子任耍狂刁!

    進門來捂著臉連哭帶叫,

    大爺哪——

    方:回來了。

    王:回來了。(呼哧呼哧欲哭)哎,難受,難受……

    方:哦,難受的是啥事?

    王:贓事!

    方:喪事。該不是你媽咽氣咧?

    王:哎,不是,不是。

    方:那定是你老子他升天了……

    王:(背)呸,你老子!(轉身)嗨,大爺哪……

    方:你這個該打的奴才!

    (王趕忙跪伏)

    王:大爺,你聽我講來。

    唱: 提起賬那秀才如雷咆哮,

    一巴掌打得咱耳腮發燒。

    硬將我推出門這還算小,

    揚言說和員外要見低高!

    方:好一個窮鬼,吃了豹子膽咧,爺要他嘗嘗羊角辣子口外味道。

    王:大爺你不知……

    方:囊包,把爺的臉都丟光了,你還口羅嗦啥哩!

    王:望大爺恕罪,容小人稟來。

    唱:好一個窮秀才性情剛躁,

    又能文又能武少年英豪。

    若不是他娘子出面勸導,

    我恐怕吃大虧死于槍刀!

    方:勸導?

    王:是呀。

    方:窮浪子還娶了個賢惠婆娘。

    王:嗨,大爺,賢惠是小事。我看這樣漂亮,這么標致的人樣,方圓少有。方:哦,你快說她是啥模樣?

    王唱:論顏色真似那月容花貌,

    又好比天仙女下了云霄。

    不施朱不搽粉滴滴嬌嬌,

    望一眼醉得人如渡鵲橋。

    大爺,你也講究走南哩,闖北哩,丫環院子作客哩,恐怕從沒見過樣絕色的美人兒。

    方:嘿嘿,既然如此,我要親自到董家去, 見識這個稀奇玩意。

    王:大爺,碼子瞅(等手勢讓其殺董奪妻),這叫移花之計。

    方:哈哈哈哈,阿彌陀佛。這移花之計豈是我善良人弄的……

    王:哎喲,大爺如今吃齋念佛了,奴才多嘴,又該打板子。

    方:我的好管家,不要性急。

    唱:  大凡做事宜周密,

    免得日后惹是非。

    他雖窮卻是個書香門第,

    須找個好題目制勝出奇。

    王管家,這樁事要先撒網,后釣魚。那時候甭說出了你外氣,爺給你還發獎金哩。

    王:還是大爺有福氣,哈哈……

    方:王管家,馬上備禮。我要到董家相親去。

    王:相親?八字還沒見一撇哩你就想口至實活咧!

    方:哎,賠情交友么!

    王、方:(會意地)哈哈哈……

    (二人下場)

     

     

    第三場       陪情

    幕啟(二仆人抬食盒上場,方六一隨后)

    方唱:方六一攜重禮前去訪友,

    想此事真令人喜在心頭。

    受委曲能求得紅裙翠袖,

    既能剛又能柔時機可圖。

    董秀才原也是書香門戶,

    破落家怎配得燕侶鶯儔。

    設良謀管教他不敢執拗,

    用巧計賞牡丹移花接木!

    董(從門里望去)誰家過啥事哩,你看外食盒抬的。

    唱:忽聽窗外人聲亂,

    食盒抬到家門前。

    把我弄的大瞪眼,

    莫非是老李戴張冠?

    方:快傳董秀才接客。

    董:哎呀!洗泥莊姓董的只有我一戶呀……不妨叫我問一問。

    (向方)諸位,你等跑錯門了。你們在洗泥莊挨門挨戶瞅,過紅白喜事都貼對聯哩,你盯誰家貼對子就往認家抬。

    方:伙計,我們是找董昌秀才的。

    董:看你等食盒抬的,董家可沒過事么?

    方:不不不,是拜朋友的食盒,求賢良的禮物,快給俺進去傳話。

    董:要問董秀才,在下便是。

    方:休得取笑,我要拜秀才,文腿子,細胳膊,你是一個粗頭人么!

    董:窮秀才打柴為生,怎敢與穿綢掛緞的少爺相比。

    方:既是賢弟,快將禮帖呈上。

    董:借問恩兄家住何處,高名上姓?

    方:方家寨方員外姓方名九,字六一,不才有禮。

    董:哦,哦。

    (背唱)昨日里王管家敗興回轉,

    方六一抬食盒又到門前。

    他畢恭又畢敬言語和善,

    這件事卻令人難解疑團。

                你們今天找上我門,有話盡說!

    方:賢弟,甭誤會,今天是登門拜友,至真至誠。(呈禮帖)這東西,一看便知。董(接過帖閱覽過)方員外,在下是一樵夫,不配做你的朋友。

    方:好說,好說。方某仰慕相公日久,無緣展拜。不想前日王管家唐突前來,多有得罪。方某心中不忍,特來賠情道歉,萬望海涵。(說罷向董施禮,董昌答禮)

    董:方員外,一時失誤,何足介意。這禮物決不能收。

    方:相公不受,是看不起老兄了。

    董:人常說,古來窮富難相依,不求勢利不相逢。有錢人咱交不起。

    方:老弟,方某又聞說:酒逢知己千杯少,患難相扶見真情。望相公莫負老兄一片誠心。(又與董昌施禮)

    董:員外如此看得起,小弟失敬了。

    方:兄弟不怪于你。明日同飲深誼酒,攜手攀登陽關路。愿與兄弟結義桃園,同效關張。

    董:不敢,不敢,多承見愛。請問欠賬之事?

    方:那是管家疏忽,筆誤,再莫提起。今天這簿禮,請勿推辭。

    (示意仆人將禮品擺在桌上)

    董:方員外,豈能這樣,豈能這樣!

    方:哎,世人同舟相濟,何況咱兄弟二人,怎論你我。

    董:方兄,不必……

    方:賢弟,休得謙遜,明日早會,再拜賢弟!

    (與小廝等下場)

    董:方兄慢行。

    方:賢弟免禮。

    董:哎,萬兩黃金容易得,人間知已最難逢。

    唱: 方員外也真是忠厚仁義,

    又賠情又送禮令人感激。

    叫娘子快將這禮物收起,

    落難人遇知音怎不歡喜。

    娘子,娘子,快快走來!

    申(出):相公萬福。

    董:娘子且看桌上。

    申:哎,相公,那來這多東西?

    唱: 見桌上擺滿了白銀彩帛,

    是那個及時雨救人危急。

    誰將咱窮苦人能瞧得起,

    這件事卻教我難解疑惑!……

    相公,適來何人,是何相知,卻送如此厚禮?

