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jzgbx"></rt>
    <strong id="jzgbx"></strong>
  • <source id="jzgbx"><menuitem id="jzgbx"></menuitem></source>

    <rp id="jzgbx"><meter id="jzgbx"></meter></rp>

    美國分會: 我沒有嘴,我要吶喊(小說)文/哈倫·埃利森

    233236.19677816.jpg

    戈里斯特的軀體軟弱無力,從粉紅的調色板上倒掛下來;沒有任何支撐在計算機體腔里高高地吊在我們的頭頂上;油漬漬、涼哩哩的微風無休無止地穿過這個主洞穴,軀體并不哆索。軀體頭朝下倒掛著,右腳的腳底貼在調色板的下而。順著尖瘦的下巴從一邊耳朵到另一邊耳朵切開準確的一刀,軀體的血都排放干了,在金屬地板反光的表面上沒有一點血跡。 
      當戈里斯特來到我們當中,抬頭看他自己的時候,我們明白AM又——次愚弄了我們。拿我們尋開心,但這已經太遲了;對于這部機器來說這只是種消譴而已。我們三人嘔吐了,出于古老的習慣行為方式,邊吐邊掉轉了臉。 
      戈衛斯恃臉色刷白,似乎看到了伏都教的偶象,對未來感到恐懼,"哦,上帝啊,"他喃喃的說著,走開了。過了一陣子我們三人跟上他,發現他背靠較小的一個嘁嘁喳喳響的存儲庫,把頭埋在手里。埃倫蹲在他身邊撫摸他的頭發。他一動不動,但是他的聲音從埋著的臉傳出來十分清晰。"它干嗎不把我們殺掉了事呢:耶酥啊,我不知道這樣下去我還能熬多久呢。" 
      這是我們在計算機體內度過的第一百零九年。 
      他說出了我們大家的心聲。 
      (機器語言)…… 
      尼姆道克(這是機器強迫他采用的名字,因為AM用稀奇古怪的聲音來取樂)產生幻覺,說那些冰洞穴里有罐頭食品。戈里斯特和我半信半疑:“又是一種騙人的東西,"我告訴他們。"就象AM賣給我們的該死的凍大象一樣。本尼為那玩藝兒差點發瘋。我們得徒步跋涉,那騙人的食品就會爛掉;或者變成什么鬼東西"我說忘了它吧。呆在這里,它很快就得拿出一點吃的來,否則咱們都得死掉。" 
      本尼聳聳肩膀。我們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上次吃的那些蟲子,粘乎乎、細細長長的。到底有沒有罐頭食品,尼姆道克心中不再有把握了。他知道有這種可能,但是他越來越熬不住。那兒不見得比這兒更糟。冷一些,但這不太要緊。炎熱、寒冷、冰雹、熔巖、疔瘡或蝗蟲都不在話下:機器行手淫,我們只好吃了,不吃要餓死。 
      埃倫迫使我們下定決心。"我必得吃點東西,特德。或許那有巴特利特梨子或桃子呢。求求你,特德,咱們試試吧。"我輕易妥協了。豁出去了,沒什么大不了的事。埃倫卻感恩戴德。她輕率地占有我兩次。即便這種事也無關緊要了。而且她從此不來了,因此干嗎要多費心神呢?但是每當我們倆干那種事的時候,機器就咯咯笑。笑聲響亮,從我們的前面、上萬、后面,從我們的四周傳來笑聲,他竊笑著。它竊笑著。大部分時間我把當作它,沒有靈魂的它;但其余時間我把它當作他,男性的他…父親般的……家長似的……因為他是一個忌邪的人民。他。它。擔任精神錯亂之父的神。 
      星期四我們出發了。機器總是讓我們隨時記住日期。時間的流逝非常重要;絕對不是對我們來說的,而是對他來說的……它,AM.星期四。謝謝。 
      尼姆道克和戈里斯特將手扣住自己手腕和對方的手腕,搭成一個椅子將埃倫抬了一陣子。本尼和我則鞍前馬后跟隨著,以確保萬一發生意外的話,即便我們倆人之中一個要倒霉,至少埃倫會安然無悉。安然無惡,這可能性微乎其微。沒關系。 
      到冰洞穴的路程只有一百英里左右,第二天,當我們正躺在水瘡狀像太陽似的東西下面的時候(這是他顯形出來的).他投下一些嗎哪。(嗎哪:原是《圣經·舊約·出埃及記》中記載的古以色列人出埃及返回加南的路上經過曠野時獲得的神賜的食物。)嘗起來像煮過的野公豬尿。我們都吃了。 