    董:(將禮帖遞與娘子觀看)

    娘子且看此帖。他人就是方員外。因王管家無端生事,特來代其賠情。又因慕我文章,愿拜兄弟,故送此禮。

    申唱:此人來的真蹊蹺,

    不可不察人與妖。

    雪里送炭也常有,

    謹慎笑顏兩面刀!

    董唱:此人敦誠無別意,

    冤枉好人理不宜。

    王管家原是小人輩,

    怎比仁義方六一。

    申唱:當今世情誰不曉,

    趨炎附勢競攀高。

    狐假虎威虎更暴,

    試馬還得在路遙!

              相公呀,萍水相逢,你,你實不該受人之禮……

    董唱:娘子放心莫疑猜,

    聽我把話說開懷。

    世態炎涼我自解,

    十年閱歷情可哀。

    交朋結友尋常事,

    合脾氣那管窮富來。

    古君子自來有明見,

    求英賢不避訪塵埃……

    我今日備禮也前去,

    禮尚往來巧安排。

    申:相公說得有理,還須小心才是。

    董:對,小心才是。把這些禮物收下,另備薄禮還他,豈不了事。申:咱家清貧,不便備得如此厚禮,這可怎么?

    董:人常說:千里送鵝毛,禮輕人意重。咱當量力而行,他也不怪怨的。

    (二人捧禮物下場)

     

    第四場          請宴

    (王管家同一小廝出場,神氣活現)

    王唱:昨日里與董昌言語相犯,

    方員外偏要我陪笑賣歡。

    想起了挨巴掌怒氣難散,

    暫忍著一時辱巧透機關。

     哎,今天給窮小子賠情,我這臉真有些不好受哩。哼,不管他三七二十一,還是脾氣放癱,性子放軟。快傳董秀才,就說是他王爺求見。

    小廝:是。

    王:過來過來,就說是方府王老兄請見。

    廝:董相公 ,我家王總管求見。

    王:嗯,混賬!

    董:(出場)

    唱:打柴剛好回家院,

    忽聽有人敲門栓。

           誰呀?

    王:你王老哥嘛。

    董:哎呀不好,那王管家又來了。

    唱:王管家心狠毒缺德欠義,

    敢背著方大哥胡作非為。

    他若還不改悔肆行無忌,

    讓王兄教訓這賴骨頑皮!

    王管家。

    王:董相公,只因前日沖撞,老弟向你……向你……哎,陪情道謙來了。

    董:哦,堂堂總管,豈有求樵夫和面的道理。

    王:相公高才,員外佩服的不得了。何況今日有兄弟之交,過去那還望相公不要在意。

    董:我只問你今天又想干啥?

    王:賠不是來了。順便送個請帖。

    董:請帖?

    王:對對對,望相公收拾行裝,起身上路。我給咱牽馬垂鐙。

    董:我自小出入山林,步行慣了。用不著你牽馬垂鐙。

    王:好相公,員外太器重你。員外指派,能讓你動腿。讓員外知道,奴才又要挨訓……

    董:娘子走來。

    申:相公可有話說?

    董:方兄請我赴宴,愿隨前往。

    王:哎,娘子可好。

    申:王管家,又是你來生事。

    王:不敢,不敢,員外請秀才赴宴對詩,叫咱跑腿哩。

    董:人有敬意,須當領之,既然如此,娘子,讓我走一趟去。

    申:相公慢走,把這個食盒抬上,可要早去早回。

    董:娘子勿慮。

    王:抬這干啥?方家有的是東西。何必禮來禮去。把石頭往山里背。

    董:這是小小意思,以表我心。

    (對小廝)來,把這個抬上。

    (王管家與二小廝抬食盒,董騎馬隨后下場)

    申唱:方六一請董郎前去赴宴,

    這件事倒令人心中不安。

    財主家講仁義喬裝偽善,

    有那個濟貧窮屈已敬賢。

    地頭蛇結盟黨設席擺宴,

    忠厚人決不能誤上賊船!

    怎能忘塵世間人情奸險。

    怎能忘大惡霸卑鄙多端。

    多少人受欺騙落坑墜塹,

    想到此只覺得膽戰心寒。

    受貧窮怨命苦自嗟自嘆,

    在家中心焦急等待夫還。

    (下場)

     

    第五場            報警

    (方六一出場,王隨后,方坐。)

    方:哎,大魚上了釣,不久要動刀。

    王:大爺,甭著急,慢慢來。心急吃不得熱豆腐。

    方:對,煮熟的鴨子料他飛不了啦!

    唱:閑來晃去數月整,

    還沒見西施飛燕容。

    心中焦躁無計用,

    莽撞又怕壞名聲。

    花艷嬌姿日日夢,

    繡床錦帳睡不寧。

    早把計策謀算定,

    機會不來事難成。

    小匪:大爺,救命!

    方:媽的,大白天做夢?你見鬼了!

    小匪:哎,不不不。大爺,你看這啥玩意。

    方:啊,夜明珠!這要多少錢?

    小匪:這個是送給大爺的。祝方大爺富貴齊天,福壽雙全的,敬歸敬,送歸送,誰敢要錢。

    唱: 方大爺,聽我稟,

    我外號就叫“惡大蟲”。

    久聞大爺尊名姓,

    仗義偏重江湖情。

    “偷破天”寨主劫殺案,

    還有幾個小弟兄;

    昨日落難真不幸,

    下在同州獄牢中。

    惟我逃脫把信送,

    乞求大爺救殘生……

    方(吃驚地)哦,原是這事!

    春蘭———

    春(丫環)哎。

    方:有請大娘子。(春蘭下場)

    (大娘子出場,二丫環相隨。)

    娘:員外萬福。

    方:娘子,你看這是啥東西?

    娘:夜明珠,夜明珠!

    方:對,拿上。給你討個花妹妹,娘子意下如何?

    娘:奴已有三個妹妹,怎么還討。

    方:這個妹妹么人品出眾,長的也好。她來伏伺娘子有何不好。

    娘:嗯。(下場)

    方 唱:偷破天和俺有交情,

    夜明珠價值可連城。

    飛檐走壁是妙手,

    偷的贓物咱碾弄。

    這真是久走黑路碰著鬼,

    會水的魚兒死浪中。

    見死不救非仁義,

    先去監牢探風聲。

    王管家。

    王:在。

    方:準備車馬,你爺要連夜奔赴同州。

    王:大爺,天這么黑,伸手都看不著指頭,恐怕走不成。

    方:呸!人命關天,朝夕難保。還是救命要緊!

    王:對,救命要緊,江湖義氣是根本。

    (眾下場)

     

     

    第六場     探監

     

    (音樂幽雅起奏,方六一衣冠楚楚上場坐車,王管家吆騾做揚鞭狀“得,喔喔。”)

    方唱:匆忙忙行了一夜晚,

    神出鬼沒不虛傳。

    大街鬧市沒心玩,

    一徑來到獄門前。

    卒:你是啥人,吆車到這里弄啥?

    方:哦,差官,探望親友。

    卒:眼放亮點,免得吃虧!(示意哨棒)

    方:差官,吃虧是福,人人都不。花些銀子,買個朋友。(掏出幾錠銀子遞與獄卒,獄卒將銀子接住)進。騾子栓好,快點出來,不許耽誤!

    方:曉得,曉得。

    (方下場,獄卒亦下場。內幕啟,露出監牢一角。偷破天與幾個小匪披枷帶鎖坐于茅草之上。)

    偷:哎,眼看要判刑了……

    眾匪:八成活不成了……

    方:(出場)兄弟,你等受苦了,阿彌陀佛。

    偷:哎,哈哈哈哈……(一陣狂笑)救命的活菩薩來了。

    方:要說救命,恐怕不成;一步沒錢,路難買通!咱的人可知底哩?

    偷:方兄,只要你救出眾位兄弟,外金子、銀子拿甕裝哩。送你二十個大黃魚(金條),這總行么?

    方:不敢過分,只要十八個便行了。免得日后誤會,這是紙筆,請寫個文約。

    偷: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嗨,自已人嘛,還弄這個,太不放心人了。(提筆寫罷,按上手印)

    方:呸!君子不想救命,黑漆半夜跑到這里做球來了。請問諸位,不知案子定了沒有?

    偷:沒定。初解到時,聽說老爺得了擺子,正發高燒,恐怕燒還沒退。至今沒過堂哩。

    方:妙妙妙!諸位真是大幸運,金蟬蛻殼有了門。

    偷:恐怕不穩當,金蟬脫殼外能脫了?

    方:穩當當的!

    偷:你先說咋樣個脫法?

    眾:大爺必有高招,請教,請教?

    (眾、跪下叩頭下拜,恭聽計策)

    方:諸位聽來。

    唱:下邽縣有一個秀才姓董,

    窮的是叮當光打柴為生。

    懷異志結幫伙圖謀不軌,

    咱何不借此人推卸罪名。

    咬說他是賊頭把咱捉弄,

    他遞刀俺殺人不敢不從。

    只要咱眾兄弟一口認定,

    搖旗的就能將徒刑減輕。

    湊銀兩將老爺腰包塞硬,

    到那時出牢門笑的哼哼!

    偷:好計,好計。只說這半輩子畢了,沒想還有這點雞毛運氣。眾匪(高興地)哎咳喲,咦呼喲,大爺喲。

    唱:但等開脫來慶幸,

    便是再生父母情。

    方:還望諸位兄弟保重,方某盡心竭力。拜別。

    眾(跪拜)多謝方大爺!

    (方下場,幕落)

     

    第七場      誣陷

     

    幕啟(同州府大堂,列戟排矛,游曲起奏,幽靜森嚴,知府上場。)知唱:同州府破獲了一幫罪犯,

    這狂匪簡直是毒辣兇殘。

    又殺人又放火劫村打店,

    襲商車搶婦女常把路攔。

    下一網打了個連窩齊攬,

    老百姓都拍手喊我青天。

    帶上堂我還要明察細斷,

    殺人的要償命欠債還錢。

    校尉們,帶“偷破天”一干人犯到堂!

    (內傳“帶偷破天諸犯到堂!”,嗩吶聲起,役卒排衙,知府坐堂,眾犯上跪。)

    偷:叩見大老爺。

    眾:叩見大老爺。

    知:你就是“偷破天”么?

    偷:小人是。

    知:哼!(拍案)大膽毛賊,怎敢攔路搶劫,殺人放火,擾害良民!

    偷:大老爺在上,小人豈敢為非,只緣受人唆使,威逼不過,才做這見不得人的勾當。大老爺,我等實在冤枉!

    眾:大老爺,冤枉!!!

    知:你們受誰唆使,誰給你們做主,從實招來!

    眾:下邽縣洗泥莊董昌作主。

    知:董昌現在何處

    偷:那晚遇事之后,他就溜之大吉……

    知:此事當真!

    眾:當真。

    偷:大老爺,小人不敢道謊。

    知:來人!(一小校上)下去即速查訪,傳令退堂!

    (校尉押眾犯下場)

    知念:清官斷萬事,

    綱舉則目張;

    射人先射馬,

    擒賊先擒王。

    校(上場)稟老爺,董昌年齡二十許,秀才出身,家舍貧寒,打柴度日。查問多處,未聽說他有不法之事。

    知:難道就是洗泥莊董昌?

    校:是洗泥莊董昌,千真萬確。

    知:文弱書生,怎敢作主為非。或是仇口陷害,也未可知。取筆墨來。

    (小校下)

    唱:提起此事費猜想,

    秀才帶頭闖禍殃?

    行文傳于下圭阝縣,

    究查細訪再作主張!

    (小校上奉紙筆,知府坐寫完畢)小校近前!

    校:伺侯大老爺。

    知:將此文送與下邽縣,火速回報。

    校:遵命。(下場)

    知念:鐵硯磨穿求榮貴,

    為人父母難上難。

    (下場)

     

    第八場        偽告

     

    幕啟(下邽縣衙門,掛有“青天高一尺”聯幅,二衙役佩刀站在門前)

    小校(上念):來到下邽縣,

    真是非平凡;

    金壁耀人眼,

    衙門高難攀!

    役:衙前何人?

    校:我乃同州公差。

    役:有何公干?

    校:有重要公文求見老爺。

    役:稍等,讓我回稟。(下場)

    下邽縣(上場,小卒四人執刀相從。)

    念:某本蔡京遠侄男,

    朝里有腿好坐官。

    銀子花了八百兩,

    換頂烏紗戴幾年。

    校:拜見老爺,有重要公文呈送。

    邽:是啥公文?念給老爺聽聽。聲放大點,你老爺可有點耳背。

    校:老爺,小人沒念過書,不通文墨。

    邽:遞上來,讓老爺過目。“同州府,……皮啥……一幫殺人犯……”

    役:老爺,是同州府。

    邽:哦,我老爺年齡大啦,沒戴眼鏡,眼有些花。

    校:哦!

    邽(遞與一縣役)你給老爺念一念。

    役:“同州府破獲一幫劫殺人犯,供言賊首就是洗泥莊董昌,屬貴縣所轄,望即速查明歸案。”

    邽:哦,原來是這麻布串串羅嗦事,衙役。(役三、四人出)有。

    趕快拿洗泥莊董昌到案!

    眾役:是。(眾役下場)

    校:老爺,我該打回腳了。(下場)

    邽:快走,快走!早點滾蛋,盡弄些麻煩事,誰還留你哩!唱:俺老爺衙門本朝南,

    有理沒錢站外邊。

    憑心狠發得財萬貫,

    管球它民間冤不冤!