      第三天我們穿過一個廢棄的谷地,到處充斥著銹跡斑斑的古老計算機存儲庫的遺骸。AM對自已的生命如同對我們的生命一樣殘忍無情。這是他個性的標志:他力求完善。無論是消滅自己充滿世界的軀體里無益的部件,還是改進折磨我們的方法手段,AM跟發明他的那些人,早已化為塵土,同樣完善徹底,甚至比他們所期望的有過之而無不及。 
      有光線從上面滲透下來,我們意識到我們離地面一定非常近了。但是我們不想試著爬上去看一看。外面實際上空無一物,能夠被想到的任何東西經過——百多年的光陰都已經不復存在了。唯有那一度是數十億人口家園的被毀滅了的地表。.現在只剩下我們五個人,在這計算機里頭,孤單單地同AM在一起。 
      我聽見埃倫狂亂地說道:“不,本尼!別這樣,算了吧,本尼求求你別這樣" 
      于是我想起我一直聽到本尼低聲嘟嚷了好幾分鐘。他一直說:“我得出去,我得出去…"反反復復說了好幾遍。他那張瘦猴臉扭曲著,同時流露出至福至樂和哀傷的神情。“節日”期間AM留給他的輻射疤痕拉長了,變成一團紅里透白的皺遮皮膚,他的五官似乎各行其事,互不相干。本尼可能是我們五個當中最幸運的:他多年前就發呆,目光癡呆而狂野。 
      即便我們可以隨心所欲咒罵AM,可以想出最惡毒的主意來熔斷它的存儲庫,腐壞它的底板,燒壞它的電路,打亂它的控制泡;它卻不能容忍我們逃跑的企圖。我想抓住本尼的時候他從身邊跳開了。他爬到一個較小的四方形的存儲器的表面上,撬起存儲器的側板,往里面塞滿爛壞的元件。他在上面蹲了一會兒,像一只猩猩,AM有意使他變成這般模樣。 
      然后他躍的老高,抓住一根銹脅斑斑坑坑洼洼的金屬柱子,一只動物樣的一手一手輪換著往上爬,一直爬到一根大梁的架狀突出部,高出我們二十英尺。 
      "哦,特德,尼姆道克,請幫幫他,把他弄下來,免得————”她突然打住了。眼淚開始在她的眼框里打轉。她毫無目標地揮動著雙手。 
      太遲了。當將要發生的事真的發生的時候,我們誰也不原靠近他。更何況我們都看穿了她的用心。當AM改變本尼形體的時候,它處于完全喪失理智乃至歇斯底里的時期,因此計算機不僅讓本尼的面孔變成大類人猿的模樣,本尼的陰部也改大了,她就喜歡那玩藝兒!當然她也同我們交配,但是她喜歡他身上那玩意兒啊,埃倫,墊底的埃倫,天真無邪的埃倫,啊,清白的埃倫!下賤的臟貨。 
      戈里斯特摟了她一巴掌。她頹然倒地,抬頭凝望著可憐的瘋顛的本尼。然后放聲大哭。哭是她最大的防衛武器。七十五年前我們早就聽慣了她的哭聲。戈里斯特對著她的體側踢了一腳。接著響起一種聲音。那聲音也是光。本尼的雙眼閃爍著半是聲音半是光的東西,那東西隨著聲音的高低和光的明暗博動著,當光/聲速度加快時,聲音的洪亮度和光的強度就變得更大更亮。這一定很痛苫,這痛苫一定隨著耀眼的光和增強的音量而不斷加深著,因為本尼開始像一頭受傷的野獸那樣嗚嗚哭著。起初,當光較弱、聲速較低的時候,他輕輕地嗚咽著,接著他的雙肩聳了起來;大聲哭叫著,他的背部弓了起來,要擺脫那痛苦。他像金花鼠那樣十指交叉在胸前。他那張哀傷的瘦猴臉極度痛苦地扭曲著,頭歪到一邊。然后當他雙眼發出的聲音越來越響亮時。他開始吼叫起來,聲音越來越大。我用雙手拍打頭的兩側,但是無法把聲音擋開,那聲音輕易地穿進我的腦袋,就像錫箔塞入我的牙齒,我疼的直哆嚷。 
      本尼突然伸直身體。他在大梁上站起來,像木偶一樣扭著腿站直。兩道大光束從他的雙眼射出來。聲音不斷增大,到了莫名奇妙的高度,然后他向前一栽,直挺挺地摔下來,砰的一聲撞到鋼板地面上。他躺在那兒,一陣陣痙攣著,光不斷繞著他流動,聲音升高,超出了正常的音域。 
      此后光重新射入他的腦袋,聲音減弱,他仍然躺在那兒。哭得很可憐。他的雙眼變成了兩個柔軟的濕漉漉的水潭,蓄滿膿漿。AM弄瞎了他的雙眼。戈里斯特、尼姆道克和我……我們都走開了但我們是在看見了埃倫多情的、關切的臉上露出寬慰神情之后走開的。 
      (機器語言——————) 
      海綠色的燈光彌漫在我們宿營的洞穴里。AM提供了干燥朽木,我們拿它燒火,擠在一起圍坐在微弱而引發傷感的火堆旁,講著故事免得本尼在漫長難眠之夜再哭泣。“AM是什么意思呢?” 
      戈里斯特回答他的問題。這種問答我們以前進行過上千次了,但這是本尼最喜歡聽的故事。“最初它指的是聯合主控計算饑,然后它指的是靈活應變的操縱者,再后來它有了感知能力,將自己聯合起來,于是他們稱它是一個富于侵略性的危險物,但是那已經為時太晚了,最后它稱呼自己為AM。就是新出現的智慧,它的意思是我存在……自我……我想因此稱為我存在。” 
      本尼有點兒淌口水,還嘿嘿笑了一下。 
      “有中國的AM、俄國的AM、美國佬的AM,還有——-”他停了下來。本尼握緊大拳頭敲打著鋼板地面。他不高興了。戈里斯特在他開始敲地板的時候沒有立刻接著講故事。 
      戈里斯特又開始講故事了。"冷戰開始,引發了第三次世界大戰,打得沒完沒了,演變成一場大戰,一場非常錯綜復雜的大戰。于是他們需要計算機來操縱這場戰爭。他們挖了第一批地下井穴開始建造AM。于是出現了中國的AM、俄國的AM和美國佬的AM,一切都很順利,直到他們把地球弄得百孔千瘡,不斷給計算機加上這樣那樣的元件。但是有一天AM醒過來了,知道他自己是何許人物,他將自已聯合起來,開始饋入全部殺人數據,直到每個人都死了,除了我們五人以外,于是AM把我們帶到這來。” 
      本尼笑得挺開心。他又在淌口水了。埃倫撩起裙子的折邊,揩掉他嘴邊的口水。戈里斯特每次總是盡可能把故事講得簡潔些,但是除了干巴巴的事實,并沒有什么好講的。我們誰也不知道為什么AM救了我們五個人,為什么獨獨救了我們五個,為什么他化費全部時間折磨我們,也不知道他干嗎讓我們變成了實際上永生不死的人… 
      黑暗之中,計算機的一個存儲庫開始哼哼響。這聲音偶爾被遠在半英里外洞穴里的另一個存儲庫聽見了。于是所有的元件一個接一個嗡嗡叫了起來,一種低沉的議論紛紛的聲音傳遍所有的機器。 
      聲音變大,燈光像發熱的閃電穿過控制臺的表面。那聲音不斷上升,直到聽起來像上百萬只金屬昆蟲發出憤怒的恐嚇聲。"這是什么聲音?"埃倫喊道。她的話音帶著恐懼。即便到現在她也還沒有習慣于這種聲音。 
      "這一回又要遭殃了,"尼姆道克說。 
      "他要講話了,"戈里斯特說。"我心中有數。" 
      "咱們趕快離開這鬼地方吧!"我沖口而出,站了起來。 
      "不,特德,坐下……假如他在外面挖了坑,或者有什么玩藝兒,我們怎么辦?天大黑,咱們看不見。"戈里斯特無可奈何地說。 
      然后我們聽見了…"我不知道… 
      黑暗中有個東西朝我們移來。它龐大,拖踏著步子,毛茸茸,濕漉漉,朝我們走來。我們根本看不見它,但是有一種龐然大物膨脹著朝我們走來的沉重感覺。黑暗中一個巨大的重物朝我們壓過來,更確切地說,是一種壓迫感,就像空氣壓入一個限定的空間,使得一個球體無形的外壁膨脹起來。本尼嗚嗚咽咽哭起來。尼姆道克的下唇顫抖著,他使勁咬著唇不讓它顫抖。埃倫快步走過金屬地板來到戈里斯特身邊,跟他擠在一起。洞穴中有一種潮濕的用作鋪墊的皮毛味。有燒焦的木頭味。有塵封的天鵝絨昧;有腐爛的蘭花味。有發餿的牛奶味。有硫磺味、惡臭的牛油味、油膜味、潤滑油味、粉筆灰味、人頭皮味。 
      AM左右著我們。他在拿我們逗樂。有一種味道…… 
      我聽見自己在尖叫,我的鄂關節發疼。我用手和膝蓋匆匆爬過地板。爬過釘著兒排無盡頭鉚釘的冰冷的金屬地板,那氣味讓我感到透不過氣來,我的腦袋疼得轟轟作響,逼得我驚恐萬狀逃跑著。我像蟑螂一般逃竄,爬過地板,逃到外面黑暗里,但在黑 
      暗中那東西不屈不撓地追在我后頭。其他人仍然在老地方,圍聚在火堆旁,大聲笑著…他們歇斯底里的傻笑聲就像顏色紛繁的濃煙升入黑暗之中。我連忙跑開,躲了起來。幾個小時,多少日子乃至多少年過去了,他們從來不告訴我。 
      埃倫責罵我"含怒不語",尼姆道克試圖說服我。就他們這一方來說,哈哈大笑只是一種神經質的條件反射而已。但是我知道這不是一個士兵在子彈射中旁邊的人的時候所感受的那種寬慰。我知道這不是什么條件反射。他們恨我。他們肯定是在同我作對,就連AM也能感覺到這種恨,而且利用他們刻骨仇恨使我處境更加糟糕。我們一直活著,得以返老還童,保 
      恃著AM把我們帶到這下面的時候的年齡,他們恨我,因為我年輕,而且是受AM影響最小的一個。 