    (忽聽一陣堂鼓聲)

    忽聽堂鼓響不斷,

    又一樁生意到眼前。

    何人擊鼓?

    方:(出場)叩見大老爺。有方六一上 呈文帖。

    邽:呸!你來想干啥子么?

    方:老爺,下圭阝咱縣,遭了禍殃。訴狀一覽,便知端詳。

    邽:也是個稀奇。方牛醫就是個牛獸醫嘛,牛醫不看驢不醫馬,是個專科看牛的高手。

    方:老爺,小人姓方,名“六一”,并不是牛獸醫。你先看呈子,便知道了。

    邽(拍案大怒)讓我看呈子,你長哪嘴干啥咖。來人,哄出去!(眾役欲哄)

    方:老爺……老爺……容我細稟來。

    (邽示手勢,眾役下場)

    唱: 未開言我先將元寶奉獻,

    眾百姓慰勞您禮微莫嫌,

    這多年董賊首結幫為患,

    日夜間害百姓難得平安。

    同聯名寫下了訴狀一件,

    托老爺對這事受點麻煩。

    邽:哈哈哈哈……(拿到手里玩弄一番)金元寶,才一個,恐怕少了吧!

    方:只要老爺案子辦得可心,小人還有孝敬。

    邽:那好,那就好。

    唱:這玩意是不能公開現眼,

    更不許到外邊信口揚傳。

    我老爺向來是一塵不染,

    那一個不知我高過青天!

    快下去!

    方:老爺,把這賊娃子啥時能裂倒些?

    邽:馬上派人去捉!

    方:謝老爺。(下場)

    役:稟老爺,洗泥莊董昌帶到。

    邽:押下去。傳酒擺宴,還要聽歌哩,羅嗦了半天,讓老爺心寬心寬。(眾下場)

     

    第九場      審訊

    幕啟(下邽縣衙大堂,嗩吶牌子,人役排衙已畢。知縣得意忘形,似有醉意,有不可一世氣焰。)

    邽(上場)將罪犯董昌押上堂來!

    董(上場)

    唱: 平地風波起一旦,

    不知何事受牽連。

    當堂我把老爺喚,

    帶學生要問那一端?

    邽唱:當秀才你不將書念,

    殺人放火把路攔。

    賊娃子手腳罪不淺,

    還想蒙混過潼關!

    董唱:何人誣告須明辨,

    老爺查問細審緣。

    我自幼讀書守窗案,

    父母雙亡家貧寒。

    無奈我打柴混生計,

    那有殺人這事端?

    有誰證來有誰見,

    顛倒黑白掀波瀾。

    學生真正把法犯,

    情愿萬死也心甘!

    邽:嘿嘿,牽梆梆死在五黃六月天咧,嘴還硬哩……唱: 這案子同州已知曉,

    百姓告你有告條。

    你真是八哥嘴能說會道,

    不打量你不實招!

    董:生員何罪,卻要坐監受刑?老爺莫誤信風聞之言,妄害無辜!

    邽:爾嘿!自己做下犯罪勾當,反說我老爺妄害無辜,這還了得!給我夾起來!

    董:秀才無罪,如何打得?

    邽:你道是秀才打不得,我偏要打!還不動手!

    (眾如狼似虎,將董昌拖翻在地,打了三十大板)

    董唱:一陣陣打得我皮開肉綻,

    縱然是渾身口難辨屈冤。

    忍著疼掙扎起放聲長嘆,

    昏沉沉眼發黑淚雨漣漣。

    恨只恨苦命人落坑墜塹,

    是那個能救我出得深淵……

    邽:拖下監去,退堂!

    (眾皆下場,方六一上)

    方:哈哈哈哈……(出場合掌向天)阿彌陀佛。

    唱:董昌這賊下了監,

    給我老方把壽添。

    要過洞房花燭夜,

    探望兄弟理當然。

    (下場)

    董(在幕內)唱:這才是屈煞人也!

    (二獄卒押董昌上場)

    卒:快走,快走!

    董唱:這冤情到何時才能清算!…

    方(上場故作傷心之狀)

    唱:見兄弟俺方某痛爛心肝……

     賢弟,今日究竟為啥,弄成這般模樣?

    董:方兄……還不快替我伸冤,我……我也不知因何緣故……

    方:賢弟受苦,為兄心如油煎。急速前來探望,待我回去,再想辦法救你。

    董:方兄,你看我家妻少子幼,萬一有甚不測,就家破人散了……恩兄若救得我,兄弟決不忘恩。

    卒甲:媽的,你這個賊頭頭,只怕捉你不住,還想逃脫不成!

    董:差官,我……我不是甚么賊頭頭……

    甲:那你說頭頭是誰?

    董:這……這……

    卒乙:快走,休得口羅嗦!

    董:方兄——

          (下場)

    方:哈哈,善哉!官事若要打贏,還是金錢最靈;今日萬事俱備,但等董昌判刑!

    (下場)

     

     

    第十場        假義

     

    幕啟(董昌家中,申娘正在整理衣物)

    申:唉,這怎不叫人傷痛喲!

    唱:一場大禍從天降,

    董郎無故坐牢房。

    誰在同州將他告?

    誰在縣衙放冷槍?

    無頭無緒費猜想,

    怎知冤家在何方!

    無有親眷眼空望,

    姐夫在外去經商。

    急切難以通音信,

    誰能為咱辨屈枉!

    (下場)

    方(出場)

    唱:興沖沖來到洗泥莊,

    心中不由暗思量。

    好與美人把話講,

    重擔子要挑有老方。

    (方做敲門狀)

    娘子,開門來!

    申:你是何人?有甚么事?

    方:娘子。我是方員外,特為兄弟之事前來走動。

    申:既然如此,有勞方兄了。

    方:娘子少禮。董相公之事我已探訪確實,是被同州一伙強盜勾絆在案,行文本縣拘捕,彼處問審。

    申:這個我也聽說,那可如何是好?

    唱: 我兄弟甘苦共患難,

    當為本分何足言。

    只要相公回家轉,

    全家團圓俺也心安。

    (內起喊聲“前后圍住,不要讓她跑了!”)

    娘子,聽說他們還要抄家,拘捕家屬。讓我前去求情,還許可免。

    申:方兄,多勞了(申掩袖拭淚,方六一下場)

    方:聞得同州太爺極是廉明。我親自陪兄弟前去,替兄弟伸冤,娘子不必擔念。

    申:有勞兄長奔波,實是感恩戴德。

    方:這個義不容辭。

    申:唱: 我本想到公堂前去雪辨,

    婦人家行遠路也是艱難。

    忽聽得喊殺聲門外紛亂,

    像惡狼要沖進董家門檻……

    (申娘下場)

    (縣卒數人上場兇 神惡煞,踢開門)

    卒甲:沒見人么?