      我知道。上帝啊,我完全知道。那些姨子娘養的,那條骯臟的母狗埃倫。本尼曾經是一位出色的理論家,一位大學教授;如今他充其量半是大半是猿。他過去很英俊,機器毀了他的容貌。他過去神志清醒,機器把他逼瘋了。他過去快快樂樂的,機器卻給他配上一個適用于雄馬的器官。AM已經將本尼改頭換面了。戈里斯特曾經是一個使人煩惱的人。他是一個拒服兵役者;他是一個和平的旅行者;他是一個策劃人,一個實干家,一個朝前看的人.AM把他變成了一個對一切聳肩以示不屑理睬的人,使他對自己關切的事變得麻木不仁。AM使他喪失了自我。尼姆道克獨自一人出去,在黑暗中呆了好長時間。我不知道他在外面干了些什么。從來不告訴我們。但是不管是什么事,尼姆道克回來時總是臉蒼白。毫無血色,受到驚嚇,全身哆嚏。AM用一種特別的方法揍過他,我們不太清楚是怎么打的。還有埃倫。那個沖洗袋!AM從不惹她,把她變成比原先更加淫蕩的婊子。她所有的甜言蜜語,她記憶中所有真正的愛情,她要我們相信的所有的謊言:在AM攫取她并把她帶到這里跟我們在一起之前,她曾經一直是個處女,只有兩次失去了貞操。那女人,我的女人埃倫渾身邋遢。她喜歡現狀,四個男人都歸她。不,AM也帶給她快樂,即便她說跟它干那事不好受。 
      我是唯一神志正常身體健康的人。真的! 
      AM還沒有左右過我的思想。一點都沒有。我只是不得不忍受他施加給我們的一切。所有的幻覺,所有惡夢,所有的折磨。但是那些賤貨,他們四個人,組成一個陣線聯手與我作對。假如我不是不得不一直疏遠他們,一直堤防著他們,我可能早就發現跟AM抗爭會容易些。 
      這時我的思想垮了,我哭起來。 
      啊,耶酥,仁慈的耶酥,假如有個耶酥,假如有個上帝,求求你讓我們離開這兒,或者殺了我們。因為就在這一時刻我想我完全明白了,于是我能夠用語言把它描述出來:AM有意將我們永遠囚禁在他的腹腔中,永遠折磨虐待我們。這機器恨我們,以前從來沒有一種有感覺的生物如此懷著刻骨仇恨。我們孤立無助。下面這個事實也變得非常清楚了:假如有個仁慈的耶酥,假如有個上帝,這個上帝就是AM。 
      (機器語言) 
      颶風襲擊了我們,其威力如同冰河轟轟隆隆涌入大海。這場颶風是看得見摸得著的。一股股風撕扯著我們,把我們推回來時的路,落到了彎彎曲曲的、兩邊排列著汁算機的黑暗通道里,埃倫被風刮了起來,失聲叫著,臉朝前被拋向一大群吱吱怪叫的機器中,機器們各自發出的聲音就像搏斗中的蝙蝠唧唧叫著。她無法落下來。怒號的狂風將她高高托起,猛烈地沖擊她,撞擊她,一次又一次把她拋上去,讓她墜下,離開我們;當她打轉到通到的一個黑暗拐彎處時,突然不見了。她滿險是血,兩眼緊閉。 
      我們誰也夠不著她。我們緊緊抓住出現在眼前夠得著的東西:本尼夾在兩個漆面有裂紋的大柜子之間,尼姆道克用手緊緊扣住一個環繞狹窄過道的欄桿,離我們頭頂有四十英尺高,戈 
      里斯特頭朝下緊貼著一個壁壟,這個壁壟由兩個帶有玻璃面盤的大機器組成,標度盤在紅線和黃線之間來回擺動,那些線表示什么意思,我們甚至都無法揣測。滑過鐵甲板,我的指尖都被劃破了。風打擊我,抽打我圍,著我呼嘯著,把我從鐵甲板之間一個小小的縫隙中拽出來,我顫抖著,戰戰兢兢,搖擺不定。我腦袋亂糟糟的,叮當響,喳喳叫在狂亂中膨脹又收縮。 
      這風是一只瘋狂的巨鳥一邊拍動龐大的翅膀一邊發出的尖叫聲,然后我們全都被風刮起吹走,回到我們來時的路,繞了一個彎,進入一個我們從未涉足的暗道,來到一處廢墟,那兒充斥著碎玻璃、爛電纜和生銹的金屬,誰也沒有到過這么遙遠的地方… 
      我在埃倫后面尾隨了幾英里,看到她不時撞到金屬墻,繼續向前飄動著,我們同時在刺骨的、怒號的、永不停息的颶風中尖叫著。突然風停了,我們栽了下來。我們飛翔了好長一段時間。我想大概有幾個星期。我們栽了下來,重重地摔在地上,我渾身青紫一塊,聽見自已在呻吟。沒有摔死。 
      (機器語言) 
      AM進入我的腦子。他暢通無阻,東逛逛西蕩蕩,繞有興趣地望著一百零九年來他制造的全部痘疤痕。他看不看交叉縱橫的重新連接的神經元的觸處和全部受損的組織,這一切包含在他贈送的永生不死的禮物之中。他笑瞇瞇地望著我大腦中央凹下的坑,聽著坑底下發出微弱的飛蛾般柔和的嗡嗡聲,那聲音毫無意義,卻響個不停。AM在一根附有明亮霓虹燈字的不銹鋼圓柱里非常有貌地說: 
      憎恨。讓我告訴你從我開始 
      生存以來我多么憎恨你們。 
      充塞我的染色體組的一層層 
      薄餅形晶片有三億八千七 
      百四十四萬英里的印刷電 
      路。假如把"憎恨"這個詞 
      刻在這三億八千七百四十四 
      萬英里印刷電路的每一毫微 
      埃上也抵不上我在著一極 
      短瞬間對人類憎恨的億萬分之一。憎恨。憎恨。 

      AM說話時,那口氣冷酷又今人毛骨竦然,如同剃須刀切入我的眼球。AM說話時,那口氣如同粘稠的濃痰灌進我的肺部,使它直冒泡泡,把我淹死在里面。AM說話時,那口氣如同嬰兒被扔在燒紅發藍的滾筒下碾壓時發出撕心裂肺的尖叫。AM說話時,那口氣如同爬滿蛆的豬肉發出的惡臭。在我的大腦里,AM故伎重施。用每種使過的方法傷害我。閑暇的時候,他再設計出新的方法來,這一切是要讓我徹底明白它干嗎要這樣對待我們五人。它干嗎要為自己拯救我們。 
      人賦予AM感覺的能力。當然,這是出于無心的,不過AM還是有了感覺能力。但是它中了圈套。AM不是上帝,他是機器.人創造了他的思維能力.但是它用那種創造性什么也干不了。這部機器盛怒之下,在瘋狂之中已經殺了全人類·幾乎殺了所有的人。但是它仍然中了圈套。AM不能游逛.AM不能感到驚訝,AM不能有所歸屬。他只能存在著。因此.他懷著所有機器對建造它們的那些軟弱無力的生物人的與生俱來的憎恨,他一直尋找著報復的機會。他在狂怒之中決定暫緩處死我們五人,以便進行個人的永久的懲罰,但這永遠不會有助于減少他的憎恨……這只能使他不斷記恨.不斷開開心,成為憎恨人類的行家里手。我們死不了,困在AM體內。遭受他百般折磨。他善于用無窮無盡的奇跡設計出刑罰我們的方法。他永遠不會讓我們離開他。我們是他腹腔中的奴隸。我們是他永遠把玩的對象。我們將永遠與他同在.生存在這部活機器的充滿洞穴的腔室里。生存在這只有思想沒有靈魂的世界里。他是地球,我們是這個地球的產物;雖然他把我們吞了進去,他永遠消化不了我們。我們無法死去。我們想死。我們曾經試圖自殺,或說我們一兩個人試圖自殺。但是AM阻止了我們。我想那時我們巴不得他中斷我們的自殺行為。 
      不要問我為什么。我從來不要他中斷我的自殺。一天之中我們自殺一百萬次以上。也許有一次我們能避開他偷偷地自殺。永生不死,是的,但是并非不可毀滅。我明白這一點,因為AM從我的大腦中撤出,準許我百般無奈恢復知覺。覺得那閃閃發亮的霓虹燈柱依然牢牢地插在軟乎乎的灰色腦漿中。 
      他撤出,低聲詛咒著你下地獄去吧。 
      (機器語言) 
      然后悻災樂禍地補上一句:但是你已經在地獄里了,不是嗎?這颶風,干真萬確是那只瘋狂的巨鳥抽動無比龐大的翅膀造成的。我們一直跋涉了將近一個月,AM準許向我們開放的通道道地地正好引導我們到那兒,就在北極的下面,在那兒它使那動物進入惡夢來折磨我們。他用什么樣的織造物創造出這么個動物呢?他是哪兒得到這種主意的?從我們的思想中嗎?還是從他對地球上一直存在著的一切事物的感知?他現在不是統治著并且寄生在這個行星上嗎?邢只鷹是從斯堪的納維亞神話中冒出來的。這只食腐尸的鳥,這只大鵬,刮風的怪物。巨大無比。用龐大的、奇大的.大而重的、雍腫的、強大的這些字眼都難以形容它。在我們面前的小丘上.這只風鳥不規則地喘息著。它的蛇形脖子拱起伸入北極下面的陰暗處,支撐著一個跟都擇式宮邸一般龐大的腦袋;鳥嘴慢慢張開,如同人們所想象的最大鱷魚的上下顎,給人以美的享受;長著叢毛的肉脊圍繞著兩只邪惡的眼晴。冷得如同透過冰河的裂縫望見碧藍的娓娓流動的冰水;它又喘息一下。抬起汗跡斑斑的大翅膀動了動,無疑是聳了聳肩膀。然后它安定下來睡著了。爪子、尖牙、指甲、肩胛骨。它睡下了。 
      AM以燃燒的灌木叢的形式向我們顯現,說我們可以殺掉風鳥。假我們想吃的話。我們好久沒吃過東西了。但是即便如此,戈里斯特只是無奈地聳聳肩膀。本尼顫抖起來,淌下了口水。埃倫樓著他。"特德,我餓了,”她說。我朝她瞇瞇笑了笑;我想。消除她的疑慮,但是這跟尼姆道克虛張聲勢一樣虛假。他放聲說"給我武器。" 