    乙:搜!搜!料她逃不出咱的手心!

    方:慢著。

    眾卒:那個敢來攔擋!

    乙:咦,什么人好大的狗膽?

    方:哈哈,倒是你哪狗膽不小!縣老爺是我八拜結交賢兄。這個,是我表妹。我已派人去縣衙討說方便,免其到官,具結看守。

    乙:不行,我們奉命抄家,捉拿囚犯家屬。憑你三言兩語,這就罷休不成!

    方:眾兄弟,你們看。

    (方掏出一包珠寶,光彩四射。眾卒眉開眼笑,皆欲伸手,方又裝入腰袋。)

    走,先到家中喝酒去!

    眾卒:走,吃了喝了再說。

    (眾下場)

     

    第十一場       冤判

     

    幕啟(同州府大堂,判官出場)

    判:知府老爺回鄉葬父,重托本判理事。今有下圭縣呈文,并附本縣百姓訴狀,與偷破天諸犯供言相附。本判要這一干人犯,當堂面質。校尉們!

    校(出):有。

    判:傳令升堂——

    校(喊)傳令升堂——

    (眾校尉齊出排衙)

    判:帶董昌等一干人犯上堂面質!

    (董昌、偷破天等四、五人上場跪堂。)

    董:叩見判爺。

    判:賊首董昌是何人?

    董:小人是董昌。

    判:你為何結幫行兇,殺人放火,從實招來!

    董:判爺,秀才平生知禮,與他眾從不相識。不知何人仇恨在石板栽樁,憑空陷害,望大人明察。

    判:俺判爺料事如神,決不會冤枉好人。偷破天,你既有不法之名,可見罪惡不小,如何誣賴別人!

    偷:判爺,我等是牛皮娃娃任人挑,人常說:不怕殺人怕遞刀。

    董:好賊呀!

    唱: 我董昌和你無仇怨,

    你怎么心狠又兇殘。

    咱從來不曾見過面,

    憑甚么信口撒謊言!

    偷:判爺在上,別聽他說,有諸位作證。

    眾匪:判爺在上,就是他,就是他!招他的活咧,還想賴……

    董:判爺,冤枉!我實在冤枉……

    偷:哎,別干喊叫咧,我幾個都嘔出鼻血咧,你還冤枉啥哩。

    判:董昌,上有下圭縣呈文,下有諸犯作證,又有你鄉百姓聯文證實。無風不起浪,他為什么不說別人,偏要告你?還想強辯不成?還想強辨不成!來人,給我重責四十!

    (眾衙役做打科)

    董:哎,天哪天哪……這是天殺我矣,不如招了也罷……

    判:愿招畫押!(董畫押)

    董唱:無端受盡人間苦,

    憤愾滿腔血淚流。

    上天入地皆無路,

    長夜漫漫幾時休!

    判:給我押下牢去!

    (眾校尉帶諸犯及董昌下場)

    念:做得判官兩三年,

    那像今日弄強權。

    上司賞識咱才干,

    青衫換成蟒袍穿。

    (下場)

    第十二場       奔喪

     

     

    幕啟(同州監牢死囚牢的一角,陰森暗淡,董昌披枷帶鎖,悲憤交集。)董唱: 恨狗官太武斷清濁不辨,

    在如今只等待命歸蒼天。

    這冤氣將化作鋼刀利劍,

    不殺盡造孽蟲決不心甘!

    在人世不能將乾坤扭轉,

    成冤鬼也不忘民難國殘……

    是何人害得我家破人散?

    到陰司這筆賬也要清還!

    方(出場,擠眉弄眼,假意悲凄)

    這好不屈死兄弟矣,兄弟呀!

    唱:我為你走州縣將心操爛,

    我為你花銀錢活動機關。

    只因為情淡薄大事難辦,

    要伸冤恨只恨沒有青天!

    董:方兄,我家世代習儒,并不曾作一惡事。況兄弟少年磊落,未嘗交一兇匪,不知得罪那個?下此毒手……

    方:賢弟莫痛,方某恨不能以身相代。

    董:但承吾兄患難相扶,始終周旋。此恩此德,何時能報。

    方:賢弟怎說此話。你我雖非同宗,實則異姓骨肉。區區微勞,何足言德。

    董(傷痛地)我的性命斷然不保。但我死后,妻少子幼,家私貧薄,還望為兄多多照顧了……

    方:兄弟,吉人自有天相,諒不至于喪身。萬一有甚不測,后事包在我身上,決不有負所托。

    董:若得如此,來世當作犬馬相報。這里有書信一封,代我送與娘子訣別。今生夫妻,料不能見面了!(拭淚)

    唱: 這幾天我難逃身首兩斷,

    想起了妻和兒淚濕衣衫。

    愿娘子將嬰兒精心看管,

    再莫要常悲慨哭地啼天。

    兒長成自能把兇轍明鑒,

    到將來烏云去總是晴天!

    方:望賢弟放心,為兄當盡力照顧。

    唱:方六一探義弟傾心吐膽,

    這書信定送到娘子身邊。

    托人情但只望族屬奏免,

    要接續董家門不斷香煙。

    賢弟,我走了。

    董:再拜方兄。(方六一下場)

    役:傳死囚董昌接旨。

    “同州府,立即執行處決劫殺首犯董昌,族屬奏免。欽此。”

    (劊子手數人押董昌下場)

    判(出場)念:皇帝有圣旨,今日斬囚犯;老爺未回府,俺是監斬官!

    (判官下場)

    方(出場)哈哈,錢可通神,無不效驗。剜了盤腸癰,好把喜事辦。

    (方下場)

    劉姐丈(上場)天哪!……

    唱:多年經商苦流浪,

    未與姨丈互來往。

    這真是無風起波浪,

    誰料董昌遭大殃!

    申姐姐(上場)

    唱:妹夫遇難當頭棒,

    打得我頭暈眼無光。

    心肝裂碎步踉蹌,

    急忙趕到洗泥莊!

    這不是妹妹家么?

    夫:哎,墻也倒了,房也塌了……

    姐:妹子,開門來。

    申唱:忽聞姐姐將我喚,

    千里趕來甚艱難。

    (開門,劉姐夫與姐姐進門)

    姐姐,姐夫。

    姐唱:見妹妹不由人淚如雨點,

    董姨丈犯何罪這樣突然。

    申唱:這事由同州府一幫兇犯,

    無緣故將董郎扯在內邊!

    夫唱:恨只恨路途遠一步遲慢,

    未趕上與姨丈伸屈辨冤……

    申唱:可憐他入地府難得相見,

    苦命人幾時間能把身翻!