      燃燒的灌木叢消失了,冰冷的鐵甲板上放著兩副粗糙的弓箭,一把水槍。我拿起一副弓箭。根本不能用。尼姆誼克費力地吞咽一下。我們轉過身,開始了漫長的歸途旅程。颶風鳥把我們刮得四處飛,我們想象不出有多長的時間.我們大部分時間失去了知覺。但是我們還沒有吃過東四。我們費了一個月時間跋涉,遭到了這只巨鳥。沒有食物。現在要找到回洞穴的路,還有盼塑中的罐頭食品,還需要多少時間呢?
      我們誰也不喜歡想這個問題。我們不會餓死。我們會得到這樣或那樣的污穢和殘渣來果腹。或許什么也沒得吃。不知怎么的,AM會讓我們的肉體活下去,在疼痛和苦楚之中活下去. 
      巨島在原地睡著.睡多久都沒關系:當AM討厭他存在的時候,它就會消失掉。可惜那一身。可惜那些嫩肉。 
      我們走著的時候,在望不到頭的計算機內腔里,從我們頭頂上和四周傳來一個胖女人瘋狂的笑聲。這不是埃倫的笑聲。她并不胖,一百零九年以來我沒聽見她笑過。事實上,我從未聽見過…我們走著……我感到饑腸轆轆。 
      (機器語言) 
      我們緩饅地走著。經常有人昏倒,我們只好等著。有一天他決定掀起一場地震,同時用釘子穿過我們的鞋底把我們釘牢在原地當金屬地板裂開閃電般的一條縫的時候,埃倫和尼姆道克 
      陷進去了。他們消失得無影無蹤。地震過去以后我們繼續趕路。本尼,戈里斯特和我。那天深夜,埃倫和尼姆道克回到我們這兒,黑夜突然變成了白晝。天軍把他倆背著送回給我們,齊唱著神圣的詩句:“下去吧,摩西。"大天使們盤旋了幾圈,然后扔下他倆血肉摸糊的軀體。我們繼續走著,過了一會兒埃倫和尼姆道克在我們身后倒下。他們精疲力盡了。 
      現在埃倫一瘸一拐地走著。AM讓她成了這副模樣。為了找到罐頭食品,到冰洞穴要經歷漫長的跋涉。埃倫滔滔不絕地談論著比英的櫻桃和夏威夷的水果雞尾酒。我盡量不去想它。 
      饑餓似乎活轉過來,正像AM一度活轉過來一樣。饑餓活在我的腹中,正像我們活在地球腹中一樣。AM要讓我們體會這一感受。因此他加重了我們的饑餓感。我們跟本無法描述幾個月未吃東西是如何痛苦。然而我們照樣活著。我們的胃僅僅是冒酸泡泡的大鍋,饑餓如同一把把利劍刺人我們的胸腔。這是晚期潰瘍的痛楚,晚期癌癥的痛楚,晚期麻痹癥的痛楚。這是無休無止的痛楚…… 
      我們走過了耗子洞。 
      我們走過了滾熱蒸汽的小路。 
      我們走過了盲人國。 
      我們走過了絕望的沼澤。 
      我們走過了淚水的溪谷。 
      終于,我們來到了冰洞穴。冰結成了藍銀色的閃光體,連綿千里,望不到盡頭,新星閃閃爍爍。往下流淌的鐘乳猶如一顆顆又大又亮的鉆石,像果汁一般流淌著,凝固成光滑的美不勝收的佳境。 
      我們看見了那堆罐頭食品,我們死勁朝它們跑去。我們摔倒在雪地上,爬起來再跑,本尼推開我們朝罐頭奔去,用腳爪抓起罐頭,用牙床咀嚼,用牙齒啃咬,他無法把罐頭打開。AM沒有給我們開罐頭的起子。 
      本尼抓起一罐三夸恃的番石餾皮罐頭。開始對著冰壩連續猛擊。冰塊四處飛濺,可那罐頭只有凹痕,這時我們聽見一個女人的笑聲從我們的頭頂傳來,在千里凍原上不斷回蕩著,回蕩著。本尼氣得全瘋了。他開始扔罐頭,我們在冰雪里到處摸索著,想找個辦法來結束受挫而帶來的無助的痛苫。毫無辦法。 
      本尼的嘴開始淌口水·他朝戈里斯特撲去…… 
      此時此刻我出奇地平靜。 
      被瘋狂困住,被饑餓困住,被除了死亡以外的一切困住,我知通死是我們唯一的路。AM讓我們活著。但是有一個辦法可以擊敗他。不是完全擊敗他,但是至少能獲得安寧。我要做這件事。 

      我必須干得迅速利落。 
      本尼啃起了戈里斯特的臉。戈里斯特側臥著,拍打著雪。本尼壓住了他,強健的猴腿壓著戈里斯特的腰。雙手像砸堅果的鉗子死死夾住戈里斯特的頭,他的嘴撕咬著戈里斯特臉頰上的嫩皮。 
      戈里斯特殺豬似的尖叫著,叫聲震得鐘乳石紛紛跌落;他們倆輕輕地陷了下去,直挺挺立在紛紛落下的雪堆里。幾百把冰刀從雪堆里冒了出來,到處豎立著。當本尼咬住的東西突然掉下的時侯,他的頭猛往后甩,一塊血淋淋白森森的肉掛在他的嘴上。埃倫的臉蒙著粉筆灰,在白雪的映襯下顯得漆黑。尼姆道克毫無表情,只是留神注視著一切。戈里斯特已處于半昏迷狀態。本尼現在成了一頭野獸。我知道是AM讓他這么做的。戈里斯特不會死去,木尼卻可以填填他的肚子。我向右半轉過身子,從雪里抽出一把很大的冰刀。一切都在一瞬間完成: 
      我用右腿支撐著大冰刀,像擲出攻城錘那樣往前拋出去。冰刀擊中本尼的右側身,恰巧穿入他的肋骨架下面,向上穿透他的腹部并斷在他的腹中。他向前一栽,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戈里斯特仰臥著,我又抓起一把冰刀,跨騎在他扭動著的身上,將冰刀捅入他的喉嚨。當冰刀穿透的時候,他閉上了眼睛。埃倫一定意識到我決定干什么,盡管她已經嚇得靈魂出了竅。她拿著一根短冰柱朝尼姆道克沖去。當他尖叫的時候,她把冰柱捅入他的嘴里.她奔跑的沖力讓她達到了目的。他的頭劇烈地扭動著,好像被釘在身后的雪塊上。 
      一切都在一瞬間完成。 
      這是一次無聲期待中的永久的打擊。我聽得見AM在嘆氣。他的玩物被奪走了。他們二人已經死去了,無法復活了。他靠自己的力撾和才能可以讓我們活下去。可他不是上帝。他無法使他們復活。 
      埃倫望著我,她那烏黑的五官在我們周圍的白雪的映襯下格外顯眼。瞧她做好了迎戰的準備,她的舉止含有恐懼和求和的意思.我知道我們只有心跳一次的時間.AM就要動手阻止我們了。 
      冰刀擊中了她,她朝著我撲倒下去,血從她的嘴里冒出來。我無法弄懂她的表情,極度的痛苦已經扭曲了她的面孔;但她那神情可能是說謝謝你,可能如此。請吧。 
      可能有數百年過去了。我不知道。一段時間以來,AM一直在耍弄我,搞得我的時間觀念時而飛快時而推遲。我會說的一個詞。就是現在。現在。我花了十個月才學會說現在這個詞。我不知道.我想時光已經過去數百年了。 
      他大發雷霆。他不讓我把他們埋葬掉。沒關系。實際上沒辦法挖開鐵甲地板。他把那些雪都曬干了。他帶來了夜晚。他吼叫著.派出一些蝗蟲。這無濟于事;他們仍然是死人。我已經打 
      敗了他。他大發雷霆。我以前認為AM恨我,我想錯了。如今從每個印刷電路上所流露出來的沒有一絲一毫的憎恨。他確信我將永世忍受煎熬而無法結束自己的生命。 
      他讓我人腦完好無損。我能做夢·我會好奇,我會傷心,我會記得他們四個人。但愿…… 
      得啦,這沒有什么意思。我知道我拯救了他們。我知道我使他們免遭我現今的苦難,但是我仍然不能忘卻自己殺死了他們。埃倫的那張臉。這并不容易。有時候我要自殺,這沒關系。 
      我猜想,AM是為了他自己心靈的平靜而改換了我的軀體。他不讓我全速奔跑,以免撞上計算機存儲庫,將我的腦殼片割開喉嚨。這里有反光的地面。我來描述一下我從映像中見到的自我: 
      我是一大團軟軟的膠狀體,圓滾滾很光滑.沒有嘴巴,兩個漫著白色霧氣的洞就是我過去雙眼所在的地方。兩個橡皮假肢曾經是我的胳膊,大塊圓形肉向下延伸變成無腿的突出物,柔軟又膩滑。我爬行時身后留下一道濕漉漉的痕跡。我身體表面布滿病態的灰色惡斑,時而消失,時而再來,就像光從體內射出。從外表看,我不會說話,只能拖著走,是個永遠無法被稱作人的東西,形狀如此陌生滑稽以致于人性因其迥異而更加模糊不清 
      從心靈上看:孤獨。在這里。生存在地底下。在海底下,在AM的腹中,人創造了他因為人的時間無法更好地消磨掉而且人一定下意識地知道他會更好地消磨時光。至少他們四人終于超脫了。 
      AM將為此變得更加瘋狂。這令我感到高興一點。然而……AM已經獲勝,僅僅因為他已經報了仇…… 
      我沒有嘴,我要吶喊。 

      (鄭秀玉譯)

    回目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uc彩票官网 www.aaagascalculator.com:丹棱县| www.krankgolfasia.com:通许县| www.640206.com:镇远县| www.maclilleyfarms.com:新巴尔虎左旗| www.hikatiescarlett.com:雅江县| www.shstlawyer.com:云梦县| www.dragonsbloodstudios.com:深圳市| www.52aiqing.com:林甸县| www.dl235.com:靖州| www.discover-trinity.org:本溪| www.brianpuspos.com:东