    望姐夫將妹妹衣飾變賣,

    換夫尸奠亡魂備辦衣棺。

    夫唱:葬董郎一切事我來承辦,

    賢妹妹莫要哭且放心寬。

    申:姐夫,你將這些衣物首飾拿到街上去,多少換些銀兩……

    夫:好,我就去了。(劉姐夫下場)

    申:姐姐不要傷心,我定要將嬰兒撫養成人,為他父伸冤,報仇!

    (內傳嬰兒哭聲,申下場將嬰兒抱出,劉姐姐接住)

    唱:我兒呀可憐你周歲未滿,

    再不能見親父好不慘然。

    似一根脆弱苗風中抖顫,

    想這事真令人刀攪心肝!

    姐(接嬰兒)

    唱:懷抱著小嬰兒淚流滿面。

    怎抑制滿腔憤呼叫蒼天。

    妹妹呀她哭得淚人一般,

    哭壞了也無用誰報屈冤……

    妹妹呀,我的好妹妹——

    (幕下)

    第十三場      提親

     

    幕啟(申娘身著素衣,設祭盛殮,拈香禮拜。)

    申:董郎、董郎,如此奇冤,不知何時方能雪報!

    唱:董郎啊可憐你青春弱冠,

    到如今含冤憤離開人間。

    因此事無端底難以雪辨,

    為妻我眼無淚抱恨蒼天。

    只說是咱二人白頭相伴,

    誰料想只能在夢中團圓。

    自今后縱管是風狂浪險,

    奴定要養兒成雪洗沉冤!

    姚二媽(上場)

    唱:我外甥委托我前去哀吊,

    乘方便提親事鋪路搭橋。

    娘子,娘子呀……(掩面)

     

    申:媽媽素不相識,家住何處?

    姚:娘子,我是方員外的二姨媽。外甥說他和相公一世相好,今日無辜遭難,特望老身前來探望。

    申:方兄太多心了。

    姚:哎,董相公哪。

    唱:我只說讀書人知書達理,

    誰料想降下了晴天霹靂!

    但留下小娘子嬰兒過歲!

    這家事卻怎么向前推移……

    申:媽媽莫悲。

    姚:唉,娘子遭此大難,老身怎能不悲。唉,董相公呀——

    申:媽媽請起,媽媽請起。

    姚:唉,我的天哪……

    申:媽媽請起。(申娘扶姚二媽起來坐下)

    姚:哎,娘子,老身有一句不知進退的話相勸,就看娘子你……

    申:媽媽有話,但說無妨。

    姚:娘子,董相公無端遭此橫禍,撇下你孤兒寡母。家事薄淡,往后日子可咋過呀?

    申:多謝你老人家擔念,只是無可奈何!

    姚:我給娘子想個辦法。

    申:媽媽若有辦法,那就好了。你且說是甚么辦法?

    姚:哎,沒法子。我也是為了你啊!

    唱:日今有個大財主,

    托我說媒覓繼室。

    娘子青春家貧苦,

    何不乘云到玉池。

    若依老身這件事,

    管教你身著綾羅吃參魚……

    申:身穿綾羅,吃參吃魚,倒盡是榮華富貴。只是我們窮苦人家,享不慣那清福。

    姚:娘子,人生在世,吃喝玩樂;眼前困苦,你該如何?

    申唱:聽罷言來生惱怒,

    老乞婆無理太糊涂。

    我丈夫尸骨還未冷,

    竟敢胡言亂吱唔。

    我本想開言罵幾句,

    水潑到地再難收。

    看她還說什么話,

    按住怒氣問根由!

     媽媽這話,也有道理。只是相公方才去世,即便嫁人,心里甚感不安。得須三年過后才好。

    姚:啊呀,兩年、三年日子好不長遠。這冰清水冷的苦楚一年咋樣熬得過。況且,錯過這上好的門樓,打燈籠也難尋了。

    申:你說那個財主要娶繼室?

    姚:不滿娘子,是我外甥方六一,相公的恩人大兄長。

    唱:他的結發亡故了,

    要選才貌美容嬌。

    天假良緣真正妙,

    特來說合不辭勞。

    申:(背)啊,原來就是方六一!

    唱: 他一向與我家殷勤相效,

    我丈夫未入葬便把親邀。

    老乞婆今天大有疑號,

    莫非是方六一設計伏刀?

           媽媽,方員外是大財主,怕沒有名門閨秀為配,卻要娶我這二婚之人? 

    姚:娘子,這叫“熱油苦榮,各隨心愛”。

    申:我是窮秀才的妻子,有甚好處。卻勞他這般錯愛。

    姚:娘子不必謙遜了。

    唱:我外甥學問廣聰明仁義,

    更何況對咱家大有恩惠。

    想前日官府里前來抓你,

    方員外出銀兩求免禍危。

    過門去大家資一切由你,

    三偏房四丫環伺立周圍。

    可憐你太年輕缺少福氣,

    換門庭也好讓美玉增輝。

    申唱:果然是我家道貧乏無味,

    一個人育幼子怎不孤惜。

    方員外家富豪又講義氣,

    能依我三件事再把親提。

    姚唱:莫說是三件事不敢違拗,

    縱管是三十件也當遵依。

    娘子,你快說是那三件事?

    申唱:第一件與董郎筑墳安葬,

    第二件辦喜事隆重鋪賠。

    第三件任何人不得耍擾,

    用丫環一、二人伺侯周圍。

    姚唱:這三件是小事銘心牢記,

    待老身說與他定當遵依。

    娘子開朗無比,只待喜事臨門。今日作別,后會有期。

    申:多謝媽媽作成。

    姚:娘子保重。(姚二媽下場 )

    申:方六一呀方六一,我夫君向來只道你是好人,和你稱兄道弟,原來是這般人面獸心。我只叫你合門受戳,方伸得我夫君這口冤氣!

    姐(上場)妹妹,剛才來的是那家親眷?

    申:她是方員外的姨媽,給我說親來了。

    姐:這是甚么話!妹妹,……你……你,你是怎么答應的?

    申:姐姐,我已慨然答應,再嫁財主方六一。

    姐:妹妹自來賢達知禮,素負志節。不想一旦成這個樣子……

    申:姐姐,從前妹子出嫁董門,姐姐特送我出閣。如今妹子再嫁方家,也該送我上轎。

    姐:妹妹呀,常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董郎與你成婚兩年,想也恩情不淺,如今遭此慘禍,應當千辛萬苦撫育嬰兒成人,與董郎爭氣才是正理。

    唱:妹妹呀,你……你……

    董相公尸未寒你把心變,

    聽邪言竟安忍去享榮歡!

    難道說夫妻恩毀與一旦,

    我勸你暫收住意馬心猿。

    申:姐姐,難道你妹果然干這畜犬之行么!

    唱:為董郎奇冤事日夜心痛,

    無處去尋債主忍氣吞聲。

    天教這老妖精一口供證,

    我前去報仇冤才是真情!