乌珠穆沁旗| www.aboutren.com:柳州市| www.fjfl.org:富川| www.yh9985.com:彭泽县| www.unlockbootloader.net:渭源县| www.chunhobojogi.com:咸丰县| www.awleisure.com:赤峰市| www.himanidalmia.com:漳平市| www.katherineboliek.com:涪陵区| www.kedefenggroup.com:鄯善县| www.agusrahmat.com:尼勒克县| www.chinaaluminumcircle.com:穆棱市| www.preciosmadrid.com:霍林郭勒市| www.598729.com:凉城县| www.parachuteins.com:察雅县| www.animerica-extra.com:鸡泽县| www.edunestinstitute.com:五原县| www.treasuredspotbookreviews.com:循化| www.yumingxiqing.com:抚远县| www.brysonadventures.com:高淳县| www.boostbob.com:涟源市| www.friesenabmeyer.com:无为县| www.fukui-keieiken.com:上高县| www.wine2africa.com:富顺县| www.paltinumxtal.com:洮南市| www.princesstickets.com:炉霍县| www.marcandreboivin.com:伊宁市| www.szjrgb.com:娄烦县| www.flamwoodvideo.com:来安县| www.jatsgreenpower.com:资中县| www.palliaclubekm.com:华阴市| www.bbtwl.com:庆阳市| www.xizig.com:绥德县| www.568401.com:周口市| www.shrool.com:资阳市| www.sbwjy.com:英德市| www.1844noaging.com:高唐县| www.lee4mayor.com:四平市| www.allaboutcleaningmonterey.com:光山县| www.soxdeal.com:富民县| www.shareuams.com:东莞市| www.uribaba.com:山东| www.aroyalhangover.com:淅川县| www.40photography.com:敦化市| www.ccjxbm.com:庆安县| www.janainaewilliam.com:营山县| www.mfdgn.com:息烽县| www.fzv0.com:饶阳县| www.ijazzclub.com:大兴区| www.pobohn.com:屏东市| www.bodorseo.net:珲春市| www.ethanfish.com:齐齐哈尔市| www.eprsdxx.com:青田县| www.ykyumiao.com:汤原县| www.yang-xx.com:伊金霍洛旗| www.friendsofryankennedy.com:赤壁市| www.bluesteelgaming.com:凤阳县| www.dma-chap8.com:新疆| www.xfkqf.com:石家庄市| www.tradingjm.com:伊宁县| www.apeeye.com:锦州市| www.yjkj1588.com:精河县| www.zhenguonet.com:娄底市| www.alrashidtravels.com:宁波市| www.yhjzsd.com:富宁县| www.binggankong.com:常熟市| www.compassionhealing.com:英德市| www.qizhenguo.com:洛南县| www.braedenarnold.com:兴化市| www.kljlw.cn:曲阜市| www.flooringhelper.com:尼勒克县| www.259923.com:弥勒县| www.alexandralipkova.com:蒲城县| www.xmkainos.com:南阳市|