    姐唱:他講的什么話可作憑證?

    妹妹呀快與我詳細說明。

    申唱:她說是慕娘子月容花貌,

    同床枕心方足便是供憑!

    姐:妹妹呀,不可魯莽。常言說:媒婆口,沒量斗。只要說合親事,信口胡講,怎能為憑。

    申:唉,姐姐有所不知,聽妹妹細講了。

    唱:你妹妹成親后三年未滿,

    與董郎憑雙手苦度饑寒。

    有一日王管家心懷不善,

    巧賴賬來咱院爭鬧不堪。

    我出門用善言去作解勸,

    第二天方六一攜禮送錢。

    財主家心狠毒口蜜腹劍,

    又賠情又請宴定懷詭奸。

    董郎夫太仁厚固執已見,

    和賊匪結兄弟惹下禍端。

    方六一貪酒色無恥淫爛,

    他好比黃鼠狼給雞拜年。

    實不料半年后遭此大難,

    是良友卻長著虎狼心肝。

    他實想叫我們家破人散,

    急求親百依順一目了然。

    床頭上掛一把祖傳寶劍,

    我定要殺此賊為夫報冤!

    (將短劍卸下拔出)

    好一把尖利的短劍,我今去殺方六一,正需用你啊!

    姐:殺人那是女子之事,賢妹還宜三思,勿逞一時怒氣。

    申:你妹子決心已下,姐姐無須勸阻。

    唱:你妹妹拼一命報仇雪冤,

    但丟下孤嬰兒姐姐相憐。

    姐姐呀能理解你妹心愿,

    我夫婦到來世再報恩緣……

    夫(上場)妹妹,一切準備好了,可擇日安葬姨丈?

    申:如今這喪事不必煩勞姐丈了,有人承擔。

    夫:誰來承擔?

    姐:你聽我說。

    唱:方六一和董郎結義情重,

    人未葬他懇求繼取百齡。

    察其言憶往事可作憑證,

    董姨丈受蒙蔽大錯鑄成。

    你妹妹對媒婆慷慨答應,

    要伏劍去殺仇祭奠冤靈!

    夫唱:

    方六一通大盜奸詭驕橫,

    董姨丈被他害惡跡已明。

    賢妹妹要雪恨心堅志定,

    從今后難相會怎不傷情。

    小買賣僅糊口行蹤不定,

    怎忍受狗官府百般欺凌。

    恐日后受牽連難逃性命,

    我二人投梁山去當義兵!

    申:此賊陰險狡詐,當面流眼淚,背后下毒手。我就去拼一死了!姐丈,姐姐保重,撫養我兒成人……

    王管家(上場)哎,殺了董昌,員外成親;剜了禍根,雞毛掃心。哈哈哈……

    唱:一計消得心頭恨,

    深掘黃泉葬仇人!

    可羨沉魚落雁貌,

    如今要配方郎君。

    娘子,娘子——拜見娘子,墓已修好,聽憑娘子選擇吉日,便可安葬。

    申:入土為安,馬上埋葬!

    (嗩吶聲起,申娘及姐丈,姐姐等下場。)

     

    第十四場     殺仇

     

    幕啟(方六一家張燈結彩,朱帷秀帳,極盡其豪華。方六一美服華冠出場)

    方出念:葬了董秀才,

    方某慶聯歡;

    洞房花燭夜,

    鞭炮響連天,

    (申娘子盛妝緩步出場,姚二媽同春蘭丫環陪伴)

    申唱:下香轎足未移胸燃火焰,

    夫君仇壓心中怒發沖冠!

    只聽得鞭炮聲響連不斷,

    過柳陌入花廊來到堂前。

    方:送去舊歲月,迎來新喜年 。(端椅子)

    娘子快坐,快坐下。(申娘坐)人常道:時也運也命也,實不料兄弟遭此大難。娘子哪!

    唱: 兄弟亡故我傷痛,

    日夜輾轉思舊情。

    娘子守寡正芳容,

    怎堪守風地一盞燈。

    兄弟委托我照應,

    人言可畏咋能成!

    左難右難難住我,

    才成全娘子換門庭。

    娘子欣然應我請,

    咱二人有緣來相逢。

    狼生,快來拜見母親。

    (王管家扯狠生出場,方家兒子狼生別扭的跪下叩了個頭退下)

    王管家。

    王:在哩。

    方:傳令家中大小,妾姬丫環,都 來給娘子叩頭。

    申:慢著。今日天晚了,明天再來拜會。

    方:王管家,娘子累了,還要休息哩,明天再來拜會。快擺喜宴,快擺喜宴。

    王:喜宴早已預備停當,但等新人入座哩。(王管家下)

    方:二姨媽好生陪伴娘子。

    姚:知道了。

    (方六一下場)

    (申娘將房中前前后后 都細看了一遍,音樂奏著幽雅的游曲,春蘭丫環端酒食擺于桌上)

    春:請二位奶奶就餐。(春蘭下場)

    姚:娘子快點入席。

    申:繡房中果然布置得整齊。比起打柴人家,大是不同。媽媽,前邊是何人住宅?

    姚:那前邊是王管家住宅。公子狼生今晚在這里安歇。姨媽和春蘭丫環陪伴娘子。

    申:這也甚好。

    (二人入坐飲酒,申斟酒一大杯)多謝媽媽玉成這件親事,日后定當有報。如今先敬一杯,權表心意。

    姚:多承娘子美意,只是量小,不敢喝。

    申:天氣寒冷,喝一杯也無妨。

    (姚推辭不過,只得接杯飲了。申娘再斟一 杯遞上)媽媽再請一杯。

    姚:這卻來不得了。

    申:須要成雙才好。

    姚:哎,娘子……不敢……

    (姚又只得飲了,申娘又遞上一杯)

    申:媽媽,人常言:三杯和萬事。

    姚:這杯子太大,姨媽卻受不了。

    申:媽媽不喝,甭怪新媳婦不知禮。

    姚:娘子你……(姚無奈,又飲下。)

    唱:只覺得頭重腳輕身搖擺,

    天旋地轉駕云來……

    申:媽媽,你還要喝四方平穩。

    姚(欲跌倒之狀)娘子,不敢。春蘭——

    (春蘭丫環上)

    春蘭:奶奶怎么樣了?

    申:媽媽不像做大媒的,三、四杯酒都喝不得。春蘭,快快扶你奶奶休息去。

    (春蘭扶姚二媽下場,申娘颼一聲從衣箱中抽出那把家傳小匕首)

    唱:執寶劍步香房揭開羅帳,

    望繡床心欲裂滿淚凄涼!

    這也是穿袍鳳人生喜望,

    誰知道竟令人氣斷肝腸……

    耳聽得樵樓聲鼓打三響,

    我還是裹利刃先上錦床。

    (在梳妝臺前卸妝,上床就寢)

    (二丫環扶方六一上場)

    方(喝得醉醉熏熏)春蘭,娘子與二姨媽呢?

    春:方才吃罷酒,各自入睡了。

    方:快陪姨奶奶睡去,小心火燭……

    (二丫環下,方六一顛顛撞撞走到床前,揭開紅綾羅帳。)

     娘子,我的寶貝。……娘子……娘子……

    (方挺身欲摟申娘,申娘從身后取劍直刺,方大疼難忍。“啊”一聲,向床外跌翻。申娘握劍下場,內幕掩閉新房,游曲奏起緊張的樂曲。)

    申(復上)這不是王管家的住宅么?

    唱:見仇人眼發黑滿腔火焰,

    猛一劍刺方賊上了西天。

    王管家伴虎狼生蛆下蛋,

    不殺掉這條狗誓不返還!

    老乞婆說過。方賊他那狼兒也睡在里邊,我今要你斬草除根!(敲門)狼生——

    狼:是那個?

    申:你爹要一件東西,可起來開門。

    (狼生披衣而起,開門。申劈面就刺,狼生應手倒地。申跨過尸首,竟奔床前。那王管家爛醉如泥,打鼾如雷。)

    王管家,我今天要你見閻王去!

    (申用劍刺下,王“哎喲”一聲尖叫,一命嗚呼。申娘提劍下場,割下方六一首級用包袱背出)

    唱:割下了方六一賊頭一件,

    祭董郎縱萬死我也心甘。

    料此事王管家毒謀引薦,

    天助我殺二賊去見羅閻!

    猛然間聞更鼓四更時點,

    乘深夜逃虎口奔向墳前!

    (下場)

     

     

    第十五場      哭奠

     

    幕啟(董昌墓前,有幾棵枯樹,月淡星疏,涼風蕭颯。墓前立有石碑一塊,上書“大宋秀才董昌之墓”,申娘將首級擺出)

    申:我說是董郎,董郎,你死的好冤屈啊——虧你陰靈扶助,今日萬事俱備,正好為君一哭了!董郎夫啊!……

    唱: 寒風吹星光閃更深夜靜,

    提寶劍背賊首逃出牢籠。

    冤已明仇已斬身陷絕境,

    到墳前不由人大放悲聲。

    董郎夫啊,董郎夫啊———

    只因你在當初愚昧不醒,

    被奸賊方六一打在網中。

    陰陽計三面刀黃粱美夢,

    為的是霸你妻慘無人情。

    你死后這狠賊難奈獸性,

    人未葬送聘禮要把親成。

    怎忍看董家門災深禍重,

    要為夫雪大恨萬古留名!

    握著那家傳劍把賊斷送

    不殺他他害民遺禍無窮……

    如今逃出虎口,那里是我安身之地。姐丈,姐姐投奔梁山聚義。殺貪官,懲惡霸,為民除害,我也該走這條路了。董郎夫啊,董郎夫啊,如今要離別你了……

    唱: 拜別了董郎夫淚如雨點,

    柔弱女今成了猛將一員。

    吃人的宋王朝茍延殘喘,

    狗貪官行苛政狼狽為奸。

    有多少窮百姓傾家蕩產,

    無生路欠衣食叫苦連天。

    生人杰死鬼雄方稱我愿,

    揭桿起舉義旗奔上梁山!

    (提寶劍下場)

    全劇終

     

     

    渭南臨渭區郭太白作于一九八二年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uc彩票官网 www.yngmj.com:民丰县| www.ysygs.com:孝昌县| www.potap-nastya.net:铜鼓县| www.bslhw.com:西充县| www.720742.com:内乡县| www.3gsands.com:仁化县| www.clsiouxlookout.com:新安县| www.tjshuxin.com:辛集市| www.shahidhashmi.net:大竹县| www.flex-laser.net:玉林市| www.sofiamarket.net:承德市| www.jiahoh.com:丹寨县| www.apics-hawaii.org:固始县| www.jljxg.cn:林芝县| www.cigdemyartasi.com:奉贤区| www.cp9220.com:磐安县| www.whatssparkling.com:泸溪县| www.zendiko.com:资溪县| www.njaoyang.com:驻马店市| www.natural-cuba.com:从江县| www.szbxmchess.com:合肥市| www.123zph.com:饶河县| www.imitrexinfo.org:沽源县| www.hg15345.com:荃湾区| www.zzgezhi.com:临湘市| www.zghnfzw.com:阳城县| www.idoltheory.com:乃东县| www.s7765.com:靖安县| www.zlqfw.cn:塔城市| www.myoldagehome.com:霍邱县| www.danielelise.com:万山特区| www.czjz123.com:奉化市| www.o8o7.com:宣威市| www.yjkj1588.com:双鸭山市| www.amummy.com:万荣县| www.myoldagehome.com:霍山县| www.uu-i.com:兴和县| www.penghancurbatuempedu.com:梓潼县| www.calismdmrxonline.com:庆阳市| www.9trix.com:镇康县| www.lihaotech.com:宕昌县| www.npyczc.com:保山市| www.kaihongmtc.com:平武县| www.joomlaku.com:德江县| www.galbia.com:沂南县| www.tms16.com:扎鲁特旗| www.mei-le-jia.com:武陟县| www.jizxsc.com:浦东新区| www.ccequinephotography.com:阳西县| www.zd676.com:依安县| www.xlypw.cn:清远市| www.zybolimian888.com:兴山县| www.tjshuxin.com:稷山县| www.512825.com:石渠县| www.gzswsk.com:固镇县| www.cn733.com:大关县| www.3883pj.com:鹤峰县| www.polperrocornwall.com:木里| www.procarpetcleaningservices.com:明光市| www.wordsihate.org:桐柏县| www.petethesweet.com:西华县| www.h20proof.com:漯河市| www.hooterspanama.com:大英县| www.363005.com:灵山县| www.srmcinc.org:资兴市| www.xisepian.com:洞头县| www.zshxyl.com:东乌珠穆沁旗| www.hnjialiduo.com:望江县| www.rivalecanecorsos.com:曲阜市| www.ericagarliebphotography.com:桑植县| www.hunantailift.com:本溪市| www.shshangwei.com:三都| www.penghancurbatuempedu.com:雷波县| www.desaisartstudio.com:临江市| www.5566zy.com:息烽县| www.iphonecheckbook.com:周口市| www.uidongmun.com:察隅县| www.fuxingcp.com:延庆县| www.suenoshumedos.com:顺昌县| www.ssyqyx.com:平湖市| www.boutiquenergizhotel.com:巫溪县| www.foteng888.com:临澧县| www.xchongqing.com:诏安县| www.99069vv.com:忻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